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作者:落叶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1
  •     情人酒吧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纳兰明,放开我,纳兰明,你这个混蛋......”
        从情人酒吧老板的办公室传出夏梦的声音,她想要摆脱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叫纳兰明。
        是一个样貌清俊,高大也让人觉得绅士的男人,他的笑容很容易让人对他产生信任感,尤其是女士。
        夏梦也是信任他的一个,他对夏梦这个熟客也不错,非常清楚她喜欢什么,每次她来之前都会先给他打个电话,有时候他会打电话给她说是庆祝什么什么的,总之会有个名目,夏梦和他可以说是老交情。
        只不过,今天他有些不对劲,错,是很不对劲。
        他今天看到夏梦和她的前男友在一起,甚至夏梦看着她前男友的表情那么痴情专注,他心里有团火一样在猛烈地燃烧起来。
        他阻止夏梦去追唐御天,那个唐御天只顾着去猎美色,完全将夏梦不放在眼里。
        “说我混蛋,我是为了你好,我问你,你认为唐御天那小子还在乎你,还爱着你吗?你别做梦了,你又不是三岁小孩,他如果在乎你就不会丢下你一个,他自己却跑出去追女人。你还是醒醒吧你。”
        他为夏梦的态度生气,夏梦平时当他是朋友,可彼此中间有着很疏远很疏远的一段距离,很难跨越过那段距离的坎。
        如今他们都分手了,她怎么还不死心呢。还经常要他帮忙准备好吃的和好喝的酒去精心招待唐御天,她就那么自甘堕落吗?
        他可是听说唐御天又迷上了一个漂亮女人,真搞不懂夏梦为什么要对唐御天那么痴心不悔。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出去,我真没想到你是个这么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你要有那么多闲工夫还不如去想想怎么和你妻子和好,我讨厌喜新厌旧的男人,你滚,滚开......”
        夏梦居然这么说他?
        他也是有他的苦衷的,不过夏梦怎么对他的事情那么清楚,他和夏梦聊天从来不会聊的如此亲密。
        纳兰明本来是想松手放夏梦出去的,但是现在夏梦的话引来他心里的强烈反弹。
        他的脸色有着让人害怕的扭曲抽搐,夏梦看着他的眼神,那眼神好吓人,好吓人......
        “你要干什么,别过来,别靠近我,放开我,救命啊......”
        夏梦吓得哭了,她是个很重贞洁的女孩,其实和唐御天交往多年,唐御天只是抱抱她,和她亲吻,其他的更亲密的事情从来都没对她做过。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觉得唐御天是不爱自己的,否则别的男女友会做的事情他却一点都不热衷。
        她不过是他挂名女友而已,他明明就有找很多女人给他暖床,当时他们分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吃醋也好,难过也好,总之他们分手了。
        分手之后,发现彼此的感情更深,像兄妹一般,她一直不愿意承认这层认知。
        如今,却因为这个纳兰明让她发现自己一直卑微不愿意面对的现实。
        她以为,以为只要自己够努力,还会赢得唐御天的心。
        如今,也许晚了,彻底的迟了。
        ‘嘶嘶......’的裙子被撕碎的声音,她哭,她大叫,没用。
        这里是纳兰明的地盘,他除了是酒吧的老板之外,更是黑道的第二把交椅,她一直也不愿意去承认那些谣言。
        她想自己和纳兰明永远只是普通关系。
        “不抵抗,很好,算你聪明,我不会亏待你的。”
        纳兰明看她还在大声哭喊,找了条毛巾塞在她嘴里,她反倒不动不叫了,他还是不敢将毛巾从她嘴里拿掉,甚至用撕碎她裙子的裙子布料将她的双手绑在床柱子上,然后她的双脚被他强行分开。
        夏梦的心里好害怕,他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混黑道的人都这样吗?
        她后悔和这个纳兰明走的近,后悔被他的笑所迷惑,以为他是个好男人。
        眼泪止不住的淌下脸庞......
        她被‘暴’了,被他给‘暴’了。
        事后,纳兰明松开了绑着她的裙子布料,将她嘴里的毛巾取走。
        “你还是个处女,为什么你不早点说,我?”
        他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他虽然是混黑道的,表面上经营酒吧,其实很少来酒吧,自从三年前第一次看到夏梦和她男友唐御天出现后,他就经常来酒吧。
        经常来视察酒吧经营的情况。
        其实,他知道自己心里对这个夏梦有种特别的感觉。
        夏梦有他从来不敢奢望他老婆会有的温柔,和她的那种淡雅的微笑。
        他是被她的笑迷惑了,他更加频繁的来酒吧,美其名是来看酒吧的工作人员工作的情形,其实他知道自己的反常行为都是为了她,为了这个叫夏梦的女孩。
        “给我找套干净的衣服,我想回家。”
        夏梦的声音很冷,很生疏。
        纳兰明心里很不好受,他想,他一定是爱上了这个女孩。
        她居然是第一次,那个唐御天从来没有碰过她。
        心里的感觉很复杂,有一半欣喜有一半内疚在啃噬着他。
        他默不作声,只是点点头,然后套上衣服裤子就走出了办公室。
        夏梦的眼睛毫无焦距点,她一直等,静静的等他拿衣服进来。
        当她等的很不耐烦的时候,她的眼睛对上了前面办公桌上那张相框里面的照片。
        那照片,那照片居然是?
        她仔细的用手背揉揉自己的眼睛,那照片是自己?
        怎么可能呢?
        她上前,赤着脚走到办公桌前,拿起那个相框,看着那张照片,照片中的自己是静静坐在酒吧的一角,静静的看着酒吧内情人们或陌生或共舞或饮酒的浪漫......
        但是她的眼神却那么游离无定所,好落寞,好孤单,好令人看着伤感......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