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作者:落叶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1
  •     冷曳儿跑出了那个小平房,来到外面她一直跑一直跑。
        跑了很久,她才发现这里离市区很远。
        当她停下来的时候,她看着周围黑呼呼的一片,她该往哪边走才能回到城市,回到自己的家?
        她茫然的站着,小心的摸着黑走,幸好没下雨,天空还有点点星辰,那星辰的光照着地面,隐约听到虫鸣声和青蛙的哇哇声。
        一个黑影,跟在她的身后,自她从那间小平房出来后就跟着她身后。
        直到她停下来,看着这无尽的夜晚黑暗。
        那个人影,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他的手很冰冷,冷曳儿心里好害怕,但是她的身体有一种潜藏的危机意识,她给了对方一个过肩摔。
        谁知对方往她的身后倒,然后伺机抱着她的腰,那恶心的舌头伸出来舔着她的发,沿着她的发亲到她的颈侧。
        “不要,滚,哪里来的脏东西,滚远点。”
        冷曳儿觉得好恶心,她怎么会这么倒霉碰到这样恶心的男人。
        她冷静,她逼迫自己冷静,她不是别人,她是冷曳儿。
        以前受的那些训练都到哪里去了,不,她不能被这样的男人弄脏了自己的衣服。
        她反手再次扣住那个男人的手,然后双脚往后向上一顶,那个恶心的男人的重要部位被她那一脚弄痛了,只好吃痛的放开她。
        “你,这个贱女人,敢踢老子,老子非暴了你不可。”
        那个男人疯了,他出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的歇斯底里。
        他跟踪了冷曳儿好多天,有一百多个日日夜。
        他早就想上她了,每次她身边不是有这个人就是有那个人,总找不到机会。
        今天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他向她冲过来,这个男人的身手敏捷,虽然是在深夜,可是从冷曳儿和他交手的情况看来,他曾经是个军人。
        心理有扭曲的过气军人。
        她的天赋很高,对心理学也有几分了解。
        她小心的和他对打,在黑暗中适应了好一会,总算能看清楚四周的环境。
        身后有条河,如果她将那个男人弄进河里,那么就能摆脱他的纠缠。
        她故意后退,男人以为她怕了,她故意呈现劣势的姿态。
        终于,那个男人被她诱到了河边,然后她一个刀拳挥向男人的弱点,那拳不是随便出手的,是教她武术的师傅说过,除非必要,千万别出手,因为一出手便能要人命。
        “你?”
        男人的身子往河水倒去,冷曳儿懒得再看他一眼,帅气的走开,给警察厅打了个电话,不到几分钟,警察厅就来了人将那个心理扭曲的男人逮捕了。
        冷曳儿则是给秋络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来接自己。
        秋络简直是用赛车的速度,飞快的飞来一样,十几分钟就到了她这里,一般的人要开车可是至少要五十几分或者一小时还多的时间才能到这里。
        秋络的车子才到,她人马上就跳下车,然后跑到冷曳儿身边,她拉着冷曳儿,上下看她。
        “你没事吧,吓死我了,可恶啊,你怎么会到这个地方,开始不是有个男人将你从酒店带走的吗,那个男人去哪里了?”
        秋络不敢直接说那个男人是唐御天,没办法,她之前在冷曳儿面前是很一百分的卖力说唐御天的好话,可是她现在看冷曳儿的样子,从她提到唐御天开始,她的脸上就笼罩着一层,不,是一百层冰霜般。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秋络不会在老虎脸上拔胡须。
        聪明的调转话题,“今晚和我睡,省得你胡思乱想,我说你呀,下次最好让我跟在你身边,你看你有我保护你哪次会出什么乱子啊。”
        秋络拉着冷曳儿走向自己的车子,上了车后,她开车带冷曳儿回自己另外的一栋独立公寓。
        这个时候冷曳儿一点也不愿意回家。
        到了秋络的公寓,秋络给冷曳儿和自己各自倒了杯水。
        “我说你真的打算不回家啊,其实伯父伯母都已经取消了你和那个姓葛的订婚,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秋络不明白冷曳儿的心思。
        话说她们当朋友,打从出生起就在一起玩,有二十一年了吧,这还是她第一次猜不透冷曳儿的心里在想什么呢。
        “暂时住在你这里,你这里的地址没人知道吧。我爹地妈咪有可能会去公司找我,这样,你把公司的重要事情都发到我们的网络工作室,我会在网络上工作回复。少则一星期,多则半个月我就会回去公司上班。”
        冷曳儿知道,她回去的话,她的父母还会给她安排相亲,与其面对那些无聊的相亲,还不如躲起来安静的思考自己以后的生活该怎么样。
        “什么,你说什么?我以为你只是呆一个晚上,居然要一星期和半个月,到底是出了什么天大的事情让你这个商场上的女工作狂变成这样,你是不是生病了,我看你发高烧了没?”
        秋络大惊一跳,她拍了下沙发,然后坐到冷曳儿身边,不由分说的将手摸到冷曳儿的额头上。
        不对,她看到了什么?
        冷曳儿的颈侧有不寻常的痕迹,那痕迹像是?
        “你说,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将那个人碎尸万段。”
        可恶,谁敢对她家的曳儿这样,她一看就知道这个难看的痕迹是怎么来的。
        她开始去接冷曳儿的时候,警察局的人早把那个男人给带走了,所以她不知道那回事。
        “没什么,不小心被只脏虫子咬了,我要上去洗澡,今天有点累,浴室在哪?”
        冷曳儿把这个公寓当自己家一样,她今天真的疲倦,她今天动武的次数多,好久没这样和人打过了,她需要好好洗个澡睡个美容觉。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