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JQ(二)
JQ(二)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那晚陆程禹没走。他从小家带了几本书,一大堆资料和笔记本电脑过来。涂苒在家仍是用的显像管的电脑显示屏,陆程禹把那笨重玩意往地上一搁,随即就把自己的东西铺了一桌。
        王伟荔吃晚饭就出去和人打麻将了,涂苒正靠在床头帮李图检查新拟定的合同样本,两人在电话里商量一番,又敲定了几处细节的修改,涂苒只拿笔在原稿上做个记号,打算明早在电脑上改过了,再去外面重新打印出来。做完这些以后,她见陆程禹将接在显示屏上的电源线和数据线也给拔了,桌底下线卷和电源乱七八糟的一堆,心里有点儿烦,就说:“你把我的电脑给拆了,书桌给霸占了,我用什么呢?”
        陆程禹一手翻着书,一手点鼠标,头也不回:“你这显示屏用了多少年了?辐射大,孕妇还是少用,我把笔记本放这儿,你明天再用吧。”
        涂苒说:“我现在就要用。”
        陆程禹看了看时间:“十点半了,赶紧睡觉。”
        涂苒原本也累了,这会儿就说:“好啊,我明天用完笔记本,就把它的硬盘给格了。”
        陆程禹没答话,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敲了几行字,便去浴室洗漱,不多时进来,关了外间的灯,随手掩上房门。
        涂苒说:“我妈给你在客厅里铺好了沙发床,那儿有被子。”她的床还是出嫁前用的那张,一米多点的宽度,一直也没换张新的。
        陆程禹仍是不吭气,打着赤膊,掀开被子就钻进来,身上带着外头的凉意,叫她不由有往旁边缩了缩身子。
        她往旁边挪,他也紧跟着她挪过去,最后实在没了回旋余地,再躲就得掉床底下了。他的胸膛紧密的贴合着她的背脊,不多时被褥里就热起来。
        涂苒有点儿难受:“你过去一点,你这样挤着,我会压到肚子。”
        陆程禹往外面让了让:“是你自己一定要往旁边睡。”
        她稍稍挪回去,仍是被他整个人贴着,用体温热热的烘烤,烤得她手心直冒汗。陆程禹伸手过来摸她的肚子,动作极为轻缓,这个点儿,正是小家伙闹得欢腾的时候。陆程禹低声说:“嘿,别踢了,让你妈好好睡会儿。”
        小家伙像是能听见他的声音,反而动得更厉害。陆程禹用手指轻轻拂过她的肚皮,慢慢道:“他可能是这样,小屁股在这儿,头朝下,小腿在这里踢,他是面冲着里边,背朝着外面。”
        涂苒想了想,和医生给做B超时说得差不多,于是忍不住问:“他一直头朝下会不会脑充血?”
        陆程禹轻轻笑出了声,呼吸拂过她的头顶,吹动她的头发:“等他出来了记得问他。”
        涂苒听见他笑,心里却觉得不妙,两人隔得太近,她可以明显感觉到他的心跳以及胸腔的微微振动,他的声音既低沉又温柔,顺着呼吸从嗓子眼带出来,夹杂了懒散的鼻音。她认为现在这种氛围最容易让人迷失,而她的意志素来薄弱,偏巧他的手渐渐划过她的肚子,还一个劲儿的往上移。
        涂苒心里一跳,有些慌神,抓住他的手腕脱口说道:“我饿了,很饿。”
        陆程禹停下动作,问:“你想吃什么?”
        她想了想:“冰箱里好像还有超市里买的速冻馄饨,你帮我煮点吧。”
        陆程禹稍微静了静,起身下床。他在厨房的冰箱里翻了一遍,没看见,于是说:“没有,可能已经吃完了,要不煮面条给你吃?”
        涂苒在卧室里大声应着:“不要,我想吃薯条和汉堡,你帮我去买。”
        陆程禹走过来站在门口:“那玩意儿怎么能吃,里头尽是防腐剂,随便搁几个星期都不会坏。”
        涂苒说:“你就是懒得出去买。”
        陆程禹说:“除了这些,你再说一个。”
        涂苒又想:“饺子吧,最好是那种汤料又酸又辣的,家里没有,超市关了门,想吃也没得卖。”
        陆程禹披上件衣服,转身进了厨房。
        涂苒躺床上等了半天也不见吃的东西端过来,心里已是不耐烦。她这会儿倒是真的饿了,孕中期,她的胃口又变得不如以前,一到吃饭的时间,就觉着胃那里顶着难受,才吃几口就搁下筷子,到了夜里就饿得厉害,觉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眼前浮现的尽是叫人大块朵颐的美食佳肴。她实在耐不住性子,起身去厨房里瞧,却见那家伙正在擀面皮,旁边搁着碗才调好的馅。
        陆程禹见她来了,就说:“你先去睡会儿,好了我叫你,家里没肉馅,炸了点鸡蛋和豆腐皮,今天先将就将就。”
        涂苒饿得发晕:“你存心的,就想饿着我,等你做好我都快饿死了。”
        陆程禹手里的动作越发的快:“马上就好,我先煮几个你吃着,剩下的我包好放冰箱里。”
        涂苒心烦,转身就走:“不吃了,现在不想吃饺子了。”
        陆程禹问:“你又想吃什么?”
        涂苒躺回床上:“包子,酱肉馅的大包子,你会做吗?”没听见陆程禹搭腔,她就合上眼睛睡去,居然就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被人从床上拽起来,手里给塞了只热热的碗,听见那人说“慢点儿,还有点烫。”她胡乱吃了几个饺子,既嫌汤料不够辣,又烦他好好地把自己吵醒,发了几句牢骚,倒头要睡,又被他拽过去刷牙。她那时一直迷迷瞪瞪的,心情也不好,王伟荔正好回家,推门瞧见他俩,奇怪的问了句:“怎么还没睡呢?”
        涂苒没头没脑的答道:“你们这些人真讨厌,”然后爬回床上,一觉睡到大天光。
        第二天早上起来,陆程禹已经上班去了,王伟荔蒸了几个包子拿来给她尝:“你老公昨天给你做的,那孩子忙到晚上两三点才睡,一大早又跑去上班。我看他做事挺利索的,问他怎么也会这个,他说是他妈以前教的……到底不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孩子,可比我家涂峦能干多了,”末了又重复一遍,“小陆他昨晚三点才睡,就在沙发上歪了几个钟头。”
        涂苒说:“他那是为了他孩子,要不就是做给您看的。”
        王伟荔摇头:“胡说,有那个必要吗?再说了,他孩子还不是你孩子,哪有跟自己孩子计较的。”
        涂苒哼道:“反正他脑子有病。”
        陆程禹仍是隔三差五的过来看她,有时候是隔了一周,来了之后后照例先做自己的事情,晚上也不走了,和她一起挤在小床上睡觉。涂苒有时候心情不好,就踢他下去,赶他去客厅,他也不说什么,性格似乎讨人喜欢了许多。
        又有次,三人一起吃晚饭,她忽然发现他的下巴颏变尖了,像是消瘦了不少,王伟荔也使劲往女婿碗里夹菜,说这孩子每天东奔西跑的累坏了,得多吃点补充营养。
        涂苒觉得他的神色很是疲倦,就不忍心再折腾他,等他晚上钻进被子,也不赶他走了。而他似乎心存芥蒂,躺在她身边,手脚老实得很。到了半夜却抱着她胡乱的亲,从嘴一直亲到脖子,双手捏住她的胸部像揉搓两只软软的面团。她被他揉的又疼又涨,悠悠转醒,眼睛还未睁开,就感到有人“啪”的一声按亮了床头灯,橘黄的光线透过眼帘扰人清梦。
        她眯着眼去瞧,却见他稍稍探起身子,借着幽洸的光,正低头打量着自己。那种光线之下,他看上去真是深情得不得了,好像换了个人般,而压抑的情绪充斥在低沉的眉梢眼角,又使他更为英俊,她极不争气的一如往常的为之怦然心动。因而当他狠狠亲吻她的嘴唇,她一点也没排斥,直到后来,他喘着粗气,急切的小心翼翼的想要进入她的身体,她心里一凛,轻轻推他:“不要,我还是有点害怕。”
        他稍稍止住动作,欲前不前,这个状态似乎体现了他的犹豫和不舍。两人厮磨着,不断用最暧昧的技巧和最轻的力道折磨对方,有意或者无意。他的胸膛激烈起伏,隔了半晌,他迅速抽离了自己的身体,仰躺到床上。天气很凉,人却不觉得冷。
        涂苒伸手摸过去:“帮你。”
        他没说话,只随她捉弄,渐渐地两人都认真起来,呼吸重又交织在一起,他却握住她的手,平静的制止:“太晚了,你休息吧。”又是一夜相安无事,她早已习惯面向另一边侧卧着入眠,他就从身后轻轻拥着她,只把手轻轻搁在她的肚子上。
        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床边空着,他已经走了。
        所以她觉得自己像是做了回梦,而梦境总是虚幻得过分,所以那一切都不必去探究,也不必去相信。
        过了几天,快递送了一个大纸箱,她打开来看,是台黑漆漆的崭新的十七寸笔记本电脑,从大小到颜色外观,无不体现了男性化的阳刚风格。陆程禹后来打电话问她:“东西收到没?喜欢吗?”
        她直接答:“不喜欢,太大,颜色很难看。你买给自己用的吧?”
        陆程禹说:“要那种花里胡哨的做什么,这种就很好,性能好。”
        涂苒没理会,反倒说:“我问你,你就是想买台电脑放在这儿给你自己用的是吧?然后还说是给我买的,想让我领你这个人情。”
        陆程禹似乎有点不爽:“随你,爱用不用。”
        涂苒径直挂了电话。她早有购置笔记本的打算,之前看中一款朱光红十三点五寸的索尼,可是陆程禹先她一步给买了,她总不能再花一次钱。购物的愿望被强行压制了去,是以每当她看见那台大黑,就从心里更讨厌了他几分,没有一点惊喜或者感激。
        她觉得这样很好。


  •     作者有话要说:十一月二十六号
        我家小陆给憋坏了,口怜的娃……
        写得比较隐晦,不能带坏小朋友啦,俺是好人。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