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JQ(八)
JQ(八)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涂苒知道自己现在多了一个坏毛病,她想戒但是戒不掉——偶尔寻着机会了,她爱用言语来刺激陆程禹,因为希望看见他尴尬,踌躇甚至生气,可惜她的愿望一直落空。
        譬如先前那句奚落,应该是许多普通男人的软肋,陆程禹却只轻描淡写:“我还是挣了点钱吧,就是读书的时间有点儿长,起步晚了点,慢慢来。你也和医院打了这么些年交道,应当了解普通医生的薪资水平,”他见她没说话,又补充一句,“在结婚前就应该很了解了。”
        涂苒想,自己便是《红楼梦》里一僧一道嘴中的“俗物”和“蠢物”。
        在两人之间的嘲讽与反嘲讽中,她屡次不得优势,因她对他的奚落并非出于真心。末了,她只好自己嘲笑自己。
        见她不再说话只是笑笑,陆程禹倒多了几分好奇,问她笑什么。
        涂苒说:“我现在就是一颗死鱼眼睛了。”
        陆程禹不求甚解。
        涂苒只得说:“以前有个草包男的了句挺经典的话,女人出嫁前是无价的宝珠;出嫁了,就变成光彩宝色的死珠;再老了,就是颗死鱼眼睛。我,大概在婚前就是颗死鱼眼睛了。”想当初,她用孩子换取他的婚姻,后来又通过婚姻把他捆在自己身边,处心积虑,步步为营,这样的女人,不是死鱼眼睛是什么?
        陆程禹却是探究的看着她,最后用两个词给她定了性:“涂苒,你这人说来也没那样复杂,无非是表里不一,色厉内茬。”他说完稍稍侧过身子,一只胳膊搭在身前的方向盘上,盯着她低声问道:“我说的对不对?”
        涂苒竟一时懵然。
        陆程禹神色似乎些许暧昧,涂苒没再看他,一股脑的觉得自己忒不争气,因为她的脸颊在这样的注视下有点儿发烫了。
        她略微低下头去:“这也是你对我的意见么,赶紧给扣分吧。”
        而后听见他轻轻笑了一声,跟着脑门上又被人用指头弹了一下,陆程禹说:“以后别这么犯傻了,知道么?”
        涂苒这次又没防着,摸了摸脑袋说:“以后别这么动手动脚的,知道么?”
        陆程禹慢不经心:“这就算动手动脚了?”
        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窗外雪下大了,落在玻璃上沙沙作响,还有雨丝随风从尚未紧闭的窗户缝隙里闯入,落在人的衣上,手上。涂苒拿起围巾一圈圈的戴好,陆程禹看了她一眼,迟疑片刻,仍未做声。
        涂苒忽然想到什么,边戴帽子边说:“知道吗?你同学和我同学……他们俩好上了。”
        陆程禹听得一愣:“什么跟什么?”
        涂苒点明:“雷远和苏沫。”
        “苏沫是谁?”
        涂苒想这人什么记性,只要不说专业上的事就跟个木鱼脑袋一样,什么都记不住。只得说:“就是上回抱着他们家孩子找你帮忙联系住院床位的,后来她老公跟她闹离婚,她想找律师,你就把雷远介绍给她了。”
        陆程禹想了想:“原来是一个人。”
        涂苒点头:“是啊,两个人就这么认识了好上了,我今天到周小全那儿,去瞧苏沫和她孩子,听她说了一会儿。”
        陆程禹微微皱眉:“怎么又扯上周小全了?”
        涂苒有点晕,耐心不足,声音不免提高了些:“她俩是邻居。”
        陆程禹说:“这个你可真没跟我说过,我哪里会知道。”
        涂苒白了他一眼:“雷远这人到底怎么想啊,两人就这样经常见面,也不往深处说,苏沫可不能再碰到一个佟瑞安了。”
        陆程禹一思索:“那个跟孙晓白处的就是你同学的老公?”
        涂苒又晕了:“是啊。我没和你说过?”
        “没。”
        涂苒咬牙:“看来我们真不适合在一起八卦。”
        陆程禹道:“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
        涂苒说:“你和我是没时间……”她赶紧又问,“雷远跟你提过这事没?”
        “没。”陆程禹想了想,仍是说出口,“我只听说……他以前的女朋友最近要回国。”
        “什么意思啊?”
        “问他想不想结婚。”
        “然后呢?”
        “他可能需要时间考虑。”
        “那苏沫知道吗?”
        陆程禹不由笑道:“别人的事,你这么操心?这档子事关心的人越多越麻烦。”
        涂苒当真有些着急:“你不知道,苏沫从谈恋爱到结婚,吃的苦头太多,她这人太好又不够皮实,这会儿还自己带着个孩子。我太了解她,她要是对雷远没那心,说什么都不会和人发展,现在肯定是动了心,就怕雷远对她不是那么回事,她难免又伤一次心……”她越说声音越低落,到最后只一声叹息。
        陆程禹低头瞧她:“涂苒,凡事往好处想。你同学朋友那么多,每个人有点什么事你都记挂在心里,不是累得够呛么?”
        涂苒摇头,慢慢道:“苏沫不一样。我们以前上学那会儿,我爸病了,家里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我去医院看他,把身上的钱都给我妈,后来回学校,才发现饭卡里只剩几毛钱,那时候正忙着找工作做毕设,没时间打工,苏沫供我吃了大半月的饭。后来我爸病危,我妈打电话来学校,我手脚发软路都走不了,是她送我去医院的……这两件事,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涂苒说完,眼眶有点儿发胀,她伸手揉揉眼睛,这才发觉,身旁的男人许久没说话。
        抬眼,陆程禹正看着她。
        涂苒不禁问他:“小石头的奶奶和我爸的情况挺像吧,那会儿,你一个人……怎么熬过来的呢?”
        陆程禹闻言微微笑了笑,只说:“我还好。”
        涂苒抱着脑袋坐在那儿又想了一会儿:“你说,雷远的这些事儿我要不要告诉苏沫呢,不晓得他们现在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陆程禹道:“让他自己去说吧。”
        涂苒诧异:“雷远会告诉她么?”
        陆程禹想了想:“他这个人就是说话不过脑子,心里藏不住事,为人处世倒还算靠谱。”
        涂苒说:“你们深交这么多年,当然是帮他说话的。”
        陆程禹对她的揶揄不以为意:“他那样的个性,应该不会隐瞒什么,当然,前提是他打算放弃你那个同学,选择以前那位。”
        涂苒听了这话心里有点没滋没味,又是放弃又是选择,这世道,条件稍微好点的男人都成了香饽饽了。她笑笑,又问:“雷远以前那位,各方面条件应该很好吧?”
        陆程禹照实回答:“的确比你同学现在的情况要好点,而且他们之前也有几年的感情。”
        涂苒一愣,继而点头叹息:“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陆程禹脸上的神情顿了顿,他侧头看了她一眼。
        涂苒又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事儿雷远处理的不太对,太不对了。”她稍微整理一下围巾,拿了小包,推门下车。
        陆程禹在她身后说:“嘿,这都别人的事儿。”
        涂苒转身,走回去,再次拉开车门:“喂,把刚才那个评估报告给我。”
        陆程禹不知道她意欲如何,只得将文件夹递过来。涂苒翻开来在上面划了几笔,又添上几笔,这才还给他。陆程禹打开一瞧,最后一栏里原本所剩无几的分数被完全她划掉,底下多了个硕大的圈。
        陆程禹觉着好笑:“你什么意思,这么着就给我个鸭蛋了。”
        涂苒也笑:“你没听过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涂苒给人一个零分,心情奇迹般的好了不少。
        上楼回家,王伟荔没睡,还在那儿看电视呢。涂苒吐了吐舌头,忙把小石头的窝挪到自己房里,又跑去给王伟荔按肩膀:“妈,你今天精神这么好啊,不用补眠啦?”
        王伟荔拍开姑娘的手:“捏这么重,疼,”她又道,“你老公今天来看孩子,你又不在,你们俩这是搞什么鬼啊?”
        涂苒忙说:“没啊,才在路上遇着了。”
        王伟荔一愣:“他多早走的,你这会儿才回,还遇着了?”
        涂苒“嗯嗯”胡乱应了几声。
        王伟荔显然有更重要的事要说,是以轻易放过她:“小陆今天拿了几万块钱过来,我没要。”
        涂苒故作惊奇道:“咦,妈,你怎么没要呢,你不是一直在唠叨么……”
        王伟荔瞪了姑娘一眼:“这钱能要么,我是带我自己的外孙,心甘情愿的。我要是拿了钱,不就把自己当保姆当外人了吗,我外孙长大了也不会念着我的好。要是你在家,这钱你倒是应该接了。”
        涂苒嘻嘻一笑:“妈,你这人真别扭,好作哦。”
        王伟荔也笑:“所以我这性格,你千万别学,在外面很吃亏的,刀子嘴豆腐心冷面热心肠,事也帮人做了还落不到好。现在人都喜欢嘴甜的,两个人闹矛盾了,不是什么原则问题的,你哄哄我我逗逗你也就结了。”
        涂苒笑道:“妈,你这想法真是一天一个变化,我都跟不上趟了。”
        说了会儿话,母女两人洗漱了,分别睡下。
        涂苒睡不着,心里仍是放不下苏沫那件事,一方面希望雷远能喜欢苏沫多点,能承担起这母女俩的未来,皆大欢喜。另一方面,只要往深里想,便觉得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思来想去,便觉得心冷了。
        回想起今天三人聚在一处聊天的情形,苏沫提起雷远时仍是含糊其辞,说就先处处看呗,刚离婚,没怎么想结婚的事。后来周小全还问她,你俩那啥现在几垒啊?苏沫立即说,虽然经常见面,基本上还是发乎情止乎礼的阶段。周小全直言,两名互相有想法都有x经验的成年男女这样不温不火的相处,基本上是两种可能性,男的不知道能不能担负其责任所以岿然不动,间接说明这人还不算太渣。另一方面,他也许对你只是……话没说完,苏沫就点头道,我明白。
        苏沫当时的表情异常冷静。涂苒想来却觉得心酸,那种冷静,显然是认清现实以后的沉寂。
        也许陆程禹说得对,这事旁人不好插手,如今的情况,似乎是旁观者清,当局者明。


  •     作者有话要说:二月二十七日更
        因为有同学反映字数太多文章下面会留白显示不全,所以现在每章的字数偏少,这样一来章节数就多了。
        还看见有同学提到《彼爱》,我也跑去重看了一下,发觉跳过一些雷死人的地方,那文的对手戏确实比这个写得生动而且也直接一些。不过比较这两文,两对男女主角的年龄段是不一样的,所以在情感的表达方面有差别也在所难免好吧。我在为自己的退步诸多推脱。
        然后我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原来姜姐姐感情方面分明是伪白兔么,把纯情痴情小许可忽悠得团团转的,相比之下,涂mm显然就是披着狼皮的小绵羊,里外不是人,傻大姐一个么。
        今天写文,忽然想写开放式结局,所以当这个作者斩钉截铁的说我要写什么什么的时候,只信百分之五十就好。还有千万别问她什么时候能更文,因为她说的时候豪情万丈,说完以后从来没法实现,这是前车之鉴。
        最后摸摸大家。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