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徒儿们放过为师吧-> 五十一 【吃醋】一更求票
五十一 【吃醋】一更求票 作者:幻樱雪馨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1-20
  •         看到外面那个双手背负在身后,仰头望着黑漆漆的天空,故作忧郁状的某男,暮天遥风中凌乱了——
        “滚——”一只破鞋子砸出去。
        “闪~”瞬间侧身,避过了鞋子暗器,某男叹息一声,然后双手无辜的摊开:“师父,我看你最近肝火旺盛,实在是不易动怒啊”说完,还拉长了音,只差没做出一个翘着兰花指的手势。
        不耐烦的暮天遥直接一掌将本就破碎的大门一掌拍碎:“给我滚进来!!”
        外面的某人飘飘然的飘了进来,而且还不忘惋惜的看了看寿终正寝的大门:“师父武功又精进不少啊”
        暮天遥直接忽略他这句话,转而紧紧地盯着他——这个六徒弟,苍冥——
        映像中,这个徒弟貌似并不怎么喜欢自己,并且还很低调,今儿个又是抽了哪门子的风啊??
        只见苍冥双手背负在身后,踱着八字步,慢慢地晃至暮天遥的身前——
        暮天遥双目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脑子里飞快的划过一丝什么,但是太快,什么都没抓到。
        “师父,徒儿最近很苦恼啊”抓抓头皮,皱皱眉头,甚至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
        “哦?”暮天遥不甚在意的随意的斜坐在床上,那姿势,怎么看怎么诱惑,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个动作,但是在暮天遥做起来,却是那么的潇洒自如,却又别有一番诱惑的意味,原本眼神清明,甚至是复杂的苍冥,顿时一黯,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然后脸色赧然的撇过头:师父真是妖孽啊,这要是身为女儿身,怕是天下都得为了她大乱不可——
        好在,修炼过后,暮天遥也并不是很困,所以只是闲闲的看了看苍冥:“其实为师最近也很苦恼——”扯扯嘴角,她是很苦恼,现在她只想落跑——
        “师父啊,徒儿这才叫苦恼呢——”似乎对暮天遥所谓的苦恼不感兴趣,苍冥苦着脸,郁闷的看着暮天遥:“我发现,我实际上是喜欢男人的——”
        炸弹啊,惊天大炸弹啊——
        暮天遥立即的往后缩了缩,然后拉过被子,好好的将自己掩上:“别,俺,俺纯爷们儿”
        苍冥眼神闪烁着,然后猛地朝着暮天遥扑过去——
        啊,天遥亡我——
        暮天遥哀叹,不过,动作可是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一个驴打滚,瞬间便站在了地上。
        “嚎,师父,你就从了我吧——”
        暮天遥潇洒的抬脚——
        “碰——”脚底与苍冥的脑袋来了个亲密接触。
        暮天遥脸色阴晴不定,同时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大,眼神也审视的看着眼前的那个一脸猥琐,但是双眼清明的人。眼中精光一闪,暮天遥瞬间在躺椅上坐定,语气淡然,甚至是冷漠的说道:“说吧,你的来意——”
        哼,这群徒弟,一个个的看似疯疯癫癫,又或者一个个不谙世事,但是事实真的如此么,这些人,每个都有来头,她可不相信,他们会是省油的灯——
        听到暮天遥有此一问,顿时,苍冥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整个人的气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嘴角照样是一抹笑容,只是那笑容已换成了讽刺的笑容。
        “哦?师父认为徒儿来此有何事呢?”鄙夷不屑的看着暮天遥:“不过有一点师父倒真是猜错了,徒儿还真是喜欢男人了,怎么,师父长的这样嗯,美貌,徒儿有这样的心思,难道不可能?”
        听了对方话语中的讽刺,暮天遥皱了皱眉:“苍冥,我有得罪过你?!”似疑问,似肯定,如若不然,他怎么满口的讽刺??
        “哼——”淡淡的哼了一声,苍冥冷然的看着暮天遥:“怎么,师父自己敢做不敢当?师父都能够喜欢男人了,为什么徒儿不可以?”嘴角更是讽刺了。
        眯着双眼,暮天遥的语气也不由冷凝了:“你这是何意?”
        “何意?”猛地走至暮天遥的身前,俯首,与暮天遥平视:“师父,你敢说,今儿个大白天的,你与四师兄在走廊上没干过什么吗?”话语中满是嘲讽与不屑。
        白天,走廊——
        蓦地,暮天遥想到了白天的那个吻,难道被他看到了??可是,他为何是这种反应?
        等等,他说他喜欢男人难不成,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他喜欢的是苍狐而他这种反应是吃醋——
        瞬间,暮天遥被雷的外焦里嫩——
        呃,昨天忘记看了。
        ps:感谢亲亲aoyan00,小风呼呼彡,花馋,三位亲亲的花花,灰常灰常滴感谢啊~~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