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作者:落叶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1
  •     原点酒店
        一间总统套房,冷曳儿被那个给她喝‘惑焰’的男人带来了这里。
        男人看着怀里的她,迷醉的眼眸,小脸上染上了一层迷离瑰丽的色泽。
        那身衣裳无意间敞开了点,露出了胸前雪白冰嫩的肌肤。
        他不知道她是谁?
        叱咤商场的这几年,他很少出席交际应酬,那些交际应酬的事儿都是交给他的副总去处理的。
        怀里的女子,独自一人跑到酒吧,点的却是橙汁,挺幼稚的举动。
        吸引了他的视线,好奇的上前给她点了一杯‘惑焰’。
        真是好骗,不会喝酒还要逞强。
        一杯不到就醉成这样了。
        “好热。”
        怀里的她无意识的娇嗔,他将她抱着躺在了床上,那柔软的床让她像可爱的猫咪般的在床上磨蹭了几下,找寻着适合的角度。
        怎么找都不合适,她在乱动着。
        他想她是不是不习惯穿这身碍眼的衣服睡觉呢?
        他得找身睡袍给她换上。
        从衣柜里找出了一套纯白色清凉的蕾丝睡袍,坐在床边,他的手伸向她准备替她换衣服睡觉。
        当她身上只剩下胸衣和小裤裤的时候,他的心有些折磨。
        这个小女人,身材这么好,不过他君子的选择移开视线。
        刻意忽略她那如雪般娇嫩细致的肌肤给他带来的震撼,细致的让他很想多摸几下。
        越是想避开,他的手越是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将她上身抱起来靠着他的胸膛,然后伸手要解开她胸衣的钩子,终于胸衣解开了,那两团粉嫩雪白晶莹,他的眼不经意的看了眼赶紧移开视线。
        他唐御天是否太君子了,他不禁反问着。
        “老哥,你都三十岁了,还不给我娶个嫂子回来,你很逊耶。”
        耳旁仿佛想起了他宝贝妹妹唐玉儿揶揄他的俏皮的声音。
        今晚在表弟家大显身手做了好几道家常菜,表弟的女友回来还担心她的那个不要命的上司。
        他看到表弟的女友回来了,他才开着车子离开,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了自己和友人合伙开的这间‘亲爱酒吧’,他就自然地想进去看看。
        最近忙于公事很久没来看骆原了,骆原便是这间酒吧的合伙人。
        进去后,他就发现了这个奇怪的冷艳女子,一身惹火的打扮,不,她的打扮很规矩。
        尽管打扮很规矩,但无法让人忽略她魔鬼般的完美身材,他看到在场的男士都对她行注目礼。
        出于好心,他走向她。
        一个不经意的话,她却当真的将那杯酒给喝了。
        没想到她真的不会喝酒,这不,不知道她家在哪,就带她来了这间酒店。
        视线回转,他的手伸到了她的小裤裤那里,狠下心一扯,他的额头正冒着细细的汗珠。
        这个女人真是个磨人的小东西。
        刚想给她换上睡衣,他也可以去洗个澡然后安心的去隔壁房间睡觉,结果这个小女人居然一把抱住他的脖子。
        他的人因为没设防就和她双双倒向柔软的大床上。
        怀里是她迷人柔软的身体,鼻间嗅闻到的是少女特有的淡淡体香。
        他推开她,她却抱的更紧。
        “别走,我不想一个人。”
        难道喝醉酒的女人都会乱性?
        居然要他别走,那就别怪他没尊重她了。
        他低头吻上她的唇,嗯,软软的甜甜地,只是她好像不会接吻。
        居然咬到他的嘴。
        这个女人难道是第一次接吻?
        他心里不可避免的有丝欣喜,手抚上她的胸前的美丽,揉抚着......
        *
        清晨,刺眼的阳光将床上一对拥抱的人给照醒了,不,是一个人被照醒了。
        而她就是冷曳儿,她的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好痛。
        该死的,头怎么会这么痛。
        男人?
        她感觉自己在一个男人的怀里,而且是亲密相拥。
        低头看,这一看还得了。
        这个,她和他都光着身子,她赶紧拉过被单裹住自己的身子,男人好像睡得很好。居然没有醒来。
        牛郎?
        他是酒吧的牛郎?
        一定是的,不然,不然怎么会?
        臀挪动了下,想往床边移去,却发现身子好酸疼,然后她的眉头自然地蹙着,终于她都想起来了。
        昨晚喝醉了,然后和他到了这里,然后好像是她先主动地,然后就......
        自作自受,算了,只是该怎么对爹地交代呢?
        爹地要她去相亲,和另一家大企业联姻,如今她却了,是自己的,她该怎么办?
        床上的男人动了下,身子转向了床里面。
        她看着他,这个男人的身材真好,唉,是牛郎,可惜呀,居然是个牛郎。
        她会不会被传染上什么病?
        脑中胡思乱想着。不行,她得冷静点,不能吵醒他,她快速的起身穿好散落地上的自己的衣服。
        穿戴完毕,去浴室梳洗了下,到床边桌上拿了自己的包包,打开发现包包没被人动过,从包包里面取出一张百万支票,既然对方是酒吧的牛郎,那么为的应该是钱。
        给他这些钱总够了吧。
        她扔了钱之后,毫不留情外加心情复杂混乱的开门离去。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