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入戏(二)
入戏(二)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涂苒没想到陆程禹会在这个时间给她打电话。
        他一大早出了门,涂苒以为他去上班,那时候她还没起床,糊里糊涂的说了句,“就知道你没空,你怎么成天忙个没完?”
        又在迷糊中听见他问:“有什么事?”
        涂苒本不指望他回应,忽而整个人就清醒了些,答:“我家老太太说好久没见你了,她想让你过去呢。”
        仍是没睁眼,须臾,听得他说:“我忙完就过去。”
        涂苒觉得他在敷衍,心想也不知你哪年哪月才忙得完,嘴里没吱声,缩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又迷糊过去。
        陆程禹见她这样也没再打扰,涂苒有些嗜睡,他是知道的,而且一旦入眠就会睡得死沉。
        共同生活的初始,他很不习惯身边躺着另一个人,有时半睡半醒间,手指触到一种光滑柔软如丝一般的物事,心下便觉奇特,摸了摸,又抓在手里拽了拽,耳边就传来女人的轻哼,睁眼一瞧,才知道是女人长长的头发。他玩心一起,又将她的头发使劲扯了几下,那人这回哼也不哼,呼吸依然均匀悠长,并未觉察任何干扰。涂苒睡觉的时候,习惯将头发散开,于是他夜里翻个身,那发丝便拂到脸上来,痒丝丝麻酥酥,挥之不去,不胜其烦,末了只好拿背对着她。
        不过,他自己的睡品也未有多好,记得有次做梦,梦见还在大学里打篮球,大概是参加比赛,大伙儿挤在一堆抢篮板,他跳起来使劲一挥手,那球眼看就进了,他却被一声闷响惊醒,与此同时,又听见女人“啊”的低叫一声,想了半天,大概是他一拳招呼到人身上去了。涂苒那时背朝着他,一动也不动,他有些儿担心,凑过去瞧她,人家呼呼地睡着正香。第二天起来,趁着人家换衣服,一眼瞥见她的肩胛骨下方多了一块淤青,于是忍不住问道:“昨晚睡得好吗?”
        “还行呀,你呢?”
        “挺好的。”
        陆程禹先前看好一台车,这会儿趁着周末有空想去提回来,和车行里的朋友约在早上八点半,说是越早人越少,办事效率高。去到那里果然还冷清,直接提车付钱,买保险,等着车贴膜。一会儿,朋友拿了张临时牌照过来,笑道:“没按你说的机选,那系统不好,尽会磕碜人,出来的要么是BT,JB,要么是1474,2222……,我倒是帮你选了个号,姓陆的里面,你是第五百二十七个。”
        陆程禹接过来一瞧:“LU527,”心想真二啊,怎么会有人喜欢用这种方式挑选牌照,看人排队上瘾了吧,嘴里说:“谢谢了啊。”
        上车,把零时牌照往窗前一搁,想起给涂苒打个电话。
        涂苒感到稀奇:“上班时间给我打电话,是找我帮你跑腿的吧?”
        陆程禹说:“我刚才去买了车,一会儿过去看看老太太。”
        涂苒觉得这人说起买车像是买了颗大白菜,对于人民币似乎完全没有感念,兹事体大,不可小觑,必须匡正朝纲,否则国将不国,家不成家,于是认真道:“陆程禹,你这事办的不对,应该事先和我商量,毕竟是大笔支出,你能有点家庭观念不?我也是家庭成员之一吧!”
        那边云淡风轻:“不能和你说,说了又吵着要写你的名字。”
        涂苒见他根本不上心,多半当了耳旁风,冷笑:“这种贬值迅速的易耗品,我才不稀罕,”想了想,又说,“做错了就必须受罚,不然你不长记性。念及你尚属初犯,请上交随意消费金额的百分之十,作为对其不知情家庭成员的心理补偿。”
        男人不觉笑道:“原来是拐着弯捞钱。你给家里买了那么多没用处的东西,我可没这样敲诈你。那什么植物,鱼,一盆盆放在那里,准备没菜的时候做了吃么?”
        涂苒说:“那是情趣。”
        那男人又道:“是吗,还不如多买几套内衣。”
        “你……”涂苒想明白过来,立马红了脸,又碍于老太太和王伟荔都在跟前,不能显露,侧过脸去含糊道:“罗嗦什么,还不快来。”
        对方像是存心让她尴尬:“我的意见,你会采纳吗?”
        涂苒有些郁闷,对着话筒敷衍:“会的会的。”听见那头的人没正经的低笑,不由微恼,这男的只在发情的时候有点人样,其余时间便是个冷冰冰干绷绷的木头,他的兴致常常突如其来,又教人措手不及。想是心情好的时候逗她两下,一旦忙了累了饿了,根本就不愿搭理她,敢情她就是一调味品,还好,她也不会拿他当白米饭。涂苒握着电话走远了点,小声道:“行了,发情也要看时候,旁边有人呢。”
        他何其无辜:“我说什么了,让你有发情的想法?”
        涂苒咬着牙挂了电话。
        陆程禹到的时候,一家子人都在等他。陆程禹看了眼涂苒,觉得她和往常不大一样,运动鞋牛仔裤白T恤,头发也揪了起来,看样子还挺清爽,不由又多看了一眼。
        涂苒见他这样,马上捂住脑门说:“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光亮的大脑门儿吗?”以前读初中的时候,她就很喜欢把脑袋上的头发一根不落的全揪上去,结果有次前排的男生忽然扭过头来看她,嘴里嚷道:“嘿,好大的电灯泡啊!”那男生指着她的额头说,“涂苒,你可以去做尼姑了。如果你去做尼姑,我就去当和尚。”这事让她记忆犹新,因为当时全班哄笑,有人开始叫她“小尼姑”。又大几岁以后,她开始学会打扮,更觉得自己的额头生得不好,就梳了些刘海,此习惯一直保持至今。
        陆程禹以前还没注意,听她这样说倒才察觉。她前额饱满,印堂发亮,额头中间的发际稍又微微凸出一些,的确引人注目,但是并非难看。又觉得她现在的神情甚是有趣,便笑着说:“这样水准的还真么见过。”
        王伟荔眼见这小两口儿有说有笑,看情形相处不错,心里满意,嘴上笑道:“你从小就是这样,前脑壳也凸,后脑壳也凸,怎么睡都睡不平整。怎么着,还不让人看啦,又不丑,你还有个美人尖呢!”涂苒不喜欢家人在陆程禹面前提自己小时候的事儿,不知怎么就觉得很糗,于是干脆转身过去不理他们。王伟荔又和陆程禹闲扯了几句,就出门找自个儿的麻将搭子去了。
        老太太听说他们买了车,可以走远点,极为高兴,想去民众乐园逛逛,说是几十年前跟着涂苒的外公在那儿听过戏,也不知道现在变成啥样了。三人定下行程,涂苒搀着老太太出门,五楼不算高,但毕竟是近百岁的人,没走几下就要歇一歇,陆程禹见这情形,就蹲下身去,让涂苒把老人扶到他背上,背着下楼。老太太连说:“这也是小陆在这儿,不然连门都出不得。”
        涂苒心想,咱家老太太嘴乖,往常还不是我背上背下的么?虽是这么想,表面也是说:“老公,幸好你在这儿,换我可是不行的。”
        一路下去,遇到邻居,老太太边忙不迭的介绍:“瞧瞧,这是我孙女婿儿。”旁人更赞不绝口,说您老人家有福气啊,两孩子般配得很,又都孝顺。老太太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就这一时半会的功夫,人也不若先前看起来那样老态龙钟,精神气儿好了许多。但是以往的大多时候,这位忙活了大半个世纪的百岁老人,到如今只能像只鸟儿一样被关在钢筋水泥的笼子里,终日忍受落落寡欢的滋味,唯一的盼头不过是儿孙们来家看看,和自己多说几句话罢。
        涂苒一时越想越心酸,嘴里说:“瞧您高兴的,以后我经常带您出去找乐子就是了。”
        老奶奶忙摆手道:“不行不行,你们都要工作,小陆工作又那样忙,你要好好照顾他,饮食上,生活上,俗话说,男人要吃,女人要睡,年轻人也不能太累着,别以为年纪轻就亏待自己,到老可是要吃大亏,你现在还是要先顾好自己的小家。其他的,只要你们有孝心就行了。”
        陆程禹说:“陪您出去走走,也是休息。等过段日子,我们再攒上点钱,把旧房卖了,就在这周围买套房子,让涂苒能天天陪着您去楼下转转,也不花什么时间。”
        老奶奶也觉得这样好:“住得近些,以后有了孩子,就让你妈给你们带去,好过她天天打麻将。”她说完这话,却见两个小年轻都不吭气,更不表态,转脸瞅瞅自己的外孙女儿,那丫头像是没听到一样,老人心里不免叹息了一回。
        三人到达目的地,老太太直说大不一样了,无非看看新鲜,人又多,不多时就乏了。肯德基吃不惯,就去了旁边的东南顺,也是中西合璧不伦不类的快餐,老人家少出门,倒也吃得高兴。末了回家,陆程禹因有晚班,只将她们送上楼,并不一同吃晚饭。
        涂苒见老太太进里屋了,就在门口叫住陆程禹,问他:“累吗?”
        陆程禹摇头:“累什么。”
        “你一会儿不还得上班吗,早知道这样,就不叫你过来了,在家休息多好,”涂苒停了一会儿,又小声道,“今天谢谢你。”
        陆程禹低头看着她,微笑道:“本来是不必谢的,你既然这么说了……打算怎么谢我?”
        涂苒看地上:“你今天怎么回事呢?没个正行。不谢了,再见。”说完便要关上大门,却被他从外面用手抵住。
        陆程禹看了眼楼道的窗户外面,又看了看她,才说:“我下个月九号休假。”
        涂苒立刻说:“哦,我正好那几天出差。”
        陆程禹又说:“我想找个地方钓鱼去,你没空,我自己去了。”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