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心教坏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见浅雅诺收下宵夜准备离开,夏简凉走上前,一把抓住浅雅诺,眉毛一挑,让她等等。
        看着小侄女脸上的惊讶,夏简凉也颇无奈的感叹:“小侄女,我俩真是前世修了太多缘,这一天两天见面的频率快可以去写小说了。”见她一脸茫然,夏简凉拿过她手上的保温壶笑道:“天天补,不如少了今天不补如何?”
        浅雅诺本不想与夏简凉说话,拿着宵夜就走。想到今天她不搭理自己的画面,浅雅诺就非常生气。可眼睛不经意的瞄到了夏简凉手里的包子,心中一紧,松了手。望着还在对自己坏笑的夏简凉,浅雅诺想生气又不忍心,最后满腔话语化作一句“记得明早送来。”便再也憋不出一句话了。
        赶忙打开盖子使劲一闻,夏简凉差点飘飘欲仙。甲鱼乌鸡汤,自身养神良药。夏简凉看了眼保温壶里面的料,心想一只鸡的精华部位都在这里面了,真是让人羡慕。抬头看了眼浅雅诺,夏简凉朝她挥挥手,赶紧准备去吃东西。
        嘴巴张了张,浅雅诺刚想说什么,却见夏简凉消失在眼前。浅雅诺僵在原地,伸手摸着铁门,心情复杂。她为了保持身材,今晚上的晚餐都没吃。可是当看到夏简凉手里揣着包子来找她,她就没法淡定,直接献出了自己的宵夜。
        来到小卖部买了盒碗面,拿着碗面站在热水房,浅雅诺心里很不是滋味。想了许久,突然骨子里躁动因素出现,她鬼使神差的打电话给父亲,以请教题目为由,要来了夏简凉的电话。当她拨通夏简凉手机时,浅雅诺觉得她今晚上肯定疯了……
        夏简凉还没走出几步,吃东西的地方还没找到,电话响起,看着陌生号码,夏简凉礼貌接起。
        “姑姑,你吃了你宝贝侄女的宵夜,不该补偿一下?我在校门口,你快些以家长身份来接我,就这样,挂了。”浅雅诺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平日她都不太习惯跟人交流,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听音乐学习,可是夏简凉的出现,打破了她原有的生活轨迹。
        一手提着保温壶,一手握着手机,夏简凉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市重点,十分无奈的朝回走去。不想让浅家唯一一个还把自己当人的人弄到与浅家统一战线,迅速折返。
        回到学校门口,看着手里已经拿好洗漱用品的浅雅诺,夏简凉耸耸肩,头一点,让浅雅诺跟上她脚步。拎在手里的保温壶突然变得沉重,夏简凉心里掂量,如果将浅雅诺带回浅家自己会被多少人围攻。考虑到最后,夏简凉心想还是带浅雅诺去开房算了。
        一想到跟一个女生去开房,夏简凉就感觉很奇怪。虽然以前也跟许多女孩子一起去宾馆开房,但夏简凉发现一个问题,现在的人越来越腐,两男人去酒店不方便,连女的去都要被人胡乱猜想一番,想想真是让人感到无奈。
        “小妞,你老爸不会一分钱都不给你这么***你吧!我拿了你宵夜,你不会买碗泡面和饼干凑合下?”
        “没营养。”用着略带撒娇和害羞的话语回答,浅雅诺双手揪着自己的衣角,眼睛都不敢看向夏简凉,生怕她厉声反驳自己。
        刚觉得浅雅诺腹黑了一把,这一看去,夏简凉囧了……原来是她错觉,人家现在浅雅诺正一脸的不好意思,看上去就是个经不起逗弄的小女孩。为了让她多见识一下,夏简凉突生邪念,揽着浅雅诺就朝某地方走去。
        看到出现在面前的酒吧,浅雅诺咽了咽口水,不敢相信,她只不过想跟夏简凉去吃一餐宵夜,人家竟然带她来灯红酒绿的地方。回想自己现在状况,一名高三学生,主要目的还是学习。如果被夏简凉带坏了,爸妈该伤心了。想着,浅雅诺便开口了。
        “小姑,我们……我们还是回去吧。”
        “回去干啥?看你这样子就知道肯定没来过这,走,跟小姑去长长见识。别害羞,反正你迟早也需要来面对。天天就知道学习,脑袋都学傻去。来,多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见识一下外面世界的美妙。”
        夏简凉心想,先把浅雅诺骨子里的好奇勾起,再慢慢教坏她。当她不听话,浅腾德就会头疼,那样她身上的担子会变日益增加,自己能碰到上层机会大日子也会增多。夏简凉见浅雅诺似乎挺崇拜她,那她不如就顺着这根藤把瓜给毁了。
        “小姑……”
        “嗯?”
        挑眉,夏简凉发现自己非常恶趣味的喜欢看自己小侄女的窘迫。每次她有事求自己,都是一副非常小心的模样,生怕自己说错话,她夏简凉又要对她使什么鬼点子了。嘴角一勾,夏简凉拉起她的手,大摇大摆的朝酒吧内走去。
        挣扎的想要逃离,可是当自己手被一只冰凉双手轻握时,一股怪异的感觉顺着神经窜进心里,吓的浅雅诺失去勇气去探寻挣扎。
        刚走进酒吧,心脏被嘈杂的音乐震得非常难受,浅雅诺皱起好看的眉毛。站在大厅,夏简凉心里又有些后悔来这了。昂贵的酒水消费是酒吧的特点,再说她俩手里还有一个保温瓶,整个模样看上去十分滑稽。
        可是都走到这一步了,夏简凉没有任何理由又将浅雅诺领回去。让她小心看好自己贵重物品,夏简凉向服务生要来碗筷,开始她与浅雅诺的宵夜之旅。见服务生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夏简凉拍拍服务生,让他送一杯牛奶和一杯血腥玛丽来。
        听到夏简凉说血腥玛丽,浅雅诺想了想,决定还是发挥学生不用就要问的精神,开口提问:“血腥玛丽是什么?一种酒吗?什么混什么配的呢?喝了感觉什么样?”一连串问题抛出,引得夏简凉呵呵直笑。
        朝浅雅诺努了努鼻子,故作神秘。
        与浅雅诺两人一块将保温壶里的食物消灭干净。没一会酒水送到,夏简凉将牛奶放到浅雅诺面前,自己拿过血腥玛丽开始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随意洒脱。望着周边都在跳舞的人群,夏简凉迫于无奈,出于长辈的将她护在怀里,没有让周围来来回回的人碰触到。享受震撼音乐对心灵的感染,夏简凉偶尔也会跟随音乐扭动身子。
        大学,为了赚到更多钱,夏简凉晚上会接酒吧的美女场。一晚上挣得不少,且还能将一些点的东西打包回家给母亲解解馋,日子虽然过得苦,但至少母亲还在身边。回到家就能看到母亲的身影,那种感觉是很多人无法理解的幸福。现在……唉……满腔幽怨化作一声长叹,夏简凉喝了一大口酒。
        浅雅诺拿过夏简凉手中的酒闻了闻,一股呛鼻的味道让她非常不舒服。感觉手里的酒跟家里的葡萄酒相差太多,嫌弃的放回在夏简凉手里,抬头想要观察一下周围酒吧。这可是她第一次来,下一次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所以她要把握机会多看看瞧瞧。
        “小孩子。”
        一句轻浮口吻出现,不知是因为所在环境还是因为浅雅诺骨子里本身有着不服输的逆骨,只见她一手夺过夏简凉手里的酒杯,一口将血腥玛丽饮尽道:“我已经成年了,你才小孩子。”
        说着,浅雅诺转身朝舞池走去。
        望着浅雅诺开始不稳的脚步,夏简凉竟希望周围来几个社会青年将她毁了算了。纵然浅君豪勃然大怒,她也全然不用去理会。最多将她打死,可事情张扬出去,估计她们浅家的声誉也就毁于一旦。夏简凉料定浅君豪丢不起这个脸,所以也就毫不惧怕这件事的后果。
        只是……看着浅雅诺无力的在舞池里挣扎时,夏简凉浑身不自在。暗骂自己还不够心很的同时,已经走进舞池将夏简凉抱进怀里,领着她朝酒吧外走去。
        推开层层咸猪手,夏简凉第一次奢侈的伸手拦了的士,让出租车送她们去附近最近的酒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