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甜;淑;骚 作者:老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3
  •     田培根当初从北京医科大学博士生院毕业来到石江第二医院,迎接他的场面可谓是盛况空前。(小说者Www.XiaZaiLou.Com)他是直接从博士生毕业分到这里的第一人,而他的导师则是国内有名的胸内科专家,这些都给他头上戴上耀眼的光环。那时的矫长治还是副院长。此后他就在这个地方一干就是十五年。虽然他的光环已经无法满足薛梅日益膨胀的**和愈发开阔的视野,但他对自己还是满意的。石江虽然不是有名的城市,但那些到了大城市的同学,成绩还真不如他。
        可现在他到这里来,却是侍候自己的老丈人,心里多少有些悲凉,加之他和薛梅的关系日益吃紧,对这个曾经是区政协主席的老泰山,也就少了几分感情。
        当时是薛铁桥先是看好了田培根,田培根是市里最年轻的政协委员,而薛铁桥是区政协主席兼市政协专门委员会会的主任委员。谁都知道薛铁桥有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儿,一天开会的间隙,薛铁桥让田培根来到自己的房间,作为年轻人的田培根,也就只能有听从的份儿。
        那时的薛铁桥还是个精神健旺,快进入六十即将退休行列的人,薛铁桥对田培根先下手的目的,也是有几个市级的领导,都准备让田培根做乘龙快婿。
        薛铁桥很有几分浪漫的情怀,在他会间休息的房间里,竟然放了两张美女的照片,一个是薛梅,一个是薛莉。不管田培根看上他哪一个女儿,都将是他的女婿。
        不管有着多高道行的人,看了这样的美女,都会眼晕,田培根本来就没什么道行,又是渴望得到美女垂青,想要发泄自己多余荷尔蒙的最旺盛的年纪。薛铁桥几乎没用怎样的说服,田培根就乖乖入瓮。美女倒真的是美女,可是搂在怀里时,田培根总感到薛梅少了几分女人的媚劲儿。
        都说女人在床上要骚,在怀里要甜,在人前要淑,淑是做到了,可在他怀里既不甜,在他床上更不骚,每每做罢,田培根总是感到少了一个男人应有的畅快,但也很难跟别人说出口,就像自己的鞋子,是不是跟脚,只有自己知道。
        打完了点滴,田培根看看着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薛铁桥,轻轻地推开房间,他准备去后楼的高干病房看看。那里虽然是熟悉的,但现在却有一个新的出发点。
        店大欺客,二院是市里最大规模的医院,不管是谁,在这里都很难受到应有的重视,而那些真正有实权的领导,也很少有到这里瞧病的。高干病房有时就乱的跟普通病房没什么区别。尽管住在这里的干部们怨声载道,但多半是退下来的人,又能奈何?但他们那大笔的医疗费,却让这里把他们当成了摇钱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