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妖精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抱住雅诺,拍拍她,让她不要闹,抱着她绕回餐桌前用餐。{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谁知浅雅诺刚想从简凉身上起来回到自己位置,人却被简凉死死固定,难以动弹。
        娇羞的瞪了眼夏简凉,作势挣扎了会,却对上简凉的一脸玩味,让浅雅诺不自在的同时,想要挣脱。下巴被简凉捏住,望着她的一脸痞子样,浅雅诺暗叹,之前她怎么就没发现夏简凉其实一点都不可爱,还很可怕呢?现在沦为她手中鱼肉,看来日后……轻轻地叹了口气,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来,我喂你吃。”
        “扮家家酒吗?”娇嗔出口,却听不出丝毫怒意。嗔怪的看了眼简凉,浅雅诺羞答答的将头埋入夏简凉怀中,不敢抬头见人。没有继续逗弄浅雅诺,夏简凉拥着她,与她一块开始动筷吃东西。
        一餐饭,在不断被夏简凉惹恼哄好中,硬是花去了近一个小时。有些恼怒的狠拍简凉,抗议她对时间的浪费。谁知这满含娇羞的做法惹得夏简凉十分不高兴,以至于浅雅诺郁闷了……只不过是简单的写习题,为什么自己还是坐在简凉怀里?
        简凉用着浅雅诺在审阅文件,时不时皱眉思考,偶尔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打一番,随即房间里再次陷入沉默。
        简凉的呼吸均匀的喷洒在脖颈的肌肤之上,惹得浅雅诺整个心一直处于环跳不停,让她快隐忍不住的想要将简凉蹂躏一番。奈何人家似乎一点都未受到自己影响,看文件的注意力从未受到什么影响,想到这,浅雅诺便非常不服气。时不时扭动一□子,希望能引起夏简凉注意。奈何人家工作的时候,那个认真程度远超浅雅诺想象。除了重新被简凉捞回原位,再去其他。越写越烦躁,越烦躁,越不能想出解题方法,最后气馁的窝在简凉怀里不再动笔。
        夏简凉早就察觉浅雅诺的小心思,可她就是不表现出来,看看最后雅诺会有什么动作。欲拒还迎,时冷时热不仅是一种折磨人的方式,也是能更好调节她心理的方法。从早上到现在,知道自己做了不该做的,知道自己有点点喜欢浅雅诺,若不压下心底的悸动,夏简凉很清楚的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万劫不复……
        “不会写还是怎么?”
        “没,就是不想写了。”傲娇的抱怨一句,浅雅诺窝在夏简凉怀里休息。
        “是不是早上太累了?”夏简凉一句话,“唰”的一下,浅雅诺满脸通红的连头都不敢再抬。{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狠狠的在夏简凉腰部掐了掐,一口咬住她脖颈。
        “嘶”倒吸一口冷气,夏简凉知道雅诺生气了。想要摆脱又觉得是自己的错,双手紧紧抱住浅雅诺,以此来让释放身体传来的痛意。
        发泄完毕,浅雅诺才感觉舒服那么少许。看着被自己咬的通红泛着猩红的小嫩肉,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小舌舔了舔,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再在牙印上亲了亲,方才满意的继续写题。
        揉了揉被雅诺要过的地方,夏简凉凑到浅雅诺耳边小声说道:“小东西,你待会有本事一道题都别错,否则我要你好看!”胸/前被浅雅诺手肘用力一击,疼的夏简凉抱住她直接吻上。由浅入深,小舌扫过她口腔里的每一寸,迫的浅雅诺呼吸困难的双手抓紧夏简凉衣衫,想要快些摆脱缺氧状态。奈何夏简凉好像非要跟她浅雅诺过不去,对她反应置之不理。
        电话铃声不适时的响起,夏简凉坏笑的点了点浅雅诺的小鼻子笑道:“算你走运。”
        说完,放下浅雅诺,夏简凉起身拿过电话走到阳台去接听。
        “小凉凉,最近以来,有没有想人家呢?”听到这个声音,夏简凉便知道来者何人了……此人比周逸还可怕,当初大学说喜欢她,在被自己连续拒绝之后,竟然利用自身各种便利,硬是换进了她与周逸的宿舍,再想办法把另一名同学哄到外面租房,让她们三个关系尴尬不说,还需要随时提防这死家伙赖上她床的危险。至少人家周逸追不到手也就当了朋友,虽然……自己处于半包养,但却什么都不用做,除了考试前后的帮忙,仅此而已。
        “never!”
        “哎呀,小凉凉你怎么这样对待人家?人家可是天天都有想你,念叨你,想着飞回去跟你团聚来着。你现在这个样子,让人家如何是好……呜呜呜呜……”断断续续的呜咽从电话里传来,惹得夏简凉一身颤抖。果然罗妖精是个惹不得的大佛……
        罗妖精,本命罗文静,大学时期与夏简凉争过学生会主席,班长以及各种名誉。凡夏简凉参加的任何活动,都绝对不会少了罗文静的影子。当时两人并称系里双子花,美丽动人且能力惊人。一个冷漠寡言,一个妩媚风情,算是当年大学里的风云人物……不过,谁都不知道,罗文静画了四年的时间,也不过是在夏简凉某次醉酒下,才死皮赖脸的挤上了一张床。
        “大姐,越洋电话很贵的。有什么废话快说,没有我挂了。”
        “呜呜呜呜……小凉凉,你真是越来越冷漠了……呜呜呜呜……人家回国了,人家想你想到不想读书了,所以干脆直接跑回国找你了。呜呜呜呜……人家现在在机场,好怕怕,你快来,你快来接人家。呜呜呜呜……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你再不来,若是……若是……呜呜呜呜……后果不可想象的啊,哇……”最后哽咽的哭声变成嗷嗷大哭,夏简凉嘴角抽搐,心想这妖精真是越活越不要脸了,演技也愈发逼真。
        从牙缝里挤出“等着”二字,直接挂断电话,再叫来周逸,让她来楼下接她去机场接那只祸害千年的死妖精。
        “我靠,那只死妖精竟然回国了?我可记得她申请的是硕博连读,没个三五年是滚不回来的。她还该不会真是因为想你想得紧,特意把学休了,回来追你吧……偶买噶……”
        听到来自周逸的感叹,夏简凉吼道:“少废话,给你十五分钟,过不来我就自己打车去。”说完,夏简凉直接挂断电话,走到浅雅诺身旁,亲了亲她额头,让她晚上早些睡,不用等她回来了。她需要去机场接个朋友,估计会很晚回来。
        交代完,迅速回房换衣服出门。
        关门声响起,浅雅诺才如梦初醒般的意识到,今晚简凉不能留在家里陪她了……低头看着一点都看不进的习题,掏出电话,给丹青打去。
        “小诺,你身子怎么样了?”
        “啊,哦,好了许多,明天可以去上学了。”回想起今早给丹青说的理由,浅雅诺险些给忘了。坐在柔软的椅子上,浅雅诺竟然觉得没有夏简凉的大腿舒服。
        “小诺,小诺……”
        “嗯嗯,什么事?”
        “我还问你什么事呢,不是你打电话给我吗?真是的,该不会是脑袋被烧傻了吧。”听到好友嘲笑,隔着电话线,浅雅诺都红了脸。签字笔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面敲着,最后鼓起勇气羞涩的说道:“丹青,你有喜欢的人吗?”
        “啊……”这次,轮到祖丹青那边陷入沉默。完全没料到丹青会是这方面反应,回想在学校与丹青走的比较近的人,脑中突然闪现一个身影——唐磊!嘴角不自觉扬起,若是这样,她还真需要给两位好朋友搭搭桥才行。
        “不说这个了,你打电话来,不单单只是为了问这个吧……”
        “我……我发现一旦心里有人,做很多事情都很难静下心了。你说该怎么办?”
        “你有喜欢的人了?”
        想到夏简凉对自己的温柔与调/戏,脸色一红,浅雅诺轻声“嗯”了声。听到丹青的惊呼,浅雅诺好奇,难道她有喜欢的人很奇怪吗?
        “恭喜恭喜,来来来,告诉我是谁。快快快,我最爱八卦这些了!”
        “不不不,我只是想知道,怎么样让自己不去东想西想的好好看书。否则被我爸妈发现,我可吃不了兜着走了。”丹青是夏简凉最信任的朋友闺蜜,她相信她能帮自己,且为自己保密。
        “给自己一个目标,为了TA,也为了你自己。”
        “嗯。谢谢你,丹青。”
        “咱俩谁跟谁,明天记得给我带瓶奶茶,哈,乖。”
        说着,两人各自挂断电话。
        闭上双眼,思索着靠向椅背,琢磨自己与简凉两人能有什么共同目标。想到简凉的最终目的是毁了浅家,心里一疼,浅雅诺害怕,每一个人浅家人都是她的亲人,她不希望任何人受伤。更不希望简凉永远囚困在自我的怨怒中。双拳紧握,浅雅诺告诉自己,她需要不断变强,变得让简凉能相信与她分享,这样她才有机会劝慰。
        深吸一口气,平缓了一下自己情绪,拿笔继续写题。这一次,浅雅诺没再受到心理干扰,无法专注。一道又一道的难题被她攻破,心情顿时大好,手下的笔也兴奋的在纸上跳跃,想要得到更多表现。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风情万种配冷艳高贵,我一直很萌这种CP……可是一点都不好写,以至于我到现在都不敢写-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