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相遇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以后你就住这,这里就是你新家。”听着所谓自己父亲说的话语,夏简凉微微皱了皱眉,不屑冷哼。新家?夏简凉心里冷笑,在她眼里,老天可是从来没有给过她所谓的家。
        在她年幼的记忆里,颠沛流离的童年似乎都在为找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努力。可是现实总有那么些人来惹人讨厌憎恨。譬如……莫婷。
        突然一阵悦耳的钢琴声在耳边响起,瞬间吸引住夏简凉眼球。不远处,楼梯下摆放着一架浑身雪白的钢琴,三脚架的琴身气派典雅,让人忍不住有想要伸手去摸摸琴身的冲动。眼睛绕过三角钢琴,一个很纯净的女孩端坐在钢琴前,专注的弹奏钢琴曲。
        女孩手指在钢琴键上跳跃,夏简凉顿时被她那美丽细长的葱葱玉指迷住。自己不自觉伸出双手,淡然一笑……多年来夏简凉为了生计,她的双手早已布满老茧,失了她这年纪应有的润泽。夏简凉自卑的将双手背在身后,仇恨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父亲。
        如果不是自己父亲,夏简凉相信,她一定会是个刚从学校出来,享受父母为自己宠溺操心的大学毕业生。但这一切……却都被她眼前这位所谓的父亲毁了。一个好端端的中年男人,闲的生贱的跑去欺骗妙龄少女感情,这简直跟个变态没区别。
        越想越恨,越恨越想……
        “浅雅诺,她是你哥哥的女儿,你小侄女。今年十八岁,准备参加高考。我知道你成绩很好,有时间多帮她一下。”
        耳边传来父亲的命令口吻,夏简凉心里鄙夷道,想当年又有谁愿意帮她?回想起自己高考前还需要去发传单捡瓶子的日子,夏简凉觉得她的人生真是噩梦。想她暑期在麦当劳打工收到北大通知书时,谁又能帮她支付那高额的学费?在她连续一个月去医院挂架名字卖血时,谁能给她帮助?
        “好了,过来这边,这里是你的房间。以后你就住在这就成,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浅君豪毫无留恋的朝外走去。在路过浅雅诺身旁时,浅君豪在她侧脸轻轻落下一吻方才离开。嘴角一勾,夏简凉回房将行李丢在床旁,双手插入口袋,准备开始参观这所大房子。
        先在房间里转了圈,十几平米的房间摆设让夏简凉十分舒服。小小的书桌上放有一个两层书架,书架上摆放了一些读物,床边有一个与墙相连的衣柜,看上去不大,却很合适。总体来说,较她有记忆以来,这是她享受过最舒适的房间了。
        刚走出门口想要参观一下其他地方,瞬间被站在门前的小女孩吓到。夏简凉愣了愣,定住心神,朝她展露笑容。
        “浅雅诺。”
        “夏简凉!”
        温柔细腻的声音穿进耳朵,血液似乎迅速涌入一种安静宁和的气息,让全身都感觉到舒适。微笑点头,伸手握住浅雅诺伸出的右手。细滑的肌肤在粗糙的手里显得异常白嫩宝贵,生怕弄坏了人家的手。手突然被对方抓住,夏简凉反倒不好意思的看着浅雅诺,任由她牵着自己朝外走。
        低头看到自己被牵着的右手,夏简凉下意识想要抽回,却不好意思动作。不过这在夏简凉眼里看来,不过是他们浅家害了她与她母亲,再带上面具来伪善。看着面前颀长的脖颈,及那吹弹可破的肌肤,夏简凉心里一点都不服气。同样是女人,同样来自一个混蛋基因,为什么她的皮肤如此的黑黄?
        夏简凉越想越恨自己父亲。
        若不是他这个糟老头跑去祸害她母亲,她与她母亲的一生便不会如此悲凉。
        手劲在愤怒中不自觉加大,听到前方传来因吃痛发出的单音节,吓的夏简凉赶忙松手,生怕弄疼对方。心里开始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苦都吃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她决不能在一开始就输了……歉意的朝浅雅诺笑一笑,希望她原谅自己的鲁莽。
        “姐姐,没关系。这是客厅,一般我们在这招待宾客,不过有主次,譬如我和我妈妈不参与讨论,只坐在旁边……”
        声如莺啼,夏简凉忍不住想要摸摸耳朵,期望自己将其储存。走神间,浅雅诺坐下来,夏简凉都没发现。停不下的脚步刚好踢到浅雅诺小腿,身子一个不稳的向前倒去。本能反应,侧身朝沙发内跌去。
        眼见就要压在浅雅诺身上,夏简凉使出全身气力扭转,在最后一秒的双手撑住了沙发。而她边与浅雅诺鼻尖也只剩下差一厘米不到的距离。若有似无的碰触让夏简凉有些不自在,为掩盖自己的失礼,大脑忽然想到什么。微迷着眼睛,嘴角轻轻上扬,指尖抬起浅雅诺的下巴,迫使她抬头仰视自己。就在自己与浅雅诺嘴唇几乎零距离的情况下,淡淡吐出几字:“记住,我是你小姑,不是姐姐。”
        双脚站稳,另一只撑住沙发的手移动到浅雅诺小巧可爱的金簪玉珥上,来回揉搓。看着浅雅诺从脖子开始上升的绯红,夏简凉挑眉大笑:“真不禁逗。”说着,翻身在浅雅诺身旁坐下,半依半坐的靠在沙发角,左手支撑头部,右手有节奏的在翘起的二郎腿上轻敲。
        浅雅诺还没从之前窘迫走出,整个人傻愣愣的偏开头,没胆量看向夏简凉。她刚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现自己心跳加速到让她害怕。似乎只要夏简凉再紧逼些,心脏可能会随时停止跳动。被踢了一下,浅雅诺惊恐的看向夏简凉。
        嘴角微微上扬,注意力投向面前这位所谓的侄女身上。
        冰肌莹彻的肌肤却因之前的害羞难掩青涩,圆圆大大的眼睛闪烁着动人灵气。因惊吓微张的小嘴露出了可爱的贝齿,让人看了就产生忍不住想要欺负的冲动。望着时不时用手遮掩自己潮红腮晕的浅雅诺,夏简凉很想出手蹂躏。浅雅诺羞涩的看了她一眼,那眉目如画的神韵让夏简凉觉得,眼前这个浅雅诺如一朵未经世事的花朵,高傲纯洁……
        想到这,夏简凉突然收起玩味,示意浅雅诺继续对房子介绍下,缓和一下她的尴尬。
        听到夏简凉呼唤,浅雅诺才从惊慌中回神,迅速收回心智,开始给夏简凉介绍。浅雅诺看着夏简凉,好奇为什么这个自称是自己小姑的人,会对她做出方才举动?刚刚已经很过分了,为什么现在还要揽着她,一副我跟你很熟络的模样让人……浅雅诺自己也找不到一个真切的词来形容,只是觉得这样很不好。具体哪里不好,她又给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微微侧目,从侧面打量起夏简凉。
        高挺的鼻梁让她整个五官变得立体,轮廓分明的模子仿佛经过雕刻大师精心打造过。明眸皓齿间,少了份女人的柔和,多了份男子的英气。随意披在肩上那如瀑的黑发给人踏实安心的错觉……
        单论夏简凉的长相,浅雅诺认为夏简凉绝对是一位集合中性美的朴实女子。而这都是在没发生刚才那一出之前做的认知……现在,浅雅诺需要重新审视夏简凉的为人。刚刚真是没想到……同为女人,她竟然能做出方才的事情……脸上温度再次上升,浅雅诺赶忙伸手遮住面向夏简凉方向的脸颊,生怕再出什么让她尴尬的事情。
        “这是我的房间,啊……”浅雅诺惊呼一声,从夏简凉怀里挣脱,转身就是一巴掌招呼过去。
        夏简凉眉头紧皱,眼睛处于半眯半睁的状态,危险气息瞬间释放,吓的浅雅诺不自觉的后退两步,摔进自己的大床上。倒在床上惊恐的看着夏简凉,浅雅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引以为傲的涵养因夏简凉滑到腰间的手,变得荡然无存。甚至……甚至做出如此粗鲁的动作。
        伸手摸了摸被打的脸颊,夏简凉一步步朝浅雅诺逼近。倾身撑在她身体上方一字一顿的微笑说道:“再有下次,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付不起的代价。”
        近距离看着似笑非笑的夏简凉,浅雅诺竟然忘记了害怕。觉得这样的夏简凉……带着一股邪魅,异常迷人。
        “哎呀!”紧接着,夏简凉大叫一声,松开支撑住自己的身子的双手,直接压在了浅雅诺身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