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转机(一)
转机(一)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男人的转变倒是让涂苒不大自在了,渐渐地开始让她正视自己心里隐藏的某种退缩的想法。
        自王伟荔走后,陆程禹几乎每天一个电话拨过来,有时早上,有时晚上,都是在他下班回家的路上。隔着话筒,涂苒听见他稍许急促的呼吸,便知道他是一边走路一边再给自己打电话,他一向走得快,两人没说几分钟他就到家了,只这几句也是差不多的内容,“起床了吗”、“吃了吗?吃的什么”、“下班了吗”、“今天感觉怎么样”……他很少提到自己,只是询问,基本模式就是一问一答,差不多说完了他又嘱咐几句,然后各自撂了电话。
        饶是如此,涂苒心里仍有些异样的情绪,她不由自主的捕捉着他语气里稍许的变化,比如他今天这样问的时候语速比以往要慢,又或者偶尔回忆他先前印在话筒上的呼吸声,那种男性的沉稳有力的呼吸,仿佛隔着电话线将对方身体的热度传导过来,丝丝撩拨着她的耳膜。
        涂苒将这种内心的丰富感受归咎于最近的生理异常,她甚至怀疑,如此频繁的联系像是对她之前提出抗议的嘲笑,就像一场恶作剧。
        有次,她还在公司开会,电话就在兜里响起来,她没接,直接掐了,换震动模式,想着瞅个空回条短信。当时顾远航正为一个销售方面的失误大发脾气,偌大个会议室鸦雀无声,人人屏息静气。顾远航训完这个训那个,间或休息的片刻,又听见有手机暗自嗡嗡作响。众人的视线渐渐在汇集到涂苒这一块儿,顾远航极其不悦,冷言道,怎么让你们开会的时候关个手机就这么困难?
        涂苒想着陆程禹从不曾在这个时间段与她联系过,就担心他那边有什么事情,是以一咬牙,揣上手机猫着身子从后门溜出去。顾远航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他说:你们这些人要是都跟家庭妇女一样的斗志,业绩哪能上的去?都回家里喝西北风去,别在外面的同行面前丢人现眼。
        涂苒蹭到走廊尽头才将电话拨回去,没等那边说话,就问:“你早上不是打过电话了?怎么现在又来了?”
        陆程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懒散暗哑:“你以前不是说我给你的电话少么,现在多打几个又有意见了。”
        涂苒心想,他果然是变着方子取笑我,一点机会也不放过。于是就堵着气不做声,又听他说:“我晚上不过来了。”
        涂苒说:“好呀。”
        他在那边接连咳嗽了几下:“早点回去,注意安全。”
        涂苒忍不住问:“感冒了?”
        陆程禹“嗯”了一声说:“就这事,我忙去了。”
        之后的数日,她都没见着他,心里放不下,就打了个电话去问陆程程:“你哥好像是病了,你最近有时间吗,能不能去看看?”
        陆程程疑惑:“姐,我哥病了,你怎么不知道呢?”
        涂苒说:“我回娘家了,怀孕了万一被他传染就不好了。”
        陆程程忙道:“哦,对哦。我爸今天去我哥那儿了,等他回来我问他,”她又笑,“爸给你们买了不少东西,孩子用的基本上都齐全了。”
        陆程禹他爸这些时一直忙碌,不为别的,就为不曾谋面的孙子。他现在最大的爱好就是去商场的婴幼儿部转悠,从婴儿床到童车,玩具,衣服,统统搜刮了一遍。孙慧国也并非冷眼旁观,要么给些贴心的建议,要么抢在前头结账。只有一次,她说:“你怎么尽买些男孩儿的衣服,这要是一闺女呢?”
        陆老爷子瞪了她一眼:“怎么能是丫头,肯定是大胖小子。”
        孙慧国听了,在心里冷哼一声,说:“儿媳妇的头一胎不知怎么就没了,不晓得是不是习惯性流产。”她原本只想针对涂苒,没曾想牵扯到老头心里的宝贝孙子。
        老爷子立马喝了一声:“放屁。”
        孙慧国也觉着自己这话有些过了,当下便不敢做声。
        陆老爷子也不和她闲扯,叫了司机把大包小包塞进商务车里,想着这就给儿子送过去,他没有小家的钥匙,就让人直接把车开去医院。打电话联系上了,说人正在住院部后面的停车场。
        陆程禹才下班,正仰靠在车里的驾驶座上休息。一连几天没用车,早上出门时想起要加点油,于是开车上班,这会儿却是头痛的厉害没了精力。刚晕晕乎乎的阖上眼,就听见有人在外面轻轻地敲玻璃窗,睁眼一瞧,看见李初夏在外面给自己做手势。
        陆程禹按下窗户,李初夏问他:“怎么了?不舒服?”
        他摇了摇头:“没事。”
        李初夏说:“还能开车吗?要不我帮你开,送你回去?”
        陆程禹干脆从车里下来:“真没事,你忙你的。我还得待会儿,等人。”
        李初见他面色微红,忍不住伸手探探他的额头:“发烧了,温度还有点儿高。”
        陆程禹下意识的微微侧脸。
        李初夏看了他一眼,收回手,去摸皮包的带子。过了会儿,她轻轻掂了掂脚后跟,微笑道:“那我先走了,你早点回去,好好休息。”
        陆程禹冲她一点头,向后斜靠在车门上从口袋里摸了支烟出来,他按着打火机,将火苗凑到跟前,点烟的瞬间总是习惯性的微微皱眉。
        李初夏看着他:“病成这样了怎么还是戒不掉呢?”
        陆程禹没在意,仍是将纸烟递到嘴边吸了一口,提神。
        李初夏又说:“不许抽烟。”她仍是像以前那般瞅着他,语气娇俏蛮横。
        那时候见他吸烟,她要么气呼呼的对他不理不睬,要么跺着脚发狠:陆程禹,你要是在这样,我就不理你了。吸烟臭死了,我再也不……她忽然红着脸顿住,他欺身过去问道:再也不什么?她将脸扭到一边,又生气又忍不住笑的样子。他捏住她的下巴,一边吻她一边说:要不,以后我一想吸烟了就亲你。
        ……
        陆程禹夹着香烟的手指略微停顿,数秒的时间一晃而过,李初夏的心却骤然跳的飞快,稍许平息之后,再看向他时,对方早已恢复先前坦然的神色,依旧我行我素。
        李初夏自觉语气过于异样,不由脸颊发烫,心里尴尬,于是勉强换了个话题:“你们家的也烦你这个毛病吧。”
        陆程禹笑笑,微微低头“嗯”了一声,算是作答。
        李初夏略站了会儿,见他再没什么话可说,心下暗自叹息着,告辞离去。才转身,从外面开来的的商务车里下来个人,李初夏同那人打了个照面,不觉愣了愣,继而礼貌招呼:“伯父,您好。”
        陆老爷子冲着她和蔼的点点头,并未说什么,等她走得远了,才对自家儿子笑道:“臭小子,也个花花肠子。”
        婴儿用品堆了满满一客厅,陆程禹他爸四下环顾,最后在沙发上坐下:“倒杯茶来喝,你媳妇儿怎么还没回?”
        陆程禹递了杯水给他:“她嫌离上班的地儿远,回娘家住去了。”
        陆程禹他爸点点头:“难怪这么乱,”喝了口水,问道,“你怎么和老李家的丫头还黏着?我听人说她家发了请帖要办婚事,后来又闹着退婚,跟你小子有干系?”陆老爷子早年在医院做行政工作,他为人性格爽利能说会道,和全院上下的交道都打得火热,之后办了停薪留职出去做生意,几个相熟的之间仍时不时有来往。再后来又为外头的女人气死发妻一事,再次闻名于昔日的老同事之间,也因此,李初夏的父母当初极为反对自家女儿和陆家儿子的交往。
        陆程禹正低头看婴儿床,随口答了句:“没干系。”
        陆老爷子又笑:“知子莫若父,男人女人嘛就是那么回事,有个什么。你现在也要当爹了,该悠着还得悠着点。我看你那媳妇是个性子刚烈的,不好对付,不过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多半会服软……那些事,等生完孩子再说,随便你折腾,现下还是收心为好。”
        陆程禹听着听着便抬起头来,看了他爸一眼:“你以为都像你这样,气死个把人也就那么回事?”
        陆老爷子原本满脸带笑,听见这话脸上的笑意不觉一滞,讪讪的应对了几句。他因连日来心里头高兴,一时说话忘了形,这会子在儿子面前吃了瘪,不敢再多讲话,略坐了会儿,喝了几口水就走了。
        老头儿到家以后,倒是在孙慧国跟前用玩笑的口吻把今天看到的情形提了一遍,又说:那老李的婆娘先前死活不同意我儿子跟她闺女,现如今我儿子都要当爹了,她家闺女还眼巴巴的瞅着,也不嫁人。要是早跟了我儿子,这不外孙都抱上了?男的怎么胡闹都不吃亏,这女的要是快三十了还跟着瞎搅和,那才是叫人笑话。他家当初看不起我,这会儿还不是成人笑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呀……老爷子得意洋洋的哼了几句,悠哉的喝着小酒,心里头甚是受用。
        孙慧国看他那样,不由冷笑:是,你儿子有魅力,你们家男的都一个德性,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回头,她又和女儿孙晓白唠嗑:这女人要是没钱傍身,哪个男的会把你当回事呢,还好你有个能干的妈,以后不至于受这些委屈的,女人还是自私点好,至于那些情啊爱的,都看淡点,那些东西过个几年连狗屁都不是。
        孙晓白面上嗯嗯啊啊的敷衍过去,转身就出门谈情说爱去了。
        几天后,陆程程去看望涂苒,神秘兮兮的说:“姐,你知不知道,孙晓白要改名叫孙小三了,她丫谈恋爱谈了个有妇之夫,真是和她扫帚星老娘一个德性。”
        涂苒“啊”了一声:“你怎么知道?那你家不是闹开锅了?”
        陆程程嘴里哼道:“我老头她老娘还不知道呢,我是偷偷听来的,她有次和那男的打电话问人家什么时候离婚,还说人是不是舍不得孩子什么的,真贱啊。”陆程程感同身受,一提到这事就气不打一出来,“人都有孩子了她还那样,我倒是要看看她想怎么折腾。”
        涂苒见她气成那样,就笑:“冷静冷静,道德观念这种东西是会遗传的。你在这儿生气,她又不会少块肉。”
        陆程程想了想:“那倒未必,我哥就不像我爸那样,我哥和我还是想像我妈多些。”
        涂苒听了不觉一呆,末了只是微微笑了笑,忽而想到苏沫,也不知她最近怎么样了,待陆程程走后,涂苒便给她去了个电话。
        隔着话筒,苏沫的女儿在那边哭,苏沫才“喂”了一声,就冲旁边吼:“你再哭,我把你扔你爸那边去,看你以后怎么过。”
        小孩儿停了一会儿,哭得越发厉害起来。
        苏沫也懒得理了,恹恹的对涂苒说:“我现在还不是那个样子,”她顿了顿,低声道,“涂苒,我见过那个女人了……”


  •     作者有话要说:十月二十七号 谢谢大家留言。
        你们要看高~潮,俺就整个狗血的出来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