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JQ(七)
JQ(七)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某天下午,陆程禹上了台手术,做完已是晚上七八点。有位平时挺活跃的小护士猫出去给大伙儿买晚饭,端回小几斤生煎包和烧麦,分到陆程禹碗里时,那小姑娘一瞅没剩多少,借机就全倒进去,结果他碗里堆成山,后面却还有好几个饿鬼等着分食。众人哄笑:原来我们都是沾了某人的光。
        小姑娘不好意思,躲到一边。陆程禹倒是不以为意,匀了些给旁人,自己留了几个,他最近吃得不多,饥一餐饱一餐已成习惯。这会儿但凡有家室的,或者家住附近的基本能回去都回了,余下蹭饭的就是些小年轻。
        工作场合才丁点大,每天见着的都是穿白大褂的同仁,愁眉苦脸的病人,怀疑一切的病人家属,精致冰冷的器械,胸腔里缺乏活力的器官,以及剪不断理还乱的医患纠纷,是以,两性间的玩笑就成了一种调剂,不然,白大褂底下裹着的还真是木头疙瘩了。
        陆程禹吃着生煎包,就想到了涂苒。自从她生完儿子住回娘家,他是鲜少能吃到一顿像样的家常饭菜。不算苛刻的说,涂苒的厨艺勉强能够得上七十分,如果是百分制的话。但是她勤快,三天内的菜式基本不重复,而且荤素搭配少盐少油,挺健康。陆程禹边吃边想,觉得还是给她八十分好了。
        头天夜班,第二天白班,那晚原本没精力折腾过江去,可他还是去了。车被人借走,他打出租,桥上没堵,一路挺顺畅,他在驰骋的出租车上睡着了,到的时候司机叫醒了他。
        他觉得自己有点儿累。搞这行的,基本上累是常态。他先去看儿子,没看多久,因为儿子到了睡觉的点。他溜达到楼下等老婆,好不容易见着人了,也没说上几句话,因为老婆回得太晚。
        还好,他先前睡了一觉,
        他那天犯傻,就是不信邪,不信自己等不回她。后来看见她的时候,她正舒服暖和得坐在别人的车里。那车比他的车好,贵个十二、三万的样子。
        可是,如果让他每天这么折腾的跑来跑去,要么干脆辞职去做药代,他有好多同学、朋友、同事顶不住各方面的压力改行了,不少转去做药代的,挣的钱比他多,日子也比他过得轻松惬意。要么,指不定真的会过劳死。
        涂苒认为陆程禹没有夸大其辞。他就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人,为了儿子,他大概什么都做得出。为了监督不够合格的孩子他娘,他顶有可能逮着空就往这边跑。因此她决定收敛点,至少在近几天里避免晚归,主要是不愿听他的唠叨和要挟。
        第一天,她基本没怎么出门,他没来。
        第二天,她推了工作上的应酬早早回家,他没来。
        第三天,她回晚了,他来了。
        涂苒原本还暗自庆幸,因为在家附近既没看见陆程禹的车也没瞧见他的人,于是心里渐渐放松又隐隐失落。她从来就觉得自己是个矛盾的人,但是并没因此而多想,人性里本来就交织着各样冲突,她是这样,陆程禹也是这样,世间所有男女都会如此,绝无特例。
        天气不好,温度偏低,小雨夹雪,一路上静得很。
        身旁忽然有人轻巧地按响一声汽车喇叭。
        那人将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既不会骄躁到吓着旁人,又足以让她回神。
        涂苒这才看见路边的树影下泊着辆车,先前光线不明使她有所忽略。待她回身站定了,陆程禹已经摇下车窗,对她简短的说了句:“上来。”
        雪下得不大,雨丝零落,陆程禹还是觉得她应该打把伞。先前老远就瞧见她,从她走进小区大门那会儿开始。涂苒穿得不多,咖啡色大衣,暖色调的大围巾裹在肩头,头上带着顶绒线帽子。衣带束腰,更显得腰细腿长。她把小半张脸埋在软融融的围巾里,看起来不够暖和又有些儿疲惫,尽管如此,她仍是在这种天气里头慢吞吞的散步。
        他叫她上车,她便上车了。
        车门打开,冷空气飘忽而入,带进几缕清冽幽香。
        陆程禹忽然有点儿不适应,这味道和医院里的药水味大不相同,并不能使他提神,反倒让人在刹那间觉着一丝恍惚,好在干干净净的,并非什么烟味酒味。
        车里温度适宜,涂苒取下围巾,露出未施脂粉的脸颊和光润润的一截脖子,象牙白的肤色在周遭深沉色彩的衬托下亮得晃眼。她摘下帽子,绒线上粘着雪变成水珠,有几滴甩落在他的手背上,悠凉一片。涂苒把微湿的头发捋到一边,露出带着细小耳钉的耳朵,她习惯性的摸了摸耳钉,动作随意轻柔一如既往。
        陆程禹认为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他伸手把领带扯松了些。
        随即,他打心底觉得,眼前这人又瘦了,下巴颏儿没了前段时间的圆润,脸色也不算太好,于是他想了想,说了句话:“你累不累啊?”可惜对方一听见这话,神色又隐约变得防备起来。
        他观察了许久,似乎她一直有这个习惯,但凡他开口说话,她的眼神就有所改变,变得专注而提防,这情形跟某些病患家属差不多,总是在怀疑,又勇于去猜测,怀疑医生的专业能力,怀疑他们不够尽心尽力,怀疑他们为了挣钱瞎开药,怀疑他们话里有话是变着法儿在要红包……整个过程延续着,直到双方都有所戒备小心翼翼,最终使正常的交流变成人际关系中的薄弱环节。
        只是,当她面对别人的时候又还好。
        不出所料,涂苒的回答一丝不苟:“今天是我同学找我有事儿,前两天都回得挺早。”
        陆程禹一时没说话。
        先前涂苒见他神色严峻,潜意识里已做好见招拆招的打算,谁知这会儿那人倒是没了言语。于是她又说:“你儿子的口粮我出门前都备好了,搁在冰箱里。”
        陆程禹看了她一眼:“咱们聊聊。”
        这次轮到涂苒不吭声了。
        陆程禹问:“你是不是……”
        涂苒没多想就接下话茬:“我是不是对你有什么意见?”
        陆程禹却是笑了笑,嗓音里像是掩着低低的叹息:“这个不用问,你现在对我的意见肯定一箩筐,”说完,他打开车里的小灯,从后座拿出一只文件夹递过来。
        涂苒不解其意,打开来看,里面仅夹着两页A4纸张,上面是电脑制成的表格,三行四列,排头的行标题分别有“孕前”、“孕中”和“产后”,列标题是“对方评估”和“自我评估”,后面是“建议和措施”,最下面还有日期和签名栏。
        涂苒一看之下更是摸不着头脑:“这什么呀,病理报告?”
        陆程禹轻咳一声,解释:“这是我们俩……通过这两年的相处给对方的意见表,百分制,相互评分,有问题解决问题,有矛盾淡化矛盾,我大致划分了三个时间段……”
        涂苒想了好一会儿方才明白过来,当即就乐了。
        她越想越乐,靠在汽车椅背上笑个不停,适才暗结于心的不明情愫顿时不翼而飞。她一时忍着笑,赞叹道:“陆程禹,你是写实验报告写多了,把脑沟回写深刻了么?”
        对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正色说:“这个方法挺好,目标明确,很直观,有备案。”
        涂苒仍是笑不可仰:“还拿来做备案,是打离婚官司的时候用么?”她不由抬手去摸他的脑袋,“你这人还挺逗的。”
        陆程禹格开她的手:“认真点。”
        涂苒笑嘻嘻地坐好:“你这么闲,我就陪你玩玩,你先给我评估吧。”
        陆程禹当真拿出笔来在纸上划了几下,涂苒凑近了一瞧,只见“孕前”、“孕中”下面分别写上“100”字样。陆程禹说:“前面都很好,就是目前有些问题。”
        涂苒仍是笑:“嗯,什么问题?”
        陆程禹看着她:“前两天划到你卡上的三万块钱,怎么又给我退回来了?”
        涂苒故意逗他:“因为有点儿少。”
        他也笑起来,随即解释:“你也知道之前买了车,现在就剩这么些,以后每个月再划给你,你看这么着行吗?”
        涂苒一愣。
        陆程禹接着道:“你要供房子,先拿去用着。”
        涂苒见他提到房子的事儿,心里就有点不自在,不觉收起笑,低声说:“每月还贷的钱我有,你不用划给我。我在帮一个朋友做点事,用来还房贷差不多够了,也不会影响我以前的工作。”
        陆程禹看了她一眼,直接在“产后”一栏下面写上,“老公给钱不要,-10分”。
        涂苒瞧见,一时又乐了。
        陆程禹继续写,“经常性晚归,-30分”。
        涂苒不干:“是偶尔性晚归才对,再说每项意见扣十分,你怎么给扣三十呢?”
        陆程禹边写边说:“这里面有三个问题,第一,扔下孩子不管,第二……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涂苒道:“你只说了两个。”
        陆程禹半天没吭气,过了一会儿才道:“先扣三十分再说。”
        涂苒“哼”了一声:“好,我等会儿也这么着给你乱扣分。”
        陆程禹没甩她,继续填表,他写得很快,字迹潦草。
        涂苒瞟了眼他写的最后一行字,很有些吃惊:“你瞎写什么呢?”
        陆程禹又低头瞧了瞧,没错啊,没写错。
        涂苒横了他一眼。光线不甚充足,她凑近了,指着那行意见逐字细看,末了轻舒一口气:“哦,是我看错了……”
        陆程禹奇道:“你看成什么了?”
        她很不好意思,脸色微红,嚅嗫着说:“看漏了两字,”然后她忍不住批评,“你这字写得龙飞凤舞的,要是这样写病历,别人怎么看得明白,我最讨厌医生写字潦草。”
        陆程禹稍微一想也乐了,慢慢儿读给她听:“持续性态度冷淡,减二十分,”他用手指从第一条意见一路滑下来,宣布,“所以你只剩下……四十分,成绩不合格。”
        涂苒不满:“这种评分方式太主观,说好每项十分,你这一扣就是二十分。”
        陆程禹浓眉微褶,低声道:“最后一条很重要,后果比较严重。
        涂苒闻言心里忽动,不觉抬眼去瞄他,谁知对方也正看着自己,她撇开眼,伸手接过文件夹笑道:“放心,我这人很公正又有风度,从不搞打击报复那一套。”她打开第二页表格,果然认真思考起来。
        可惜,思来想去,并不觉得他有多少要扣分的地方,这一点使她觉得讶异。
        多数女性的思维习惯往往趋于感性,路随心走。而涂苒曾一度认为自己是其中的变异,理性思考的时候更多些。但是,当眼前这个男人诚心诚意坐在她跟前,希望听取意见的时候,之前的那些不满,埋在心里的抱怨,隐隐的失望,似乎在会儿都云淡风轻了。
        眼下,她不得不为如何给出评估分数而有些微的苦恼。
        显然,有件事是她如今小心翼翼不想触及的。在半年前的那场小风波里,她似乎又哭又闹颜面尽失,如今回想起来未免觉得不可思议,即懊悔也尴尬,她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处理的更好一些。是以,她决定跳开那段往事。
        涂苒在三个时间段上分别给陆程禹扣了十分,她边写边小声说:“你就没有不忙的时候,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么……全部减分。”
        陆程禹沉默一小会:“过年以后就是论文答辩,到时候评上职称,没什么夜班了,应该能好些。”
        涂苒笑笑:“你就这么有信心,一定能评上?”
        陆程禹随意道:“没有其他可能性。”
        涂苒不以为然斜了他一眼,合上文件夹:“评估完了,拿去吧。”
        陆程禹微扬眉毛:“就这样?”
        “就这样。”
        “就没什么想说的或者……想问的?”
        “……”涂苒想了想,又在第一栏里给他扣掉十分。陆程禹抬起头来看她,等待她的解释。涂苒笑一笑:“你那会儿对我说过一句话,我一直记得。”
        陆程禹问:“什么话?”
        她轻轻叹息一声:“我告诉你……第一个孩子没了的时候,你在电话里问我又在玩什么花样,你还记得吗?”没等他说话,她接着道,“你们做医生的,救死扶伤是职业道德,如果一个病人被救治无效宣布死亡,就死在你跟前了,你会有什么感觉?这世上……很少有女人会拿自己的孩子来开玩笑。”
        陆程禹看了她数秒,认真点头:“这事我做得不对,”他又想了想,“如果我当时说过那句话,我道歉。”
        涂苒有些儿生气了:“我以后和你说话是不是还得随身备录音笔带录音机呢?”
        陆程禹也挺无奈:“我真不记得了。”
        涂苒横了他一眼,过了很久才道:“我现在看着小石头……就会想那孩子会是什么样子,如果他可以出生……”话音未落,已是气息不平。她低下头,翻开文件夹接着写:“说过的话不承认,-20分。”
        “涂苒,”陆程禹伸手过来覆在她的手背上,嗓音略显低沉:“对不起。”
        涂苒挣脱开去,又写:“道歉迟了,-20分。”
        陆程禹从善如流:“行,我以后注意,你别生气。”
        涂苒把文件夹重又塞给他:“你现在的总分比我低。”
        陆程禹翻开表格由头至尾扫了一眼:“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大问题,这些我们都可以慢慢矫正。现在唯一要解决的,我们俩,我们三个不能一直这样两地分居。”
        涂苒靠在椅背上,语气不善:“这事等你评上副高再说。”
        陆程禹看着她。
        涂苒继续道:“要是评不上,我还找你这人干嘛,真是没一处优点。”
        陆程禹也有些儿不爽了:“你不找我你想找谁啊?”
        “找谁也不找你,我要挑个有车有房又顾家的。”
        “我也有车有房,我也想顾家,就是现阶段没时间。”
        涂苒一笑:“小陆医生,请问你的车是什么牌子,房子有几套啊?都是自己挣来的吗?”


  •     作者有话要说:二月二十五日更完
        我看见有同学问我的身体情况,我现在好多了,谢谢大家关心。
        还有,看见有同学帮忙推文,不知道是谁,在这儿也谢谢了。
        en,jj现在的系统一定要刷n次才能看文吗?
        上一章大概是字数太多,怎么刷都刷不全,你们也是这样吗?
        如果是这样,以后每章只好控制在4000字左右,这样又会多出几章,真麻烦。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