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转机(三)
转机(三)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周末,涂苒和周小全一起逛商场。
        涂苒想买几件孕妇装。
        贵的不想买,便宜的看不上,都不合意。转来转去,忍不住又想去看童装。经过四楼男装部,习惯性的往卖衬衣领带的柜台扫视,忽然发现一个欧洲品牌的冬装在打折。她想也没想,就拉着周小全钻进人堆。
        一件深灰立领的羊绒大衣甚合眼缘。旁边也有人想要,涂苒紧揪着不放,一看标价:1999大洋。
        涂苒问周小全:“两千块打六点五折是多少?买三百送八十……我还可以用这些钱买几件衣服是吧?”
        导购小姐瞥了她一眼:“这就是折后的价格。我们这个牌子打折期间不参加其他活动。”
        涂苒一惊,仔细瞧吊牌,果然看见小纸片的旮旯里以极小的字体标注着另一个四位数。
        导购小姐问:“多高的人穿?是胖还是瘦?”
        涂苒说:“身高183,体重78公斤。”又想,他最近病了,可能会瘦一点。
        周小全笑:“记得还真清楚。”
        导购小姐说:“穿这个码正好,加大的就这一件了,您要吗?要的话我就包起来。”
        涂苒看着这价格有些肉痛,心里犹豫不决,可恨的是周小全在旁边不停撮合:“买吧买吧,你老公穿了肯定好。”
        导购小姐也说:“是啊是啊。”
        涂苒看了她一眼。
        那年轻女孩笑:“一听这数据就是标准身材嘛,帅哥穿了更加精神。”
        衣服无论板型质量还是用料均属上乘,涂苒拿在手上舍不得放开,而且陆程禹的冬装不多,稍好些的还是出国前买的,他平时根本不在意这些,基本是她给什么他穿什么,全凭她一手打理。涂苒寻思了一会儿,咬了咬牙道:“麻烦你包起来,刷卡。”
        周小全说:“结了婚的就是不一样,时时刻刻先人后己。”
        涂苒也觉得委屈:“一时冲动,就去了我半个月的工资。”
        她拎着购物袋,没什么情绪逛街,心里老琢磨着是不是要回小家去看看。
        陆程禹这些天偶尔给她电话,两人不曾见面,也不知他现在如何。
        涂苒和周小全告别,然后慢慢往小家那儿走,路过街口的超市又进去买了些菜。进了小区,抬头看那扇窗户,紧闭着,窗帘也给放下了,多半是没人在里头的。她心里不觉松懈下来,却又有些失望。
        涂苒上去打开房门,随即因为眼前混乱的场面血气上涌,一时气闷,屋里的境况和自己走时的情形相去甚远,那男人也不知多久没收拾屋子了。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把才买的衣服挂进衣橱,就开始忙碌:洗衣,吸尘,换上干净的床上用品,打理植物,给鱼缸换水,那条鱼还活着真是个奇迹。厨房里倒是好些,没有油烟,她走的时候是怎样现在还是怎样,除了水槽里堆满用过的碗筷和玻璃杯,以及案板上放着一大袋方便面和面包。
        做完这一切,家里像是变了个样,但是人觉得十分疲倦。她如今怀孕近十二周,身子一天比一天容易觉得乏累,稍稍运动几下,就觉得心虚气短,好在这次看妇科遇到一个好医生,有耐心又有职业道德,几次检查下来,情况并不糟糕,叫她稍稍放宽些心。
        眼看过了中午,想着去做些吃的,刚一转身,涂苒就觉得腰侧酸痛,小腹也像是有些坠胀感,她又是紧张起来,忙靠在沙发上休息,过了一会儿才渐渐好些。她慢慢起身去洗净了手,到厨房把方便面一股脑儿的扔进垃圾桶,开始和面剁馅包饺子。她尽量多包了些,预留出午饭和晚饭的份额,把剩下的饺子用几只食品塑料袋装好,搁进冰箱里冷冻起来,一直忙活到两三点,才匆忙煮了几个饺子吃了,末了,人仰马翻的躺在沙发上。
        她心说,反正时候还早,他六点才下班,要不我先睡一会,睡到五点左右,再在走也不晚。
        然后就迷迷糊糊的想到了田螺姑娘。
        幼童时代,她常听老太太讲的两个故事,一个《马兰花》,一个就是《田螺姑娘》,王伟荔心情好的时候也总用这些个故事反反复复的敷衍她。无非是善良美丽的傻妞偷偷摸摸的帮一穷二白的后生做家务,完了还不想叫人知道,无论如何遮掩最后被受惠人想了个办法识破,最后男的欣喜若狂,女的含羞带怯,有情人终成眷属……故事源于《搜神后记》,原文结局中并无这些些男欢女爱的情节,是健康向上的励志篇章,只可惜被后人深度意~淫了。
        那时听到故事结束仍意犹未尽,只管一声声执拗的问:“后来呢?后来呢?”
        王伟荔两手一摊:“完了,结婚了,没后来了。”
        “那结婚以后呢?”
        若是这样问老太太,老人家多半会笑着说:“结婚以后啊,生个胖娃娃,然后慢慢的把娃娃养大。”
        若是这样问王伟荔,她多半会飞快的答:“结婚就结婚了,没有后来了,”如果她听见老太太那样回答,还会生气,扯皮道:“孩子才一点小,你和她是这些话做什么呢?真是老糊涂了,就会瞎说。”
        涂苒愣愣的,没理这两人的说辞,忽而想到西方童话里一层不变的结束语,于是又愣愣的问:“是不是……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呢?”
        王伟荔厌烦的点头:“嗯嗯,幸福,幸福。”
        似乎只有听见大人们这样应着,涂苒才觉得故事终于圆满了,她也就安心了。
        至于幸福,男的女的最后在一起了,结婚就幸福了,或者再生个胖娃娃。
        这会儿,涂苒一边瞌睡一边想:这回若是生的女儿,以后定不让她接触这些误导女性思想的文化糟粕。因为一来男人绝对不能惯,二来,爱情也不是牺牲自我就有回报,如果他不爱你,对你没那种意思,即使被你感动千次万次也不会爱上,如果他既不爱你又想用爱情作为回报,要么是他一时半会的心慈手软,要么是他条件太差,除了你,再别无选择。三来,结婚和幸福明明是两码事。
        涂苒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有见地,不多时就睡沉了。
        许久以后,稍稍从昏聩里转醒,似睡非睡,就听见有人进屋里来,钥匙搁在桌子上叮当一响,脚步声拐过来又拐过去,像是真实的又像在梦魇。过了会儿,身上被人轻轻搭了条薄毯,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果然捞到一条毯子的边角,激灵了一下,也就醒了。
        窗外斜阳照耀。
        陆程禹正站在沙发前低头瞧她,身后是绚丽依旧的落日余晖,他背着光,涂苒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他手上拿着只书本大小的牛皮纸袋,鼓鼓囊囊的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陆程禹说:“醒了?睡觉也不盖着点,小心着凉。”
        涂苒问:“怎么这么早就回了?”
        陆程禹说:“不早了,快六点了。”
        涂苒顿了顿,又问:“感冒好些了?”
        “嗯,在家呆了几天,今天才上班,”他想了想,“还是有点咳嗽,本来打算明天过去看你。”
        涂苒“哦”了一声,看看墙上的挂钟,看看窗外的天,看看桌上的青花瓷鱼缸,最后瞧向他手里的牛皮纸袋,纸袋没有封口,里面的东西稍许露出一个角,像是硬壳笔记本之类的物件,边缘上隐约带着秀气而繁复的花纹。她瞄了眼,继续道:“工作太忙,就不要两头跑了,疲劳累积着很容易生病。”
        “不是,在医院里传染上的。要不你搬回来住?但是离你上班的地方确实挺远的,开车过去我又不放心,所以还是我两边跑跑,也就这大半年的。”陆程禹掂了掂手里的东西,边说边走到卧室,将纸袋放在书架的最上层。
        涂苒站起身,趿着拖鞋去洗手间整理头发:“打电话就行了,用不着两边跑。你下班跑去那边,我还得多做一个人的饭。”
        陆程禹拿了几件换洗衣服跟过去,侧头又看见厨房的案板上放着煮好的饺子,衣服也没放下,走进去拿起筷子就吃了几个,问她:“你做的?”
        涂苒不答,只说:“还有一些在冰箱里冷冻着,你以后下班回来可以吃,别老吃方便面了。”
        陆程禹点点头,评价:“馅的味道淡了点,菜多肉少,饺子个儿也小了点,煮的稍微过了些……”
        涂苒扭头瞪他:“你吃几个了,我在里面下了毒,你再唠叨一个字,马上就会挂了。”
        陆程禹笑笑,仍是大口的吃,不做声了。
        涂苒拿了包去开门,就见身后的人走过来按住她的手:“去哪儿呀?说几句就生气了。”
        涂苒说:“让开,我回家去。”
        陆程禹握着她的手往她肚子上轻轻碰了碰:“你害我说了这么多字,就不怕它变成遗腹子?”
        涂苒想踹他没踹着,又听他说:“别走吧。”
        她心里顺着这三个字波动了三下,抬眼看向他,却又留意错开他的目光,最后只好淡然的注视着他的鼻梁。
        陆程禹说:“老爷子叫我们晚上一定过去吃饭,你来了正好,不然我还得过去接你。”
        “哦,”涂苒轻轻挥开他的手,“你还得洗澡是吧?那你快点,我不想太晚回去。”
        陆老爷子在**宴订的包房,约好六点半。陆程禹慢悠悠的,冲凉,刮胡子,换衣服,临走前又吃了几个饺子,两人晃荡到近七点才到。去的时候只有两老的和陆程程坐在宽敞的包间里。老爷子朝着陆程禹笑:“多大的架子啊,我这个当爹的想叫你出来吃顿饭还得饿着肚子等。”
        陆程禹回他:“饿了就先吃,等什么。”
        孙慧国笑眯眯的看着陆家长子:“要等的要等的,我们知道你忙,也是难得才有机会聚一聚。”平日里,若是涂苒单独去陆家,孙慧国哪会有这样好眼色,吃饭招待这样的事她是从来不会管的,顶多和这挂名儿媳点头打个招呼就闪人,要么闲暇下来挤兑涂苒几句。涂苒或者懒得理,或者反驳回去,又让她气得跳脚,转身就去老爷子跟前告状。陆老爷子笑,你不先说人家,人家又怎么会说你。
        现下,孙慧国倒是一反往常的别扭,和颜悦色的望着这对年轻夫妇。
        陆老爷子眼见彼此都给面子,和睦相处,心里自是高兴,说:“一会儿晓白带她朋友过来,大家都认识认识。听说那小伙子也不错,搞IT的,现在又在念博士。你们年轻人应该有话聊的。”
        陆程程和涂苒相互看了一眼,又听见老爷子问孙慧国,“怎么你姑娘还没到?”
        孙慧国忙说:“他们从华工赶过来,肯定是要晚点的。”
        说话间,就见有女服务员推开包房的门带了两人进来,为首的自然是孙晓白,仍是端着有钱人家的讲究,一丝不苟的时尚打扮,孙慧国瞧见她闺女就笑得合不拢嘴,怎么看怎么喜欢,忙拉开自己身旁的位子招呼她过来坐下。
        孙晓白后面跟着的年轻男人,高瘦白净,举止斯文,两人站在一起十分抢眼。
        涂苒看见那男的,却是大吃一惊。
        孙晓白拉着那男的给介绍:“妈,陆叔叔,这是我提过的,佟瑞安。”
        佟瑞安长得一表人才,看起来又稳妥老实,只瞧外表就甚合长辈的意,孙慧国一见之下,心里更是高兴,转头又瞧了瞧陆程禹,大有将两人作比较的意思,两方看了看,更觉得不分伯仲,一时红光满面。
        佟瑞安挨着孙晓白坐下,左手边就是陆程禹,正是抬头要寒暄几句,一眼瞥见坐在旁边的涂苒。
        佟瑞安立刻抿上嘴,一句话也不说了。
        涂苒见他面不改色,心说看不出这小子还挺沉得住气,这样有城府的人,难怪苏沫拿捏不住?她想起苏沫那事儿就觉得闹心,又见佟瑞安对自己不打算多加理睬的模样,就瞅着对方笑了笑。
        这一笑,孙慧国和孙晓白顿时觉得她别有深意。
        孙晓白看了男友一眼,佟瑞安却没看她。
        陆老爷子又让陆程程给各位年长的斟酒,孙慧国瞅了个机会指着陆程禹对佟瑞安说:“这是我们家老大,你们年纪应该差不多的。”
        佟瑞安忙和陆程禹稍稍碰杯,两人点头打了招呼。孙慧国又指着涂苒告诉他:“这是他媳妇儿。”
        这次佟瑞安再不能回避,只得冲着涂苒笑着一点头。
        孙慧国也笑道:“我瞧着你们俩的样子像是认识的,以前见过啊?”
        涂苒喝了口酸奶,没吭声。
        佟瑞安只好答道:“是,我和涂苒以前是大学同学。”
        话音未落,孙晓白脸色微变,陆程禹侧头看了涂苒一眼,陆老爷子却是笑道:“真是巧,原来都认识,那更能相处得好了。”
        涂苒也笑:“是呀,佟师兄以前读书很厉害,年年拿系里的一等奖学金,本科毕业就直接保研了……”
        孙慧国听了这话心里十分舒坦,一时忘了彼此间的膈应只顾笑眯眯的望向涂苒。
        涂苒看了那母女俩一眼,继续说:“然后研究生毕业没多时就结婚了,一结婚就有孩子了,是我们同学里办事效率最高的传奇人物。”


  •     作者有话要说:十一月二日
        秋天来了,流感时段到了,请大伙儿注意身体啊。
        最近俺家两个男的就病了两个,这两天又放假都呆家里,我也没什么时间写文,都伺候人去了。最近睡眠不好,脑袋犯晕,这章写的乱,先将就看看,等我清醒点再改。看见你们的留言就很高兴,有时间争取逐一回复,谢谢。
        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连续睡够八小时,不然脾气会很暴躁。
        几天没更,见谅了。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