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动情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为了不让老师察觉电话给母亲,浅雅诺撑着毫无气力的身子去了下午的课堂。课间收到唐磊莫名其妙送来的退烧药,看了眼不远处的丹青,虚弱的朝她笑了笑表示感谢,浅雅诺应予待会会服下,继续伏在桌上休息。
        从未觉得下午三节课是有多难熬,今天浅雅诺算是体会到了。每一堂课的结束,全身细胞都在雀跃。唐磊给的退烧药静静的躺在抽屉里,没有服用也没用想过依靠。放学铃声的响起,如同大赦天下般让死囚们兴奋。
        背上书包,一步步朝家里走去。路上,浅雅诺尽量让自己面色看上去没什么太大差异,以防母亲察觉什么。
        打起精神,迈着高昂的步子朝家里走去。开门,熟悉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充斥着浅雅诺的嗅觉神经。只不过今日……她毫无食欲。可能真的是因为在发高烧,导致她对着一桌子美味有种想要呕吐的冲动,莫可奈何,耐着性子,强硬的塞进嘴中。
        好不容易吃下较平日差不多的食量,看着似乎还打算留下来跟自己聊家常的母亲,浅雅诺费尽口舌才把老妈给劝离。看了看时间,见简凉还没回来,浅雅诺就着沙发,直接睡下。
        梦里,简凉温柔的抚着她额头,关切的询问她有没有好些。冰凉的毛巾一次又一次的带走几近吞噬自己的热量,让自己大脑开始逐渐恢复清明,身体能量也缓缓恢复,让人舒服的难以言喻。轻轻的抓住简凉的手,那双时时带着凉意的双手似乎附有魔力般能让自己不再难受,带给自己安心。
        望着满脸通红还一味在傻笑的浅雅诺,夏简凉轻轻抽回被她紧握的手。探了探浅雅诺额头,看来是昨夜在浴缸睡觉着凉了。没有选择,将她抱***,特地多找出一床毯子搭在她身上,希望能借此给她出一身汗。
        望着眉头紧锁的雅诺,夏简凉甚是心疼。小时候,每逢因在外淋雨发高烧,母亲都会将家里所有被子和衣服都搭在自己身上,让自己闭眼睡会,好好出一声汗。每次热到出汗醒来,自己的烧也退了。那一次次睁眼之后看到母亲放心的微笑,都十分安心。只要全世界她母亲还在她身边,一切的困苦都只会是暂时。
        打了个哈气,夏简凉甩甩微有些混沌的脑袋。只不过一夜没睡,身子怎么抗议的如此激烈?才二十四岁的身子,竟会如此不堪,真让人不知说什么好。绕回电脑前,看着今天收到的新任务,不厌其烦的做着。今天对方公司给了答复,如果自己能做好,估摸着浅君豪能开心好一阵子。回头看了眼浅君豪最在意心疼的宝贝外甥女,夏简凉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事情并不是心里想做的,但却不得不去面对实行。
        继续盯着电脑工作,时不时推一下搭在鼻梁上的眼镜。许久没带眼镜了,以为自己度数正在降低,谁知在日日对着电脑进行工作时,度数又回来了。特别是在一夜未睡的情况下,眼睛的疲劳程度难以承受。
        “简凉,热……”
        听到伸手传来雅诺极为虚弱的声音,夏简凉回头看了她一眼,出外拿了杯凉水喂她服下。把她拖到自己怀里靠着,夏简凉伸手为她缓缓的揉着太阳穴。小时候,母亲也是这么给她轻揉,渐渐的思绪便会转为清明。
        “舒服些了吗?”
        “嗯。”
        “今天我们不看书了,你待会洗个热水澡,吃些药,早些睡。明早一早醒来,烧应该就退了。”
        闭着双眼享受简凉对自己的温柔,无意识的应了声,浅雅诺无力的靠在简凉怀里。仿佛这并不厚实的怀抱给了她无与伦比的依靠,让她不再难受,不再厌烦现下的状态。撑着身子坐起,对上夏简凉布满血丝的双瞳,心疼的伸手想要抚摸。
        假意去给雅诺放水起身,夏简凉还不想她们走的如此之快。她必须把自己心境练得强壮,才能在最后不拖泥带水。她不是白痴,有多少人死在了“情”字之上,许多自以为能驾驭感情的人都摔跤了,更何况她这个从没接触过情感之人。
        试了试水温,夏简凉满意起身。
        回头,刚好与站在身后的浅雅诺打了个照面。尴尬之情溢于言表,喉头干涸的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低头看着雅诺细长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腿,夏简凉突然意识到,她这模样,似乎不太对。猛然抬头,对上浅雅诺宛如秋水般的眼眸,咽了咽口水,干干的说道:“水放好了,别再睡着,我先出去了。”
        “简凉……”
        拉住简凉的手,浅雅诺知道,简凉有意躲她。她不知道为什么,可她就是不希望简凉对她冷淡。纵然像之前的冷嘲热讽,也比现在的爱理不理要强上许多。
        “乖,先洗澡。”
        当浅雅诺洗完澡回到卧室时,看到伏在电脑前沉睡的简凉。试探性的推了推她,见她只是迷糊的呓语了声,并未有其他动作。担心她这么睡下去会变成今日着凉的自己,咬咬牙,卯足了劲的将她托起,像床边走去。
        始终力量不够,在刚扶起简凉的瞬间,竟承受不住简凉的体重,一个下盘不稳,被简凉压倒在床上。一个近百斤的重物压在身上,砸的浅雅诺都快窒息。咬紧牙关,一点点将简凉拉***。好奇简凉睡的怎会如此沉,瞥见一旁水杯,浅雅诺瞬间囧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会她算是明白的真切了。
        为了让简凉能睡的安稳,自己特意在简凉为她放洗澡水的时候准备的混有安眠药的水。谁知还未等她出浴倒给简凉,她已经早早喝下。暗骂自己太过愚笨,继续拖着简凉。
        突然一个大力使在身上,浅雅诺还未回神,已被简凉拥在怀中。挣扎着想要抽离,却抵不过简凉的气力。看了眼一旁的被褥,费了好大的劲才拉过盖在自己与简凉身上,谁知简凉竟埋首与自己怀中,如同一个害怕的孩子缩在母亲的怀里般寻求温暖。平稳的呼吸下有着撩人的热气,丝丝刺激着浅雅诺的神经。
        抱住自己的手不知什么原因滑落在腰侧,且有继续下滑之势。抚过之地犹如火焰走过,带着刺入血肉的怪异……
        盯着简凉,浅雅诺第一次审视,她们两个,到底算什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