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将错就错(二)
将错就错(二)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星期二上午,陆程禹的恩师何老带着一干弟子徒孙循例查房。完了,何老单独叫上陆程禹去办公室。老头儿到底是年岁大了,走了一圈病房已是体力不支,坐下来便止不住喘气,偏生他又要面子,一来坚决不肯拿拐杖,二来也不愿意徒弟搀扶,只靠自个儿暗地里撑着。陆程禹给他泡了杯清茶端到跟前,老头儿吹了吹茶叶,喝几口,才问:“小子,你瞧我现在身体怎样,比年前更衰了些吧。”
        陆程禹心说确实如此,嘴里却道:“您心态年轻,敬业,看起来特有精神气儿。”
        老头儿大笑,末了却摇头:“这么多年都没上手术台……自打做完最后那台手术,我就觉得自己老了。现在是风光,时不时特需门诊里呆着,时不时病人送个锦旗挂着,别人瞧着感叹,我却觉得遗憾。还是在台子上做手术有意思,真喜欢外科这行的,会上瘾,不做了就手痒,觉得自己像个废人。”
        老人家又问:“我才听人说,怎么年前有台Artery Switch是你主刀的?”
        陆程禹一愣:“当时张副院长主刀,我是一助。”
        老头儿笑了笑:“小子还给我打马虎眼,你就和小张一样,胆子大得很。”何老嘴里的小张,也是他门下的得意弟子——张副院长,这位副院长如今年近五十,但是一日为师终生为师,老头儿叫了自个儿的学生几十年的“小张”,已是叫惯了的。陆程禹没做声,老头儿敛了笑,神色严肃,接着道:“那是什么级别的手术啊?你那会儿才是个小主治你也敢做?太狂了,你们俩就是在胡闹!”
        陆程禹规规矩矩的立在当前,稍微辩解:“教授,我跟这种手术跟了二十来场,一助做了十台,我当时有把握才做,最后是张副院长签字。”
        老头儿哼道:“他签字又怎么样,旁边多少眼睛看着哪,这种事满的过谁?你们俩这胆子太大了,那家伙倒是有意培养你,可惜他自己也是个没出息的,我看他这辈子也就能混个副院长当当,始终是被人压在下头。”
        老头儿又叹道,“我这一门的徒弟,就没个会来事的,一个个傲得很,以为手术做得漂亮就行了。年轻人锋芒太露,始终不妥。我年轻的时候,也想不通那些事儿,仗着自己业务上还行,得罪了些人。有意无意压着你,不给你做大手术的机会,不让你出门诊,病人不认识你,你哪里还有机会去锻炼?小张太心急。你们别看我现在风光,那都是病人给的,你们这些年轻的,别像我这样,到老了,在别人眼里才算有些价值。”
        他略微些了些,,喝了口水:“现在这世道,孤胆英雄做不得。先保护好自己,眼光长远些,以后的路才好走,这路走顺了,才能多治几个病人,做个好医生。”老人手撑桌子站起身,“你还年轻,别学着小张那样,现在哪里都没有净土。”说罢摆一摆手,“你去吧。让人把车给开到楼下来,我得回去歇着。”
        陆程禹赶紧应了,转身正要出门,却被恩师叫住。老头儿端着茶杯,笑道:“小子,你那手术,做的不错。”
        陆程禹想着老教授说的那番话,也知道他指的是哪件事。
        正往住院部里走,涂苒打电话来,叫他晚上过来看孩子,顺道吃晚饭。
        但是他今天又有夜班,只得解释,这两周的班已经排上了,下个月开始,应该会好些。
        这边,涂苒听了有些失望,想起件事来,对他说:“老爷子打电话来一定要给石头办百天酒。”
        陆程禹觉出她语气里不甚乐意,就说:“你要是不想去,就让他们算了,整这么多事儿,麻烦。”
        涂苒说:“我也觉得用不着麻烦,小石头都快四个月了。但是爸说,小石头满月的时候因为生病没办酒席,这次一定要办,而且爷爷他也想看曾孙。”
        陆程禹想了想:“那就这星期天吧,正好我轮休,你跟他说说,我们一起过去,看看老人家就行了。”
        涂苒觉得这样也不错,答应了。
        谁知,到了晚上,陆老爷子又打来电话,不单让涂苒带了孩子过去,还邀请了王伟荔一同前往。说是老太爷年纪大了,不便出门,于是商量着就在自己家里请了厨师来做,摆上几桌。
        涂苒把陆程禹的意思转达了,陆老爷子一听就否决掉:你们年轻人就是怕麻烦,看老人是一回事,这酒席是一定要摆的,就这个星期天,给孩子压岁,也不多请人,都是些亲戚朋友。最后强调,一定要请亲家母过来坐坐,到时候派车去接你们。
        涂苒这会儿更是无可奈何。
        无非是担心孙慧国又搞出什么让人闹心的事,王伟荔去了心里不受用,何况她连月来费心劳力的带外孙,心里对姑娘婆家颇有怨言,又是那一点即着的火爆脾气,心里存不住半点情绪,若是这两人撞在了一起……涂苒想了一会儿,终是对王伟荔说:“要不您就在家好好休息一天,用不着为了吃顿饭跑那么远,都不熟,也没什么意思。”
        王伟荔不同意:“我外孙的百日酒,我得去。何况老太爷在那儿,人家开口了,我们去看看老人也应该。”
        涂苒说服不了,只得由她了。
        到了那天,陆老爷子果然派了车早早来接,还叫了陆程程随车跟着,帮忙抱孩子。
        王伟荔见状,悄悄对女儿说:“先不谈你公公以前那些糊涂缺德事,他在这些礼节上对我们倒是蛮周到的。”
        涂苒说:“老爷子平时接触一下也还好,就是孙慧国有些难缠。”
        王伟荔说:“这种心性的女人多半争强好胜,吃不得一点亏,你平时说话也不注意,多半是不小心得罪她了。”
        涂苒想了想,孙慧国对她大多是主动出击,要说自己得罪她,无非是当初苏沫的那件事了。
        另一方,陆程禹即使轮休也要查房,一时不得空,说中午才过去,就只母女二人带了孩子到了陆家老太爷的居所,一栋临湖的独栋别墅。
        王伟荔打量了几眼,这房子前后都有院子,不远处还有高尔夫球场,芳草茵茵,碧波荡漾,空气怡人,就想,到老了,能有这样的福气,也值了。
        陆老爷子很是客气,一边抱着孙子不撒手,一边把人往里间请。
        孙慧国和陆程禹的姑姑都在那儿坐着,亲戚朋友们也来了差不多了,见了王伟荔倒是客气寒暄,对涂苒却没了上次见面时的热情。涂苒也不甚介意,知道自己的加入对这个团结的大家族来说多少有点外来者入侵的意思,短时期的排斥也是常有,并不多想。
        倒是王伟荔心里不舒坦了,眼见女儿和孙慧国打招呼,人爱理不理,又去喊那个什么姑姑,人也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除了亲家公和老太爷正常些,其他亲戚都是那样的夹生脸面。她不由将女儿拉到一边,提醒:“怎么他们家的人对你这么冷?这什么意思?”
        涂苒含糊道:“还好吧,我没觉得。”
        王伟荔有些儿气:“还好还好,人家都把脸色往桌子上摆了,你还觉得好,真是没点察言观色的本事。”
        涂苒心说:我又不是人民币,总不能让人看见我就扑上来,尽到自己的本分就行了。
        饶是如此,大体上也还多得去。直至中午吃饭,大伙儿谈论的也多是孩子。孙慧国抱着石头连连感叹:“哎呀,这孩子高鼻浓眉,一看就是我们陆家的特点,”又道,“就是皮肤不够白,像他妈妈。”
        王伟荔笑道:“哎呀,优点全是你们家的,缺点都是我们家的,这孩子还真会长。”
        涂苒听了只想笑,见陆程程也在那里憋着,两人不觉对望了一眼。
        陆老爷子忙道:“我看我孙子大眼小嘴,大黑眼仁儿,特别像苒苒,漂亮。”
        到了开席的点,主角他爸还未回来,打来电话说,不必等他吃饭,才收了个重病患者,一时脱不了身。涂苒对此习以为常,陆程禹就没个准点的时候,通常情况下,迟到个把钟头已算老天优待了。
        这顿饭吃得平常,一个多小时就散了,孙慧国招了几个人打麻将。老太爷身体倍儿棒,酷爱打高尔夫,陆老爷子便抱着孙子带了几个男宾,陪同老父去前边的球场。临走前瞅见孙慧国自顾自地玩,也不管亲家母,不由说了几句,让她腾位置,换人上去打。孙慧国对王伟荔客气一番,王伟荔见她假模假式就回绝了,她心里也不喜欢这些人,更没兴趣参与。
        那会儿,涂苒正在楼下的厨房给儿子洗奶瓶,小孩儿的奶瓶随身带了几个,喝水的,喝果汁的,喝牛奶的……洗完还得在沸水里煮煮消毒。陆老爷子见状只得招呼自己的女儿:“程程,要不你陪着你王阿姨和我们一同出去转转也好,那边山上风景好。”
        陆程程应了,挽着王伟荔往外走。
        王伟荔出门,看见天色有阴了些,湖边又刮了点小风,身上便觉得冷,想起外套还搁在楼上,就让前面的人先走,她和程程回去拿。
        才上了楼梯,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陆程禹她姑说:“是的,我也不太喜欢现在这个,长辈说一句她顶一句,没礼貌,嘴巴太厉害了。”
        孙慧国拍了张牌出去:“你也不看看人家是做什么职业的,卖药的,不牙尖嘴利的能行吗?”
        陆程程正要往里走,却被王伟荔一把抓住胳膊,示意她别做声,这两人就站在门口听起来。
        另有一个亲戚道:“医药代表啊,我听说这行挺乱的,好点的得去坐那些医生的大腿,不好的还不知道怎样,说不上来,这职业也不稳定啊。”
        孙慧国叹了声:“我们家老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陆程禹她姑轻言细语道:“话说回来,我还是喜欢老大以前找的那姑娘,说话秀秀气气的,人也单纯,又有学问,家境也好,”她笑起来,“我总记得,老大那会还是个毛头小子,和那姑娘约会被我看见了,两个人羞得一脸红,真有意思。后来还把那姑娘带到我家里去吃了几次饭,那教养真好。这回这个,他们结婚前,我就见过一次,不了解。”
        那亲戚就问:“以前那个谈的时间还长,条件又好,怎么现在找了个这样的,除了长得还行嘴巴厉害,论学历工作家庭没一样比得上人家,也不知道咱们陆大公子怎么想的。这女的也配不上他呀?”
        孙慧国说:“肚子里有货呗,进门的时候就有了。老大和以前那个,谈了那么久也没分手,现在这个呢,结婚前也就处了几个月,这样的女孩,家教真不怎么样。不过以前那个姑娘,据说是对我们家老大还念念不忘啦,有次老爷子去看儿子,在停车场撞见了他们俩在一处。”
        陆程禹她姑说:“也难怪,那么好的女孩儿谁不喜欢,想是老大一时做错了事也是有的,我就不待见那种心眼多的,男人最怕被这样的缠上,找老婆还是找单纯的好。”
        那亲戚摇头:“就是,现在的小姑娘就是不简单,为了男方家里有钱,不折手段争上位,男人心一软,哪个脱得开身的。我要是有这样的闺女,看不抽死她。”
        孙慧国笑:“你们家女儿是富养,哪里又瞧得上这几个钱。”
        “……”
        王伟荔猫在门外越听越火,越听心里越乱,一时手心冰凉一时又气得发抖,脸色都变了,脾气上来却又不好对着外人发作,说不好人家还占着理。她血往头顶冲,再也听不下去,转身就跑到楼下,进厨房找自家女儿。
        王伟荔伸手就往涂苒脸上挥了一巴掌。
        涂苒不明所以,愣愣地看着她妈。
        王伟荔压低声音,怒气却从嗓子眼冒出来:“贱不贱,我生你的时候没给你生骨头么?”
        涂苒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又惊又羞又恼,却不能和她吵,抬眼看见陆程程站在门口傻了眼,不免低声道:“妈,有什么事回去再说,我们回家。”
        王伟荔顾不得许多,气道:“你还知道要脸,我的老脸都被你丢尽了,你爸要是知道了还不得从坟里蹦出来。你……要是我当初知道是这么个情况,我就是拖着你去医院把孩子做了,也不会让你结这个婚。难怪我觉得他对你不冷不热,原来是你在人家中间插了一杠子。人家现在还和以前那个黏黏糊糊着呢,你知道吗……”
        涂苒听明白了些,立马说:“我没有,结婚前我根本不知道他以前那些事。”
        王伟荔冷笑:“那你是婚后知道的了?知道了还能过得下去,亏你!”
        涂苒说:“您从哪里听来的这些瞎话?陆程禹不是那种人,我信得过他的人品。”
        王伟荔说:“什么瞎话?”她扬手指着二楼一角,“人家亲戚都在那儿集体编排你了,都说以前那个多好,说人家感情好得不得了……还瞎话呢,你信得过他有什么用?就算他这人再好,样样都好,好到天边去了,只要他对你不好,也是白好了。”
        涂苒先前只是惊恼,听到这后半句话,心里却是猛的一窒,也说不上什么滋味,只觉得异常烦闷难受,呼吸不畅。
        王伟荔又说:“他家里人对你是个什么态度,还不是受了他的影响?他不把你当回事,他家里人更不会把你当回事,枉我起早贪黑的给他们家带孙子,倒叫别人在暗地里笑话了我,真丢脸。”
        涂苒站在那儿,只能尽量不动声色,内心却不能安静。一不留神,手指碰到煮了滚水的锅沿,狠狠地被烫了下,却也不觉得痛。
        王伟荔还要说什么,却听身后陆程程轻轻地喊了声“哥”,这才发现陆程禹不知何时进来了。而先前陆老爷子因为远远地看见了儿子开车过来,也抱了孙子回来瞧瞧,正好两人一前一后到家。
        王伟荔看到自家女婿更是来气,张口就说:“我估摸着你们俩往后也没什么好结果,干脆,离婚算了。”
        此言一出,其余四人皆惊。


  •     作者有话要说:三月六日,更
        话说我前几天还在论坛上看到一个帖子,那楼主说认识一男性友人,条件各方面都好,在和条件俱优的前女友分手以后,闪婚找了个各方面都差一截的老婆,楼主表示各种不解和疑惑,并且暗示那男的是被后来那女的给缠上了,总之各种偏见和猜测。
        当时就觉得这发帖子的nc,婚姻没有定式,一个旁观者怎么就能将内幕了解得一清二楚。但是这样自以为精明的nc人真不在少数,看后面的跟帖就知道了。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