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作者:落叶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1
  •     “好了,别那么八卦了,我只是去了海边喝咖啡,不知不觉就天亮了,怕你们担心就直接回公司来了,你也知道我喜欢去海边吹风的。我要工作了,好多文件要处理,下午的会议你做好安排来叫我。”
        冷曳儿假装很忙碌,她的确是很忙碌,拿过文件和笔,开始认真的看起文件来,秋络虽然很好奇,但是也不好打扰冷曳儿工作。
        她如果想知道冷曳儿的事情有的是机会去观察不急在这一时,现在时上班时间,不允许想私人事情。
        秋络轻轻的走出总裁办公室,到她的秘书办公桌后,她也开始处理公事。
        冷曳儿见她出去了才悄悄松了口气。
        今天算是搪塞过去了,以后也不会有昨晚的事情发生。
        她的心中如此决定,可是心中不期然的却袭上一抹心愁。
        是因为以后不会再见到那名男子所以才会产生这种从未曾有过的失落感么?
        摇摇头不允许自己因为一个男人而让自己陷入从未有过的不理智行为中。
        她强迫自己用工作麻醉自己的心事。
        一天的时间很快的过去,她晚上开车回家,这次秋络不去她的萧大哥那里,反倒是坐上冷曳儿的车子。
        “怎么今天要和我一起回去吗?那你的萧大哥呢?”
        冷曳儿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随后问道。
        “今天不去了,天天见面也会觉得乏味的,不如和我的好姐妹你在一块聊聊天什么的。”
        秋络顽皮的眨眨眼,她真的是个很有活力的女孩,工作了一天她脸上丝毫没有疲累。
        冷曳儿沉默着开车,她只是淡淡的笑着看着车子驶向大道。
        当车子开到冷家和秋家住的豪华住宅区内,车子停在冷曳儿家中的车库内。
        秋络和冷曳儿一起下车。
        “要上去吗?络?”
        冷曳儿见秋络没有回家的意思,遂指着自己家的大门问道。
        “好啊,我今天就打算和你一起聊天睡觉,我们有好多天没一起过了。”
        这个秋络热情的挽着冷曳儿的手臂,冷曳儿比秋络高了半个头。
        冷曳儿身高一米七五,秋络身高一米六七。
        冷曳儿完全可以去当模特,她是个画画方面很有天赋的女孩,在流行时尚这方面也有独到的视觉和嗅觉。
        若非为了家族企业,她绝对会成为顶尖的化妆师和服装设计师,也能成为顶尖的模特。
        两人一起走入冷家。
        *
        傍晚的秋风,夜色未浓。
        华灯未上,一抹阑珊倚靠着婆娑树影摇曳着属于夜晚的柔魅。
        一个男子站在豪宅中的落地窗前,居高临下看着远处的秋风瑟瑟......
        男子身高一米八五左右,一身黑色睡袍,站在窗前的他显得孤寞也神秘。
        “在想什么呢?是想酒店中和你有过一夜缠绵的情人吗?”
        另一名同样出色的男子悠闲慵懒的靠着沙发,喝着杯中酒问着那名窗前站立的男子。
        喝酒的男子身高和那名窗前男子一般高,外表虽然没有那名男子的绝色魅惑,可是更具有男性魅力。
        那阳刚帅气的脸,那嘴角轻抿着彷佛永远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落拓样。
        他正是原点酒店的老板,也是亲爱酒吧的半个老板骆原。
        落地窗前站立的男子是唐御天,唐御天的心中盘旋着一个女子身影。
        已经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中他派出了不少精英,也透过征信社去寻找那名女子的下落,但未有斩获。
        他缓慢的转身,转过身后,那份天生的王者气势倾泻而出。
        让人不敢正视,也不由得对他产生一种敬畏和喜爱。
        喜爱是因为他的外表的出色,敬畏是他与生俱来的气势和他本身的社会地位。
        “你真的不知道那个女人的下落,那天你不是说她给了我的服务‘回扣’钱给你吗?你会不知道她是谁?”
        他显然对骆原的话半信半疑。
        他半眯着眼,那双深邃迷人的黑眸彷佛流露出的是冷漠是让人迷惑的深潭。
        “唐,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如果我有她的消息我怎么会隐瞒着不告诉你呢,你这样怀疑我,每天问上一遍可是很伤我的心,再这样下去,我保证我会和你绝交的。”
        骆原其实知道冷曳儿的车牌号码,当然他是不会告诉唐御天的,游戏才开始,要是这么快就掀开底牌就太没意思了。
        他还想慢慢的欣赏游戏的过程呢?
        也许要加点调味剂,那唐御天寻找一星期的那名***人,她在做什么呢?
        他不禁暗自思考着,但是眼神中却是流露着无辜。
        “好,罢了,我不该怀疑你,对你,我也不想隐瞒,她对我来说是有点特别的。”
        这是唐御天最大程度的敞开心扉。
        他最近七日时间,每日一个床伴,可是每个晚上才要和暖床女子进行到要点的时候,他却总会想起那夜冷曳儿在他怀中既妖冶又纯情的模样,致使他对别的女人失去了‘性趣’。
        骆原又整天旁敲侧击的就是想要套出他对那女子的感觉,那夜对那个女子的感觉不言而喻,在他的心里有点特别了。
        他有点担心,她既然当他是酒吧情男,那是否还会找他之外的另一名男人做她的暖床伴侣呢?
        “这还差不多,我原谅你了,我喝两杯酒就够了,晚上我要开车去酒吧看看。”
        骆原每次要开车的时候对喝酒都会有些节制,像今晚,他又习惯的喝两杯酒便放下酒杯。
        “恩,在酒吧的时候帮我留意下她是否有找别的男人。”
        虽然这话有些艰难,但是他还是说出了口。
        除了骆原外,他的父母和妹妹唐玉儿都不知道他心中已经在乎了一个女孩。
        甚至于对那个女孩有些超乎寻常的关心和焦躁。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