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变故(五)
变故(五)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那天上午一进家门,涂苒就从桌上拿起手机查看,一条短信,几个未接来电,有陆程禹打来的,有从娘家打来的,还有周小全。她先看短信,内容平淡无奇,和之前收到的那些个几乎一字不差,想是那人早把这样的短信存在草稿箱里以备不时只需。她不觉哼一声,又翻回去看来电时间,猜想大概是因为她没接电话,陆程禹才给她发了这则信息。
        涂苒班也不上,靠在床上先给娘家回了个电话,王伟荔在那头说,怎么昨晚打你家座机也没人接呢,真是急死个人。
        涂苒问她出了什么事,王伟荔说,还不是因为你弟,我叫他回去读书,他说先要去大使馆续签,要一个人上北京去。我看他那样子靠不住,想押着他走一趟,我担心他糊弄人,别出了这家门也不去读书撒腿就给我跑了。
        涂苒那会儿头晕脑胀有气无力,说,妈,那你去看着他,老太太这边我先陪她住着。
        王伟荔问她,你老公怎么办,要不让他暂时也到这儿来住住,现在有车也方便。
        涂苒说,他忙,医院里随叫随到的,再说这么大个活人也饿不死他。
        两人商量好,王伟荔和涂峦过几天进京,涂苒仍是提前搬回去住着。正是忙碌的当口,就把周小全来电话的事给忘了。过了两天,周小全又打给她,劈头盖脑来了句:“我跟你说,出事了,刚才你那老同学要抱着她孩子一起跳楼呢,吓死我了。”
        涂苒那些天成日在兜里揣着手机,手机不响,她就三五不时的拿出来看,没看出什么名堂,偏巧铃声忽的大作,顺便带来这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消息,她想象不出苏沫那么柔弱的人抱着心肝宝贝要去寻死的情形。
        周小全说:“前段时间就老听见两人在家吵架,孩子哭了也没人管由着她去,我还当怎么回事呢,真看不出佟瑞安那样个老实巴焦的样子也在外面有个女人,真是会叫的狗不咬人。”
        涂苒问:“苏沫现在怎样了?”
        周小全说:“还好现在放暑假,不然她只怕连班也上不了,每天抱着孩子发呆,要不就是拉着我的手掉眼泪,孩子饿了她就兑点牛奶应付,佟瑞安以前晚上还回来,现在倒是成天见不着人影,夜不归宿了。”
        涂苒听见这“夜不归宿”四个字就心烦气躁,略收了心神,说:“周末有空我过来瞧瞧,她现在带个孩子,娘家也没人在这边撑着,你多帮帮她吧。”她挂了电话回桌上吃饭,王伟荔和涂峦已经出门,家里只剩她和老太太两人。
        老太太搁下筷子问她:“是不是小陆的电话呀?”
        涂苒一愣:“不是。”
        老太太又说:“你在这里住了几天,是不是要回家看看去?”
        涂苒笑:“您嫌我烦想赶我走呀,这不就是我的家吗,我赖家里怎么了,偏不走。”
        老太太也笑,寻思着问她:“要不这个星期天让小陆过来吃饭吧,年轻小夫妻的总这样分开住也不好。”
        涂苒一边夹菜一边说:“他来不了,昨天还给我打电话说现在病人多,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呢。”
        老太太看了她一眼,没再做声,把盛了鱼的盘子往外孙女儿跟前挪了挪:“苒苒,你最近怎么瘦了,脸色不好,吃的也少。你记得周末去菜市场买些筒子骨回来,咱们熬些汤喝。”
        到了周末,老太太熬了些汤,两人喝了点,涂苒用保温瓶装了给苏沫带过去。
        周小全正陪着那娘儿俩吃饭,桌上干巴巴的几样菜,一碟皮蛋拌豆腐,一盘红菜薹,几只外面买的炸鱼,苏沫眼圈又红又肿,头发散乱,正端了碗稀饭喂孩子。涂苒接过碗去,说:“我在家吃过来的,你吃吧,我帮你喂宝宝。”她舀了些汤浇到饭里,又把汤里的肉用勺子压碎了,慢慢喂给小家伙吃。小家伙吃得开心,嘴边粘着饭粒,一口等不得一口。
        苏沫望着孩子叹气,拿起筷子拨自己碗里的饭粒,半天也没往嘴里送去。
        周小全无可奈何的看看涂苒。
        涂苒说:“你总这样不吃不喝的,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孩子怎么办?你让她靠谁去?她才多大点,凭什么要跟着你遭这份罪?”
        苏沫一听,咬着唇,眼泪就啪啦啪啦的掉下来
        周小全脾气急性子烈,这会儿见涂苒把话说开了,也忍不住也道:“要是我就把孩子直接扔婆家去,跟他老娘说看看你们养的是什么儿子,连刚出生的孩子都不要了,你们不管凭什么我管呢。要是还想一起过,把佟瑞安揪回来好好谈谈,先别急着吵架,有问题解决问题,看看是不是你因为孩子忽略了他才让他有外心,主要是弄清楚是精神出轨还是**出轨。要是不想过了,收集证据,赶紧捞钱,能捞多少捞多少,一定要刮干他的油水。要是我,立马离婚走人,其他的谈都不谈。”
        涂苒瞪着周小全,抿着嘴直摇头。
        周小全说:“瞪什么瞪,我说的怎么不对?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这样的男的还留他做什么?要出轨的话,当初就别结婚了。”
        苏沫听了,在一旁捂着嘴哭,那孩子见自己的母亲掉眼泪,便在旁边目不转睛的望着,满脸好奇神色。
        涂苒将孩子抱过来搂在怀里向着自己,小声道:“周小全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当人的感情是水龙头,说开就开说关就关,哪有一出问题就闹着离的?什么精神**出轨的,现在谈这些有什么意义?再说现在不只是大人的事,还有个孩子,问题怎么解决,主要还是看苏沫自己的意思,不过无论怎么解决,一定要对自己和孩子好点。”
        周小全义愤填膺:“又是你们这种已婚妇女的调调,假惺惺作态劝和不劝分,他们在外面彩旗飘飘你们还要在家给人生儿育女?满大街都是三条腿的男人,自己软弱就别拿孩子当借口。”
        涂苒见苏沫已是呜呜的哭出了声,忙说:“不谈了,先吃饭。但是苏沫啊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有个孩子在跟前,当妈的人再怎么着也得打落牙齿活血吞,不然有什么资格当人老娘。不管什么事,孩子第一,她也只有你这么个可以依赖的人,先把孩子照顾好再说,任何事都得放一边去。”她把筷子塞到苏沫手里,“坚强些,多少要吃一点。”
        苏沫执着筷子,夹了粒饭团到嘴里,含糊道:“我想找个律师先咨询一下。”
        周小全拍手:“好,就是应该这样,不打没准备的仗,”她想了想,转向涂苒,“你老公不是有个律师同学吗,好像专搞这些事的。”
        涂苒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你要真有这想法,我帮你联系联系。”
        两人从苏沫家里出来,周小全埋怨她:“涂苒你今天怎么回事,苏沫那样的人都能抱着孩子要跳楼了,可见她被欺负的有多狠,你还在那里劝来劝去,太虚伪了吧。”
        涂苒叹了口气:“苏沫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了解,她那样子哪里是想离婚的。”
        周小全说:“人家都想见律师了。”
        涂苒说:“你走着瞧吧,她也就能说说狠话。再说她现在这种情况,一个月一千多块,娘家又不在这边,要是离了怎么养孩子,佟瑞安这人要是铁了心多半是不会要小孩的。”
        周小全将信将疑:“虎毒还不食子呢,佟瑞安平时对孩子也不错,未必不会要吧?”
        涂苒说:“你不知道,佟瑞安这人,别看他平时温文尔雅,心肠还是挺硬的。”
        周小全问:“你怎么知道呀?”
        涂苒摇头:“以前的事,不说也罢。”
        周小全感慨:“照你这么说,找男人还得找个心肠软的。”
        涂苒又是摇头:“这可不好说。他对你心软,自然也会对别人心软。”她犹豫着,终于认真道,“全儿,我倒是真想离婚了,不离这日子没法过了,憋屈。”
        周小全瞪着眼瞧她:“这什么意思啊?说着玩的吧,这不刚有孩子了吗?”她想了想,“不会是陆程禹那小子也有情况了?”
        “我……”涂苒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才说,“我就是忽然觉得挺没意思,结了婚就是材米油盐,没劲,其实婚姻这种制度挺不人道,硬是把两个人几十年如一日的绑在一起,天天磕磕碰碰在一起,四目相对,两相生厌,就是神仙也受不了啊。那些金婚银婚的,我就不信他们互相对着不腻味,你说这人这么自虐到底是为什么呢?就为了老来有个伴?互相有个照应?不孤单不寂寞?”
        周小全白了她一眼:“还以为什么事,庸人自扰,吓我一跳,”她一挥手,“哎呀,真是,那个佟瑞安让我开始怀疑天底下所有的男人了。不过陆程禹不一样,我是观察了好久才把他介绍给你的,他这人应该没什么情趣,但是原则还是有的。”
        涂苒抿了抿嘴,说:“其实男人都一样,只不过有的为自己想得多些就放纵了,有的为别人想得多些,自制力责任感也就强点。如果条件差不多的话,男人女人都一样,说来说去还得看人品和良心。”
        ……
        佟瑞安说,这不是人品和良心的问题,没那么复杂,就是一时的诱惑,男人和女人都一样,都会遇到这种诱惑。
        佟瑞安说,这事儿已经完了已经过去了,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男人不会把这种事当回事,完了就完了,该回家还得回家。
        佟瑞安说,就是觉得生活有点累有点麻木了,每天都是孩子,钱,尿布,奶粉,你又和我妈把关系搞得那么僵,我很累。
        佟瑞安说,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爱不爱的,我早说了我已经和她断了,你还想怎么样?
        苏沫含着泪问他,那你还爱我吗?
        佟瑞安说,爱。他的表情有点生硬。
        苏沫冷笑,你撒谎。
        佟瑞安干脆翻了个身睡去,一声不吭,任她怎么问就是一声不吭。
        苏沫仍是找到他俩继续来往的证据,她越来越像一个出色的劲头十足的侦探,她把证据扔到佟瑞安的脸上,又哭又笑。
        佟瑞安看着她,你疯了,神经病。下一秒却又抱住她,苏沫,你听我说,我会和她断,但是你要给我时间,我会好好解决这件事,我们有孩子,我不会不要孩子。
        她给了他时间,他用那些时间不回家。忽然有一天那女人打电话过来,说,我怀孕了,他人一直在我这儿,你别再缠着他了。
        苏沫握着话筒,气得浑身发抖,大热天打着寒战,一句话也说不出。她去找佟瑞安的父母,婆婆说,这事我们会批评他,你别和他吵,你越闹会把他推得越远。
        她哭泣着,抱着孩子“扑通”一下跪在他们跟前,使两位老人吓了一跳。
        苏沫独自躺在床上,睁着眼听着黑暗里的天花板,她想起那天的事,突然坐起身来,扬手就扇了自己一巴掌,脸颊顿时火辣辣的痛。
        她发着呆,又不知过了多久,利落的下床,打开电脑。
        她进了那个女人博客空间,以前是匿名进去,现在也不管这些了。
        她一页页的翻看那个女人的博文,看她写欧洲各国的游记以及扫货经历,她的书评影评,她的服饰搭配,她的名牌鞋包,她发现的一切美好的昂贵的或者不昂贵的带有异国情调的小物品的描述和照片。她的文字干净,见解高深,看不出一丝炫耀的意味。人们纷纷留言,说她是德才兼备的优秀女人。那些留言除了恭维就是艳羡,独有一人写的除外,那是个男人的口吻,有调侃有欣赏也有暧昧温情,语句绵长,文笔不凡。
        苏沫的心迎接着一拨又一拨的凌迟之苦,她知道那人是谁。他不曾为她写过只言片语,却曾搂着她笑:我只会写程序,你让我写酸掉牙的情书,无异于让我受酷刑。我对你的感情,不屑于用庸俗的文字来玷污。
        他们当时年轻得很,除了爱情和学业,几乎一无所知。
        苏沫看着照片,白衣长裙的女人站在希腊的爱琴海海边,飘飘若仙。
        苏沫闻道自己头发上的油烟味,孩子吐出的奶水味道,还有被人抛弃和嘲笑的女人特有的濒临衰老的气息。


  •     作者有话要说:十月十五
        昏嫁嘛,就是写女人的,男的基本是配角。
        不过后面男主的戏份会多起来,苏沫这条线基本还是次要的。
        不得不说俺家小陆气场太强,每次写他我都虚得很。于是不会写男人了,尤其是有点小坏的好男人,大概等天上掉下个帅哥砸到我,我就会写了,nnd。
        我要真写不了小陆,只好卡了他的戏份,把男配扶正了。
        帅哥帅哥快掉下来吧……
        说到帅哥,上次去警局报案碰到两个,一小正太一型男,都穿着橄榄绿的T恤,大口袋军装裤,腰里宽皮带挎着枪,两人一边抽烟一边靠着警车聊天,都是臂膀上肌肉纠结的那种。我们没找着给来访者用的停车场,就开过去问路,小正太好热情,话也多,看起来也就二十左右的样子,左耳上还带着亮闪闪的耳钉。旁边的型男就是又帅话又少的类型,比小正太矮点,不过两人都算高大了。后来问完路,我还别着脑袋瞧人家,被孩子他爸嘲笑。
        小陆同志的原型,也是个又酷又帅又高大的刑警大哥,可惜人也是孩子他爸了。小陆为嘛学医呢,真是。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