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身于你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想了想,浅雅诺实在是不放心夏简凉,起身跟了去。
        紧闭的浴室门里安静的仿佛毫无生命体存在,浅雅诺收回贴在门上的耳朵,尝试着敲了敲门。没有任何回应,浅雅诺纠结她刚刚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只不过是主动的吻了夏简凉,为什么才短短的几秒钟,人家已经将自己反锁在了浴室。
        再次扭了扭,没有办法,浅雅诺拿来了撬锁工具,可是拿着撬锁工具对着门锁比划了很久,浅雅诺却不知道怎么用。莫可奈何,浅雅诺只能出声唤夏简凉。
        “简凉,简凉……简凉,麻烦你开开门好吗?”
        死一般的寂静在浅雅诺身旁散开,盯着浴室门看了许久,深吸一口气,浅雅诺决定还是换种方法比较好。
        “不是说要报复我们浅家的吗?你连我都怕,你还能成什么大事。孬种,我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都不怕,你一个二十多岁经历多次社会磨砺的人却不知怎么面对。垃圾,将你作为我们浅家的威胁,真是太高看你了。”
        不敢相信自己说了些什么,浅雅诺捂着嘴巴,屏住呼吸再次贴上浴室门。一如既往的没有声音,浅雅诺叹了口气,感叹这夏简凉也真奇怪,不就是被女人亲一亲,她至于吗?她都不在意她的初吻被夺,她夏简凉惊慌个什么劲。
        浅雅诺忽然觉得自己之前是不是对夏简凉的评价太高了,以至于她都迷了自己的双眼,险些以为自己也跟了潮流,喜欢上了同为女人的夏简凉。看来……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欣赏罢了。
        准备离开,门突然被打开。
        回头看着恢复平静的夏简凉,望着她毫无表情变化的她,浅雅诺终于知道,为什么夏简凉能得到他人欣赏和重视。如此能忍的人,世上还真不多见。
        “找我什么事?”
        面对突然恢复淡定的夏简凉,浅雅诺反倒被弄的说不出话。尴尬的笑了笑,准备回房。
        手腕被人抓住,惊恐回头。整个人瞬间被夏简凉拉入怀中抱住,想要推开的瞬间被她抵在墙上。身后传来的冰凉触感让浅雅诺非常不舒服的扭动着身子。奈何自己的力气与夏简凉相比相差实在太多,以至于只有任她胡来的份。
        “嗯?之前不是还振振有词,现在是怎么了?不知道说什么还是不敢说什么了?小妞,我虽然不比大多少,但我走过的路绝对是你的十倍不止,大小姐。刚刚你不是很主动,现在你不是很开放,既然如此,不如跟我鸳鸯浴。”
        从抑郁中走出,夏简凉告诉自己,不管是什么状况,能最快达到目的就够了。
        “夏简凉!”
        大吼一声,浅雅诺推开夏简凉,想要离去却难以成功。
        “什么都不穿的出现在我面前却不让我做什么,还对我大声叫唤,你当你是谁,浅雅诺。”说着,夏简凉如方才一样吻上了浅雅诺,只不过这次的吻与之前的吻完全不一样,带着绵长而又安心的感觉。
        “哈哈哈哈……这就不好意思了?话说你我都是女人,我再怎么有兴趣也该是对自己而不是对你。你也不看看,你浑身上下哪里能超越我?幼稚。”说完,夏简凉抱着浅雅诺走进浴室,与她共同跌进浴缸。
        入水瞬间,浅雅诺回魂,想要逃离。奈何夏简凉将她双手束缚,强行压进她怀里。抬头仰视夏简凉,发现她眼里再次充满了玩味而非之前的霸气。非常讨厌这种感觉,浅雅诺边推夏简凉边叫道:“夏简凉,你个大流氓。”
        “流氓?太高估我了,我是下贱,每次贱完都让人心凉的大坏蛋。”
        说着还想继续亲吻浅雅诺,这次夏简凉特意松开了对她的禁锢,望着她冲出浴室。整个浴室只剩下她一人,随意的动作都会引起水流波动,让夏简凉更显孤单。用手轻轻拨动水纹,舀起倒在自己身上,感受温暖之后的冰凉。
        身子缓慢下滑,让自己彻底陷入水中,享受这一刻清宁。
        洗干净走回卧室,夏简凉拉开被褥,看着只着吊带睡衣的浅雅诺,回想起刚刚她俩做过什么,脸上再次出现燥热。摇头,夏简凉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她远没自己想的那般强大。她没谈过恋爱,并不代表她就可以什么都做得出。而且……而且对象还是一个女人,更要命的还是自己侄女,这样想起来就太可怕了……
        擦干头发和衣躺下,突然胸前窜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舒服的蹭了蹭,寻了个舒适的位置就不再动弹。望着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浅雅诺,夏简凉眉头微皱,她心里一直在挣扎,自己该不该采取周逸的做法。虽然……虽然她心里十分赞成这么做。奈何想与做相差太远,她还需要再考虑一段时间。
        被噩梦惊醒,夏简凉浑身一颤,推开倚在自己身上的浅雅诺,想要起身去给自己倒些水喝。谁知人还没坐起,手腕被人抓住,看着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浅雅诺,夏简凉冷冷的说了声:“喝水。”便将从浅雅诺手里抽出。
        “嗯?喝水?我去给你倒吧,我妈给带了保温壶,深夜喝些暖和的比较适合。”
        说着,浅雅诺也不管夏简凉同意不同意,直接起身去给夏简凉倒水。
        被浅雅诺的反应吓到,夏简凉也懒得深想,乐得清闲的靠在床头,舒服的等待浅雅诺给她送水来。顺其自然的接过浅雅诺递来的水杯,一口饮尽,继续躺下睡觉。顺势将浅雅诺捞进怀里,一同睡去。
        吸了吸鼻子,夏简凉动了动脑袋,将浅雅诺弄的自己鼻痒痒的发丝拨开,继续睡觉。只是对于一个大半夜为了让她能喝到温水而起身给她去倒水的人,夏简凉心里出现很怪异的感觉。
        次日醒来,夏简凉发现浅雅诺早已离开。抬手看了看时间,她也是时候起身了。难得一次没有早起,夏简凉纳闷,她怎么会有这么长时间的睡眠来补充。可能……可能这接连几天太累,以至于近几年都没长睡的她,睡了一次懒觉。
        起身洗漱完毕,拿上文件准备出门,谁知竟突然有人敲门。好奇浅雅诺回头有什么事?突然想到什么,夏简凉立即开门。果不其然……浅雅诺正拎着早餐出现在她面前,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好像她这专程跑回来送早餐的行为是一件很随意的事情。
        “嗯。”将早餐递给夏简凉,浅雅诺转身离开。
        拿起早餐在面前晃了晃,夏简凉突然在想,浅雅诺昨天给她喝的水里是不是放了安眠药?不然以她的生物钟及作息时间,她是绝不可能睡超过六点,更别说像她今天这样,睡到近八点才醒。望着浅雅诺离去的背影,夏简凉靠在门边,琢磨着浅雅诺是想做什么。她现在的动作,很有追逐她的意思。可就她俩这几日的相处,夏简凉宁愿相信浅雅诺假慈悲也不愿相信她会喜欢上自己。
        打开早餐袋,开始享受她的专人早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