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作者:落叶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1
  •     河边,唐御天的话听在文文耳中让人感觉到什么是害怕的滋味。
        “我,我能自己回去,那个,御天,呵,不是,唐总,我就不麻烦您了。”
        识相的主动退开他的怀抱,然后向他挤出几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唐御天冷笑一声率先往外走。
        “还不快滚出来,我可不想弄脏了我的地方。”
        他明天要派人好好管管这个文文,从花名册中直接划掉她的名,这样的女人他没心情去宠幸。
        那个二夜情人就这么走了,她会去哪里呢?
        “哦,我知道了,唐总,再见。”
        哪里还顾得什么淑女礼仪,反正她的本来性格他已经都看见了,她跑的比兔子还快,跑出了这里,像老鼠一样灰溜溜的坐上自己的跑车,开着跑车离开。
        听到她的车子开走的声音,唐御天只是嘴角嘲讽的笑,那笑不是嘲讽别人,是嘲讽他自己。
        慢慢踱出这个他送给二夜情人礼物的房间,房间中夜光蝴蝶依然飞舞着,好美,彷佛她的笑犹在耳边萦绕,他痴痴看着夜光蝴蝶,不知不觉,时间溜走的好快,他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已经这么晚了,他赶紧走出房间,来到自己的车前,上了车子发动车子之后他才发现,那名二夜情人走的时候可是没车子坐,他太大意了。
        她难道要徒步下山?
        这里离市区比较偏远,没车子代步是不行的。
        他懊恼的用手使劲拍了自己的额头之后才边加快速度开车边仔细看看周围有没有像她的人影经过。
        当车子安全的来到市区,渐渐的驶入繁华的都市夜景中,虽然已经凌晨十二点多了,可是夜晚的都市依然那么如白昼般。
        他带着闷闷不乐的心情回到自己独立的住宅。
        谁知才进去,就看到他妹妹唐玉儿翘着二郎腿一点也不淑女的坐在那里吃瓜子看娱乐电视节目。
        “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今晚玩的开心吗?”
        她看也没看自己哥一眼,只是好心的开口关心他一句。
        “你怎么来我这里,不在家陪爸妈,来我这里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还是你这小鬼灵精又闯祸了是不是,告诉哥,你今天又闯什么祸了?”
        他本来心情很不好的,可他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妹妹,实在不忍心苛责她,看着她郁郁寡欢的小脸,明明眼睛盯着电视看,明明瓜子在她嘴边,她却没吃半粒。
        他坐在唐玉儿身边,大掌怜爱的揉揉她的秀发,将她的秀发弄乱了他才罢休。
        “哥,人家头发被你弄乱了啦,妹妹哪儿会有什么事情呀,人家才没闯祸呢,哥你别瞎说。”
        不依的别开头,不让哥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其实她好想哭。
        怎么哥哥随便看她一眼,就将她辛苦伪装的快乐表情给拆穿。
        “来,哥的怀抱给你暂时依靠下,想哭就哭吧,哭完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不想说就不说,等你想说的时候再来告诉哥哥。”
        他敞开怀抱接纳唐玉儿,唐玉儿点点头,但是只是无声的落泪,却只落下几滴就隐忍了回去,轻轻靠近哥的怀抱,还是哥哥对她最好。
        今天她,是今晚,今晚她去见银梦,去给他她答应要给他的‘特别奖励’。
        她打定了主意只给他一个拥抱和一个友谊之吻,谁知,谁知去了之后......
        ‘夜迷’夜总会内,特别包间中。
        唐玉儿换了装,今晚她特别戴了墨镜,并且脸上的妆容轻易的让人分不清她是谁。
        她包下了一个特别包间,点名要银梦来服侍她。
        银梦正在焦急等待唐玉儿的到来,谁知等到晚上22点还没等到她的人。
        心情极度不好的他跑去酒吧不断的喝酒,他本来就不是个爱喝酒的人,酒量不大好。
        当他七分醉,三分清醒,半梦半醒间被兰姐派人送到了唐玉儿的包间中。
        隐约间,他看到那个女孩摘下墨镜,是她。是他的糖心。
        他专属的女人,他上前抱着她,很紧很紧。
        “你怎么能这么晚才来,我们不是约好了18点的时候就该见面吗,你整整迟到了三,不,是四个小时,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
        他不是醉了吗,为何说的话却那么条理分明,理智是清晰的吧。
        “你醉了,我来了就好了,你可以放开手了,我给你的‘特别奖励’还差一半就完成。”
        唐玉儿第一次被他抱着,在他的怀里,她觉得心跳有点不乖的乱跳动着。
        她低着头,想推开他,她的声音羞怯清脆,他听着很受用,但是听到她说‘特别奖励’,他的心里就不由得涌上一腔恼意。
        她还好意思说‘特别奖励’,老是拖延时间,今天他绝对要将她该给的奖励给摘了。
        他不给她推开自己的机会,将她压向沙发,因为他的高大,两人的身躯陷进柔软的沙发中,形成很深的沟渠。
        “别压着我,快放开我呀,你不放开我,我怎么给你。”
        唐玉儿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只以为他喝醉了没听到她的话,她刻意放到声音在他耳边说着。
        双手不小心抚过他胸前的肌肤,他们彼此都因为这个无意间的动作身上好像被一股电流袭击过一样,那么让人心儿荡漾的感觉,令他和她四目相对。
        于是,她和他在这样的迷夜中脱了轨道,他低下头亲上她半张的小嘴,她的小嘴好诱人,那轻轻的吐气如兰,好甜,仿佛邀请他的采撷。
        他自然不会错过眼前摘取美人香的机会,低下头,当唇和唇相触的刹那,她感觉到一阵脸红耳热,唔,这,这是接吻吗?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