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艰难的抉择(二)
艰难的抉择(二)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这边涂苒还在犹豫的时候,那边厢,周小全已经将佟瑞安见小三家长的事告知给了苏沫。周小全说:“我实在忍不住,关键是那男人太可恨,我要在苏沫面前撕掉他的虚伪面具。”涂苒听了心里好气又好笑,言语上责怪她莽撞,一面又担心苏沫出事,只好叮嘱周小全常去苏沫家看看,陪着说说话,以免她胡思乱想钻进死胡同。
        涂苒这几天过得极为匆忙,一时公司里的事全压了上来,紧接着李图那边要人帮忙,她不免四处奔走了些。而后外出坐车,司机突然踩了急刹,旁边一小孩没扶稳,一头碰在她肚子上。倒不觉的很痛,心里却七上八下的吓急得要命,对方那小孩才**岁模样,一脸无辜,她也不好多说,只等到了家,去省妇幼挂了个急诊。谁知那天夜里,看妇科急诊的人特别多,一个孕妇旁边往往跟着两三个人护着,只有她是独自前往。
        涂苒坐在椅子上排队,摸着肚子,先前轻微的疼痛似乎也没了,略安了心。刚才一紧张,就给陆程禹去了电话,那男人说才下班,马上过来,叫她在原处候着。左等右等,直到**点,她做完检查医生说没事了,那人还未出现。她又打了个电话过去,说孩子没事你用不着过来了。话没说完,信号就被对方掐断,然后有人拿手机轻轻敲了下她的脑袋,她扭头一瞧,才看见陆程禹站在自己身后。
        “桥上堵车了,”他说,言语间稍微有点儿喘,看情形像是急匆匆跑上楼来,“没事了吧?还疼吗?”
        涂苒心里高兴了些:“肚子倒是没事,就是快饿死了,我还没吃饭呢。”
        陆程禹微皱了眉:“这都多晚了,你现在还能跟以前那样有一餐顿没一顿的吃饭吗?”
        涂苒说:“这不是等着做检查吗?”
        他却道:“你七点给我打的电话,来医院之前干什么去了?你五点下班,步行到家十分钟,中间有近两个半小时够你做饭吃饭了,你那两个小时做什么去了?”
        涂苒答:“加班。”
        陆程禹又问:“加班应该在公司里呆着,你怎么会在车上被人撞着了?”
        涂苒先前帮李图去附近大学拜访一位客户,这会儿不想说给陆程禹听,见他这么问就没做声。陆程禹朝她靠近了些,低头闻了闻:“一股子烟味儿,应酬去了?”
        涂苒不说话,算是默认。那位客户的确是个老烟枪,又是个话唠,烟不离手,两人谈了半小时,快没把她熏死,就见眼前云遮雾罩的。她放下礼物耐着性子等,很不容易找了个由头,才解脱出来。
        陆程禹见她不吭气,拿着电话的手点着她:“又在糊弄人,先吃饭,完了再审你。”
        涂苒一听要去吃饭,忙挽着他的胳膊往外走,一路说个不停:想吃这个那个,但是那个地方有点远,这个地方人又多,到底吃什么好呢……
        陆程禹横了她一眼:“别老想着在外面吃,也不知道都是拿什么油做的。”说罢拉着她进超市,买菜。
        涂苒心想这都什么点了,买菜回去做饭不都到半夜了,于是说:“先声明,我不做饭的,饿都快饿死了,没力气做饭。”
        陆程禹没理她,买了个菠萝包直接塞她手上,让她在外面等着。涂苒一边啃面包一边四处晃,这里看看那里瞧瞧,超市不大,门口摆放着小零食,她刚拿起一包薯片,就听陆程禹隔着入口朝她“喂”了一声,摇头,示意她不要买。她哼了一声,当即买了两包。陆程禹抿着嘴瞧她,抬手伸出食指冲她指了指,警告意味浓重。涂苒当即就笑了,心里觉得这男人适才的动作还蛮有味道。
        陆程禹转身推着购物车去里间卖蔬菜的摊儿,这个时段人少,菜却还有些,他行事素来利落,做出决定的时间也短,捞起几包菜看两眼,全扔进车里,不多时就在里面溜达一圈出来。收银小妹在柜台旁瞅着他甜丝丝的笑,不知和他说了些什么,陆程禹一边收东西一边笑着答话,离开的时候,那女孩盯着他的背影瞄了好几眼。
        涂苒等他出来了,揶揄道:“这是买菜呢还是认亲戚啊?小姑娘跟你说什么呢?两人聊的真热络。”
        陆程禹推着购物车往停车场走:“她问我是不是还没吃晚饭,还说买这么多东西一个人吃不完,浪费了可惜。”
        涂苒心想,废话真多,忍不住问道:“那你怎么说呢?”
        陆程禹看了她一眼,笑笑:“我问她吃饭了没,要不等她下班一起吃,不浪费。”
        “那你等她好了,我吃别的,”涂苒拆开一包薯片正要吃,被陆程禹伸手夺过去,换了包核桃仁塞回她手里。涂苒去撕核桃仁的包装袋,一边撕一边小声嘀咕:“你就没告诉她,你有老婆孩子,不怕吃不完么?”
        陆程禹一笑:“哎,我忘了,可能是我老婆经常不回家,生活过得跟以前单身的时候差不多,一时不留神就给忘了。”
        涂苒吃着核桃仁,嘴里含糊道:“没感情的事儿,当然会忘咯。”
        陆程禹这回没搭腔,顾着把才买的东西搁进车子后备箱里,涂苒已经在副驾驶位上坐好了,正捧着袋里的零食吃得起劲。两人沉默一路,涂苒心里头嘀咕,你哪怕是哄哄我,甜言蜜语两句,逗我一时开心也是好的,怎么一提到这事儿就没了言语,偏像和我作对一样,可见我高不高兴,对你来说全都无关紧要的。
        直到下了车,她见他两手各拎一只购物袋,一马当先快步走在前面,不由更觉郁闷,却又不死心。她踌躇了一会儿,一路小跑跟上去,蹭到他旁边说:“哎,袋子都不沉,你一只手拎不了吗?你试试用一只手全给拎着?”
        陆程禹不解的看了她一眼,将左手的购物袋递到右手上去,才要说点什么,空出来的左手就被身边的小女人轻柔的握住。涂苒什么也没说,牵着他的手往前走,走了几步,手上又变了姿势,一定要和他十指交握。涂苒觉得用这种方法牵手最不容易被挣脱,她悄悄观察了一下,小区里这个点儿还有不少人散步聊天,如果这男人再一次发挥没风度的特长,当着这么些人的面丢开她的手,可真是很没面子的事。
        陆程禹心里好笑,过了会儿才说:“袋子还真沉,我一只手拎不了。”涂苒没理他,却听他又说了一遍,她只好伸手过去,表示自己可以帮忙拎着,男人摇头,涂苒看了他一眼,心下郁闷,忽的放开他的手。但是下一秒,她的手就被人握住,牢牢的握住。
        涂苒微微一怔,却听那人低声笑:“多大了啊,要当妈了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涂苒仰头横他:“你要是再仗着我……好欺负就欺负我,我一定不让我孩子认你。”
        他好脾气的解释:“我哪里敢欺负你,我是想走快点,赶紧回去给你做饭。”
        两人到了家,陆程禹直接拎着菜进厨房,煮饭洗菜,根本无需她帮忙,他手脚很是麻利,半个多小时就整了两菜一汤端上桌。菜有一荤一素,鱼香肉丝,口蘑菜心。汤是紫菜虾皮鸡蛋汤。涂苒一瞧这架势,心想这人往日里不显山露水是存心猫起来偷懒,要不是今天叫了他来还真不知道他留了一手,枉我以前辛辛苦苦的买菜做饭,为他做牛做马,反给他算计去了。
        她一边尝菜一边大肆表扬:“还是老公厉害,我做菜可比你差远了,我那点水平就是班门弄斧,不如以后能者多劳,咱们都不用出去打牙祭了。”
        陆程禹不甩她这一套:“平时你在家的时间多,你不做谁做?等我哪天休息了,如果心情还不错,倒是可以帮忙做个一顿两顿。”
        涂苒说:“要是我以后比你还忙呢,吃饭都去外面解决么?”
        陆程禹帮她盛了碗饭:“我正想和你商量,我们这样分开住这也不是办法,等孩子出生了事情更多,又要带孩子又要上班你顾得过来吗?”
        涂苒一边吃菜一边说:“怎么顾不过来,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你难道就不管了?实在忙的话,还有我妈呢,她早说要帮我们带孩子。到时候我们就两头跑跑呗。”
        陆程禹说:“咱妈年纪大了,一个人带孩子我担心她吃不消,孩子越小越折腾。再说孩子跟着父母好点儿,老人心软难免惯着,我的想法……”他顿了顿,“男主外女主内,我负责挣钱养家,你负责看孩子,咱们分工明确人也轻松点,你不如把工作辞了,这样我们还可以在医院附近买套大点的房子,不用考虑地点问题,也少了个麻烦。”
        涂苒放下筷子,看着他:“我的想法,咱们可以暂时不买房子,就跟着我妈住一块儿,反正涂峦不在家,老太太那间房也空了,又省钱又省事,为什么一定要我辞职呢?我不想整天呆家里不是对着孩子就是做家务,闷都给闷死了。”
        陆程禹说:“又没让你整天呆家里,等孩子大点,你可以找个作息规律一点的工作,文员什么的,或者我帮你找个熟人让你进中学当老师去,你以前学计算机,副科老师没那么忙,要么就在家炒炒股,这样时间也多点。”
        涂苒摇头:“副科老师和文员,在本市,薪水顶破天了也就两千来块,比我现在赚得少,再说炒股,我现在就有投资,用不着辞职,”她若有所思,“不对啊,陆程禹,我怎么觉得你在忽悠我呢,想让我当你的踏脚石,牺牲自己的时间精力替你照顾好大后方,这样你就可以一心一意忙你的事业去了是吧?那我的工作呢?我不说想混得多么出人头地,至少得有点精神寄托吧。”
        陆程禹问她:“家庭和孩子不能成为你的精神寄托吗?”
        涂苒反问:“家庭和孩子可以成为你的精神寄托吗?要不你辞职,我养家,你给我时间,我未必不能比你赚的多。”
        陆程禹立刻说:“不一样,我是男人。”
        涂苒笑:“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说来说去就是大男人主义呗,”她转念一想,脱口而出,“我们做个假设,要是和你结婚的不是我,是李初夏,你也会让她在家给你带孩子,医生也不做了?人可是和你一样,读了这么多年书熬出来的,据我所知,她的工作也挺忙的,不比我好多少。”
        陆程禹正夹了一筷子菜,听她这么问,不由稍稍愣了一下,手上的动作顿住:“又发散性思维了,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你的情况,跟别人没关系。”
        涂苒笑着看向他:“你刚才明显愣了一下,说明你有考虑过,我希望能得到正面的回答。”
        陆程禹问:“我什么时候明显、愣、了一下。”
        “你刚才就是这样,”她学着他适才的表情做了一次。
        陆程禹忍俊不禁:“别把眼睛瞪这么圆,我的眼睛没你的大。”
        涂苒点头:“这么说,你承认自己刚才有愣了一下。”
        陆程禹放下筷子:“我什么时候又承认了?”
        涂苒轻轻摆了摆手:“要不我来替你回答,如果你娶了她,你当然不舍得让她在家带孩子。但是我就不一样了,你一直不喜欢我的工作,你看不起我的工作,看不起我的个人条件,你看不起我。”
        陆程禹看着她:“你又扯到哪儿去了?”
        涂苒认真道:“你只用回答是或者不是。”
        陆程禹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和她的一样认真:“没法简单的回答,我确实不喜欢你现在的工作,我也早和你说,女人做这一行很辛苦也很容易吃亏,但是,我绝对没有任何看不起你的意思。”最后几个字,他说得很慢,吐词清晰,一板一眼。
        涂苒盯着他看了数秒,才说:“那真是我的荣幸。我的工作情况我很了解,我不喜欢别人来替我安排以后的生活。”
        陆程禹无可奈何:“我是在和你商量,并没有替你安排。”
        涂苒说:“我忽然觉得你的控制欲很强,奇怪以前怎么没发现,我不喜欢这样。而且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不会辞职,至少目前不会。我要是不工作,闲着了,或者赚的钱少了,我会非常没有安全感,不知道你体会过这种感受没,总之很奇怪。谢谢你的体贴,可惜我消受不了,劳碌命,没办法。”
        陆程禹看着她,似乎有短暂的迟疑,才问:“你的意思是,没法从我这里得到安全感?”
        涂苒微怔,继而摇头:“这种东西不是别人能给的,如果它随时都有可能被收回去,那还叫什么安全感呢?”
        陆程禹听她说完,不觉微微一笑,慢慢呷了口汤,而后点了点头,不知是觉得汤好,还是认为她才说的那句话有点儿意思,似有所感。


  •     作者有话要说:十一月十二号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