第025章 作者:落叶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1
  •     男女交织的躯体,在沙发上,在地毯上,在......
        唐玉儿在银梦高超的情挑下忘了该推开他,忘了一切......
        直到他冲破了她处子的那层障碍,她才醒觉,自己怎么能?
        她用力的推开他,忍着双腿间的疼痛,看着他惊愕的表情,想也不想的甩了他左右各三个耳光,她自己的手都疼了。
        “你,你,你可恶。”
        平时伶牙俐齿的她,竟然手颤抖的指着他却说不出更多形容他坏的言辞。
        她抱起自己的衣服胡乱的穿上,然后临走前还拿起桌子上的酒朝着银梦的头顶倒下去。
        “你该星星酒了,该死的男人,以后不准你找我,否则我会杀了你,我说到做到。”
        唐玉儿居然就这样扔下他一个人离开。
        他刚刚才和她,她真的是误会了他,他的酒完全醒了。
        能不醒吗?
        她居然就这样的走了,本来想诱哄她,告诉她忍一下,疼一会之后就不会再疼,这个丫头怎么性子那么冲动,哪里有和男人在做那档子事的时候临阵脱逃。
        他的欲火还没消退,但是摸摸自己的脸,今天真够自己受的,为了这个小丫头他来当这劳神子的公关王子,可那小丫头不但不领情,还如此待他。
        想他也是堂堂四大集团之一的CEO,居然被个小女人牵着鼻子走。
        既然她不领情,他自然不会再留在这个‘夜迷’。
        他可也有脾气的,他抓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准备过回自己悠游自在的生活。
        兰姐看着他气冲冲的出去,半句话不说,只是丢下一张支票,天哪,那上面居然是一张五十万的支票,银梦怎么了?
        “银梦,你先别走啊,这五十万是怎么回事,告诉兰姐啊,银梦。”
        兰姐一个眼神,就有很多保镖围着银梦,意思很明显,他想走也要有她的同意才行。
        “你认为这几个人能拦得住我吗?”
        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兰姐嘿嘿笑着,但是心里却又升起那夜看到银梦的时候那种心情,他,为什么明明如此温柔儒雅的一个男子,却会让她有中从脚底就升起的千年冰窖那种冰冷感觉呢?
        不自觉的移开视线,错开与他眼神相触的机会。
        这个银梦难道真的有她不知道的身世之谜?
        “那也要先试试,夜迷的规矩你也知道,怎么能这样就让你走了,那我不是损失很大吗?”
        损失能不大吗,银梦是她这间夜总会四大美男之一,也是四大受那些女主顾的点牌率最高的。
        她怎么舍得这样一棵大大的摇钱树离开自己夜迷呢?
        她却不知道的是,银梦每次出任务都会给那些女主顾所出的价钱的一倍来买女主顾们的闭嘴。
        那些女主顾们看他的模样,也算有几分见识收到钱自动闪人,找其他小白脸逍遥快活去了。
        银梦看兰姐如此执迷不悟,他懒得多说,他今天火气正冒,如今这群人正好给他练练拳头。
        他无声无息的朝那些人走去,明明看起来像在走,却是如闪电般掠到那几个人身边,然后三两下就将那几个夜迷的打手给打到趴在地上求饶。
        “你,你,好,算你狠,你走吧。”
        兰姐看着躺在地上的打手们,她哪里还敢说什么,这个银梦她得罪不起,还是赶紧放人为妙。
        银梦走出夜迷,他呼吸了下外面的夜空中散发来的冷空气。
        眼睛闭上,然后再缓缓睁开,该回家看看那个可爱的女人了。
        他有一个固定的长期床伴,两人相处了三年,一直感情不错。
        他这个人比较懒,那个床伴的存在只是为了解决他的生理本能,他来到自己的车前,然后上车将车子驶向他的私人别墅。
        四十多分钟后,他的车子来到一间富有古典风格的别墅前。
        他还没去开门,别墅中的人好像和他心有灵犀似的,居然开门笑脸迎接他的到来。
        “琰,你来了,快进来,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几个菜,正好进来洗洗手就可以吃了。”
        迎接他的是一个长相甜美,身材娇小的女子,看她一头柔顺长发披散双肩,嫩白的小手自然的挽着他的胳膊,他点头和她一起走进别墅。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还知道我饿了,你先去弄点醒酒汤,我先去洗个澡,等我洗好澡我就下来喝醒酒汤,然后再品尝你的厨艺。”
        口气像是商量,又像是命令。
        那女孩大概二十四五岁,她乖巧的点头,然后带着幸福的笑走向厨房。
        琰看着女孩走进厨房的背影,这个女人好像每次见到他都如此快乐,他真的能带给她快乐吗?
        如果能,为什么糖心却那么不听话,还?
        摸摸自己的脸,他想这是他不该喜欢她的代价吧。
        当他上楼后,厨房中的女孩才敢幽幽的叹息。
        他的身上有酒气,她知道那是他喝了很多酒,他明明是个不爱喝酒之人。
        而且他的脸,他的脸上那么明显的红肿痕迹,她不敢问,因为她知道,他不喜欢多嘴的女人。
        当好他的女人,在他需要她的时候,她将完全的自己送给他,在他不需要她的时候,她就安静的呆在这个别墅,白天依然去做自己的工作,晚上静静的守在这里。
        爱上他,她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她想也许只要静静等待,静静的守候他身边,终有一天他会知道她的好,会接受她做他的女友。
        想到此,她更加勤快的动手为他煮醒酒汤。
        夜更深了,当他洗完澡也喝过她煮的醒酒汤,甚至她轻轻的拿着冰块敷在他脸上的时候,他都没有拒绝。
        然后,她以为他睡着了,他却抱着她,脱掉她身上单薄的衣物,居然在客厅中就,就和她......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