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转机(四)
转机(四)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他们的餐桌旁仿佛顷刻间万籁俱寂,房里流动的音乐似乎也止了。灯被人有意布暗,乳白色的墙壁和天花板上浮动的各色人影,以及白瓷碗碟玻璃杯盏反射的光彩,使得整间屋子看起来像被半透明的材质装潢过,四处的光线模模糊糊、影影绰绰的搅扰着。
        涂苒看见孙慧国的脸在这片暗光里清晰地突兀出来,立体,尖锐。
        起初孙慧国只是神情古怪的瞪着她,半响没说话,不知谁忽然用银质筷子碰到碗碟发出“叮”的清脆响声,如同有一枚细针刺破不断膨胀的气球。
        “这话怎么讲?”孙慧国把脸转向自家女儿:“话要说清楚!”
        孙晓白抿着嘴,她半个身子掩在孙慧国的影子里,几乎安静到淡漠。
        孙慧国虚着眉眼瞄她,按捺住脾气:“你找个什么样的不好,找个拖油瓶的二婚?”她拔高声音,“你这样的条件,找个什么样的不好?”
        端菜过来的的服务员站在外面将门略微推开了点,顿了两秒,随即合上。
        没人说话。
        孙慧国啪的一下将手里的筷子扔桌上,环着臂膀靠向椅背:“你们这些人今天得给我把话说清楚了……”
        孙晓白忽然笑了一声。
        孙慧国看着她。
        她又笑,字字清楚:“佟瑞安还没二婚呢,等他先拿了离婚证再拿结婚证才算二婚。”
        孙慧国坐直了身子盯着她。
        孙晓白慢条斯理:“大惊小怪做什么,你们当初不也这么过来的么,都是拖油瓶,自己二婚拖油瓶还嫌人家。”
        陆老爷子轻轻咳了一声,心里不悦想说点什么,却不便多管。对方的子女,又是长大了晓事以后带过来的,彼此间生分得很,半路夫妻打理各自孩子的那些破事儿,多半像邻国间的政治摩擦,既隐晦又敏感,可大可小可轻可重,管不好还惹得一身骚。
        “你别扯东扯西的,这完全两回事,”孙慧国好不容易把这事儿消化明白:“我跟你说,孙晓白,这事不能瞎来的,”她狠狠剜了佟瑞安一眼,“你老实跟妈讲,你是不是给人骗了……”
        孙晓白打断她:“骗什么呀骗,我告诉你,”她抬手往涂苒那方指了指,“我告诉你们这些人,别指望着钻空子看我笑话,我跟这男的,佟瑞安,我们俩就是两情相悦,就是想处一块儿怎么啦,碍着你们什么啦,妄想揪着这事对我口诛笔伐,没门儿。我没偷没抢,无非是有个男的喜欢上我了,碰巧是个结过婚的,碰巧他不爱他老婆了,所以他要和她老婆离婚,这和性情不合闹离婚的有什么区别?那么多离婚的,也没见你们怎么去折腾,偏偏就冲着我来了。法律规定不让人离婚啦?法律规定不让男的重新爱上别人啦,要是法律真这么规定,那就是灭绝人性!”她温言细语,然而气势绝佳,字字透着一股自傲自负这天下舍我其谁的能干利落劲儿。
        陆程程忽然小声插了句嘴:“可是……人家有孩子……你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吧。”
        孙晓白低声嗤笑:“连伟人都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才是不道德的婚姻!我和佟瑞安是有感情基础的,我们都忠于自己的感情,感情才是人性里的基本,这也有错?”她眼风一转,看向涂苒,“难道要我像有些人那样,瞅着男的家里有几个钱,千方百计弄大肚子,未婚先孕,结婚前见都没见过呢,就捧着个肚子上门了,一门心思的拿婚姻换取经济利益,这就道德了?”
        陆程程一时语塞,只拿眼瞅瞅坐在身旁的大嫂。
        涂苒对她小声道:“吃菜吃菜,凉了,”她先前不过说了两句话,就引起干戈一场,心里已是解了几分气,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别人爱怎么说随他们去。想到这儿,她只管不甚介意的退出做旁观者,抬眼,却见陆程禹他爸正若有所思的打量自己。
        正是寻思的当口,又听身边有人说话了。
        陆程禹大概是觉得无聊,不知什么时候点了根烟。说话的时候,他正懒散地靠在椅背上,轻描淡写的往水晶烟灰缸里弹落灰烬,整个动作看起来像满桌的冷肴。他瞧着孙晓白:“话不能这么说。女孩儿考虑婚姻,感情重要,对方的家庭境况也很重要,不能什么都没弄明白,连对方是怎么样的人都不知道,脑子一热就扑上去,太武断了不好。时间长了就知道,***和婚姻是两码事。拿我和涂苒来说吧,”他稍微清咳一声,“我们认识有十年,彼此了解,有,嗯,坚实的感情基础,结婚之前,除了感情因素,我们也考虑过对方各方面,包括家庭条件个人品质和习惯,还有性格是否能长期相处等,觉得彼此是自己适合的人,这样才决定一起生活。一辈子的大事,还是考虑清楚点好,不能太仓促。”
        孙慧国忙接茬:“听听,你大哥也这么说呢……”
        孙晓白冷笑:“假正经,台面上说得好听,私底下还不是暗度陈仓和以前的女朋友不清不楚?”她转眼看着涂苒,“喂,这可不是我一家之言,他们俩一起的时候给陆叔叔撞见了,陆叔叔回来以后说给我妈听了。才有了孩子,你男人就在外头乱来……”
        陆老爷子连忙“啧”了一声:“小孩子家家的,瞎说什么,说了都是误会,误会。你大哥可不比其他人,品性纯良得很。”
        涂苒笑笑,随即正色道:“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一家人可以不计较,出去外面说,别人可不会让着你。我老公什么品性,我不敢说像爸那样了解,但是肯定比你清楚,要不是看中他的人品,我当初嫁他做什么?这方面,我绝对信任他。别以为自己遇着个极品男人,就以为天底下男人都这样了,这是以偏概全知道吗?小孩儿脾性,别给人骗了还帮人数钱。”
        孙晓白哼道:“真虚伪,”她扔了餐巾站起身,向佟瑞安招呼:“这都什么人啊,吃个饭也不痛快,我们走。”
        佟瑞安一直低着头老老实实坐在那儿,听到这话就看了眼孙慧国,见对方没个好脸色,他这才满吞吞从位置上站起来,白净的脸不若先前般亲和,扑克一样冷着,只多添了抹不卑不亢的神情,也看不出其他意思。
        孙慧国心里着急,哪里肯轻易放人,忙扯住女儿的胳膊不让出去,一定要把这事解决了才放心。母女两拉拉扯扯,喝来斥去,陆程禹他爸在老婆身后一边护着一边劝孙晓白听话,佟瑞安又跟在女友旁边,略微辩解几句,都自顾不暇。
        陆程禹瞧了几分钟热闹就兴致缺缺,对涂苒说:“乱七八糟的,咱们先撤。”
        涂苒冲着陆程程招手:“走吧走吧。”
        三人侧着身子走出去,到了楼下大堂,陆程程瘪着嘴:“什么都没吃,我肚子还是饿的。”
        涂苒瞄了眼陆程禹:“让你哥请客。”
        陆程程拍了拍手:“好呀,”再看向她哥时,却欲言又止。她素来腼腆,不擅与人亲近,何况陆程禹在她眼里威严的时候居多,相互玩笑的时候极少,虽然心里高兴,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涂苒瞪了陆程禹一眼:“在自己妹妹跟前也绷着个脸,装气质,好玩么?”然后又对陆程程笑道,“你挽着他的胳膊撒撒娇,他保准答应,你哥最吃女孩儿这一套了。”
        陆程程吐了吐舌头,慢慢蹭过去,果然挽住陆程禹的胳膊,小心翼翼的说:“哥,请我们吃饭吧。”
        她哥到底忍不住,笑起来:“好说,你们想去哪儿?”
        涂苒抢先道:“旁边就有个做酸菜鱼的,可好吃了。我们去那儿吧,孕妇不能饿。”
        三人快快活活的吃完晚饭,先开车把陆程程送回家,涂苒说:“师傅,麻烦你我要过江。”
        陆程禹回她:“太晚了不做过江生意。”
        涂苒重复:“我要过江。”
        前面是个岔路口,陆程禹轻轻一打方向盘往小家那边转过去,他一直没说话,车快到了才开口:“这都多晚了还想压榨人,我明天要上班,你反正是休息的,明天自己打车回去,随你什么时候回去,别让我送就行。”
        涂苒抗议:“我说了我要过江!”车停了她也不下去,仍是坐在那里,陆程禹忽然低头凑近她的脖子:“一股辣椒酸菜味儿。”他的鼻尖从她耳垂下面若有似无的划过去,额前的发稍飞快的刷过她的脸颊,她不由自主往旁边缩了缩,再看向他时,但见他神色如常。车里的灯光亮堂堂打在两人脸上,彼此细微的表情一览无遗,他略带挑衅意味的冲她微扬起眉,似乎在等她说话。
        涂苒沉默片刻,才道:“别装了,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难为你,忍了这么半天才想起来,”他再次侧身过来,这次却再没碰她,只是伸手解开她的安全带:“先上楼,有事到家再说。”
        涂苒走在他身后,嘴里不停:“你这什么态度?你给我戴了顶绿帽子还这么对我?别人都知道,就我蒙在鼓里,多好笑。说好了生完孩子再商量以后的安排,你连这几个月等不了?女人被扣上绿帽子也是很没面子的,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人嘲笑,你别太欺负人了。”
        陆程禹果然是一言不发,直到进了屋关上门,转身看着她:“刚才还有人说过绝对信任,说得好听做不到。我几时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问过你?”
        涂苒哼道:“别转移话题,我行得正坐得直,没什么把柄给人捏。你没得问,才这么说。”
        陆程禹笑笑:“行,我问你,上次那男的是谁?”
        涂苒一呆:“什么男的?”
        “在你们家楼下陪你玩沙子泥巴的?”
        “……同事。”
        他又笑:“你的好同事还真多。”
        涂苒梗着脖子:“我那些同事再好,也顶不让你的初恋情人好。你自己做事不端行为不轨,倒赖我对你不信任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的,都给人看见了,还不敢承认,你还算男人吗?”
        陆程禹敛了笑,点着她:“我告诉你涂苒,我要是存心给你戴绿帽,你头上还不得有多少顶了。我最烦人冤枉我,我做了我就会承认。”
        涂苒气道:“我也告诉你,我就是看中你们家钱了,我背地里都不知给你戴了多少顶帽子了,你……我肚子里的孩子就不是你的。”
        陆程禹微微点头:“好我信你,明天就去做了。”
        涂苒气极,上前一步问他:“凭什么,我偏要生下来。”
        “你不就会拿孩子要挟人么?”
        “你……”涂苒用手指着他说不出话。
        他笑:“我怎样?”
        “你……”她大声说,“你就会拿你自己来要挟我!”
        两人都愣了数秒。地板上忽然“咚咚”乱响,像是楼下有人撑着竹篙敲自家的天花板,旧房子修的薄,不隔音,楼下的住户又叫:“大晚上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罢了,仍是一个劲儿的敲。
        陆程禹抓起手边的椅子,重重往地板上一搁,立时噪音消散,一切归于平静。
        涂苒深深吸了口气,不说话。不知道说什么好。往窗外瞄了眼,又往地上瞧了眼,她好像发现了什么,蹲□去摸地板:“地板都给砸凹下去了,你怎么这么大傻劲儿啊?”
        陆程禹移开椅子,弯腰去看,果然见到一块椅子脚大小的坑,周围漆膜裂了一圈,碎木翘起,木屑纷纷支愣着。他伸手摸了摸:“差劲,这样就破了”。
        涂苒原想继续埋汰他,却又忍不住笑了,瞧了他半响,慢慢的说:“今晚真不太平,吃个饭呢咱俩都被人说得跟十恶不赦的流氓大坏人一样,算了流氓就流氓吧,咱们也别出去害人了,不如相互将就着,你也别再招惹好人家的姑娘啦,你觉得怎么样?”


  •     作者有话要说:十一月五日
        前面一章加了点小细节,便于后面撒狗血,不用管它的。
        谢谢大伙儿看文!话说,倒追神马的,我是真的不看好呀……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