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感动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哈哈哈哈哈……我发现,你还真是个小孩子。”
        这是浅雅诺被夏简凉拉着奔跑后,说的唯一一句话。被简凉这么拉着跑,浅雅诺不自觉心情变得大好。虽然早已香汗淋漓,但全身细胞想是被禁锢许久终于得到释放般的开心。来自身体最原始的兴奋让浅雅诺感受到了所谓的青春的绽放,自由的迎面袭来。
        跑了不知道有多久,浅雅诺明显感觉到身体传来的疲惫,有些撑不住的甩着简凉的手,告诉她自己已经很疲惫了。没有办法再继续前行,可是简凉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她的疲惫,速度一点都未降下。
        一个趔趄,浅雅诺摔倒在地。因夏简凉并未感觉,未能停下的速度还拖着浅雅诺前行了一小段距离。回头看着摔在地上倔强的咬唇的浅雅诺,蹲在她面前,笑着说:“疼就说,在我面前你并不需要坚强。如果想哭一下,我也不会说出去的哦。”
        别扭的撇开头,浅雅诺想要告诉夏简凉,她没事,她可以继续。只是她站起身又瞬间摔倒的事实告诉了浅雅诺,笑着逞强对她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上来,看什么看?”
        半蹲在浅雅诺面前,夏简凉的意思很明显,让浅雅诺爬上她身子,背她行走。等了许久,见浅雅诺还未动静,夏简凉再次回头看向她说道:“小妞,你该不会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吧?你可别奢望我能抱着你走回家,那需要的体力可是远远超过背,所以大小姐,你就不能为我们这些虾兵蟹将考虑一下?我们真的很不容易,你知不知道?”
        本还害羞的心在被夏简凉讥诮之后,瞬间恢复平静,还出现了愤怒。浅雅诺极为受委屈的站起身,忍住泪水,倔强的朝前走去。她只不过是不太好意思,并没有百什么大小姐架子,为什么夏简凉就是不能理解她。为什么什么都要争对她?她是姓浅,可能曾经自己的爷爷真的做了许多对不起简凉母亲的事,可那都是上一代的事情,为什么她这么努力,还是不能让简凉以朋友的态度对她?纵然只是一个陌生人,她都想些,简凉会对对方比对她好。
        对,她是姓浅,她姓浅又不是她能决定的事。她爱她父母,爱她的爷爷奶奶,也爱简凉,可是为什么她总是要用一种她欠了她许多的眼神来对待?以为她带自己来外面体验生活,是一次增进她俩关系的好机会,谁知道……
        嘴角扬起很勉强的弧度,泪水忍不住的从眼角落下,打湿了浅雅诺的衣衫。
        脚下的疼痛让浅雅诺每走一步都需要稍微停一下休息,疼痛让她全身都非常的不自在,可是浅雅诺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停下,无论怎样,都不能停下脚步。因为停下来,迎接她的只不过是夏简凉的再一次嘲讽,与其接受她不该承受的冷言冷语,还不如坚强的走下去。
        肩膀突然被人抓住,知道站在自己身后的是简凉,但浅雅诺并未打算搭理。厌恶的甩开夏简凉对自己的束缚,浅雅诺继续向前。
        看到如此倔强而又坚强的浅雅诺,夏简凉知道,她刚刚的言语似乎有些过激。每个人敏感的词汇都不一样,可能她……刚刚真的伤害到了雅诺。强行使力扳过她身子,抓住她双手搭在肩上,夏简凉突然半蹲身子,双手抓住浅雅诺的双腿,一个使力让她挂在自己身上。
        “放开我,你放开我!”
        挣扎着想要从夏简凉身上下来,可是每动一下脚下传来的痛苦实在让她难以承受,动弹了一小会之后,浅雅诺的动作基本停留在双手对简凉的攻击。一拳又一拳粉拳锤打在夏简凉身上,惹得本就不太高兴的夏简凉吼道。
        “浅雅诺,你TMD给老子安静。”
        一句怒吼过后,浅雅诺果然不敢再动弹,乖乖的趴在简练背上,一言不发。
        鼻尖不淡传来属于简凉特有的味道,每天晚上也是这个味道,让自己总是希望清晨能晚一些到来。奈何每次自己满怀期待的睁眼,迎接她的总是空荡荡的另一半床。而且每天看到简凉如此拼命,自己心有不忍,才会在昨夜给她递上的水里放了一颗安眠药……而那也不过只是让她多睡了两个小时而已。想到这,浅雅诺的心里很疼。
        双手主动攀住夏简凉,安静的搂着她,贴上她的后背,感受她带给自己的心安。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舒适,还是之前活动过度,现在竟有些疲乏。闭上眼,趴在夏简凉背后,在全身逐渐放送中,缓缓睡去。平稳的呼吸引起夏简凉注意,偏头看去,只见浅雅诺现在正在自己背后睡的正香。就连之前的泪痕也还挂在脸上,让人看了忍不住疼惜。
        无奈的摇头笑笑,夏简凉使力让浅雅诺下滑的身体回到更高位置,让她能睡的更安稳。看着一旁呼啸而过的计程车,夏简凉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放弃。可是背着浅雅诺走回去,这绝对不是一项简单的工程。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地铁站,看了看时间,夏简凉发现……原来连地铁她都不适合乘坐。背后这小鬼若是放下醒来,或是在地铁趴在自己身上吃了亏,怎么都不是件好事。
        一个人寂寞而又安静的走在大街上,似乎周围的繁闹都与自己无关。夏简凉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之前炫酷的跳舞已经耗费了很多体力。再加上她已经背着浅雅诺走了很远,回头看一下来路,夏简凉觉得……这么走回去,估计要到凌晨两三点,而且她明天估计连起床的力气估计都没有了。可是……叹了口气,夏简凉继续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夏简凉看着离家里还有好遥远的距离,无不讨厌住在大城市的感觉。繁华的背后,也拉远了朋友之间的距离,让相互亲密的朋友,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再次相见,导致很多时候都省去了麻烦,疏远了彼此。
        实在走不动了,夏简凉背着浅雅诺一块坐在路边的椅凳上休息,纵然是这个时候,夏简凉也舍不得放浅雅诺下来,生怕她就此被弄醒。
        见休息的时间差不多了,再次起身背起浅雅诺前进。
        “嗯?”
        揉着眼睛,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还待在简凉背上,看了看四周的建筑物,惊叹简凉已经背她走了那么远……轻轻的动了动脚踝,发现已经没有多疼了,浅雅诺不太好意思的朝夏简凉开口。
        “简,简凉,我脚没那么疼了,你放我下来吧。”
        没有回话,夏简凉直接拦下一辆计程车,小心翼翼的将浅雅诺放进后座,自己再坐进,让司机开车。略显疲惫的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夏简凉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不想做。只想快些回家,好好的睡上一觉。
        静静的看着闭目的简凉侧脸,浅雅诺开心的抿了抿唇,轻轻的靠上简凉,也学着她闭上眼睛休息。
        偏头看了眼浅雅诺,夏简凉将她揽进坏,让她安心睡,自己则开眼,目视前方。时不时睁眼偷看简凉,浅雅诺一脸满足!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