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小别(四)
小别(四)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如果有人问陆程禹本人对于婚姻和另一半的期盼,他大抵一时半会是答不上来的,待到经过一定思索之后说出的答案,十之**纯属书面化的扯淡。对熟友圈子以外的人,他多半是如此这般应付。
        不是没认真想过诸如此类的人生大计,偶尔感性起来,也会翻翻旧账,然而想得越多越觉得索然无味,哪怕感情深厚的人仍然会为俗事反目,虽儿女成双,终究是一个另起新灶,一个郁郁而终,人性和生命一样脆弱。久了,对于婚姻这种关系,他便谈不上有所期盼,也不是毫无念想,只是觉得刚刚就好,杯里的茶水不用注入得太满,路旁的高树也勿需太过刚强。柔韧不足,刚强易折。
        连日来,陆程禹如意料之中的忙碌,这种忙碌使生活有了滋味,有人把***赋予爱情之后的婚姻或者婚姻以外的爱情,有人带着***投入工作就像赌徒沉迷于赌场。
        大医院的男外科医生的岁月总是在多姿多彩之间流逝,既有上手术台时的刺激和挑战,也有抢回一条人命时的成就感,还有形形□的医患纠纷,以及妩媚干练说话娇嗲的小护士,实习女医生,女药代。也就一年前吧,涂苒还是她们其中的一员,只是那会儿,她可一点也不拿乔,有事说事,直来直去,性子还算得上爽利。
        这个世界哪怕没有大米和石油,也不会缺少美女,不拿乔的美女。
        若作为一个已婚女性,对自己的丈夫耍弄些未婚女孩的小伎俩,那真是无趣过了头。
        陆程禹觉得,既然两人之间的关系没有明显的矛盾和裂痕,那么进行夫妻生活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只是涂苒似乎表现得抗拒,当然她不曾明说,说出来的话却教人倒尽胃口,她很知道如何打消男人的兴致。陆程禹没有细想那些话中的深层次含义,虽有这个精力,也没那个时间。
        这一天过得依旧充实,陆程禹下班的时候,外面的路灯早亮了。
        小时候读书,他便认定,耕耘多少收获多少,如今工作,更是肯定这条硬道理。努力之后,得心应手的感觉相当畅快。尤其在外科呆着,若是上不了手术台,对年轻医生来说是件糟糕的事情,即使风险大,或者工作过程漫长劳累,手术来了,却没有人不想去做的。很矛盾的工作性质,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有别具一格的吸引力,而这种吸引力又促进他的内心始终流淌着一种激昂的情绪,这使他看起来像是一位健康向上积极热忱的大好青年。
        陆程禹看见李初夏的时候,仍然沉浸在这种工作情绪里而不自知,两人在医院的电梯里偶然邂逅,是回国以来的第一次。
        电梯里原本显得空旷,陆程禹一进来,李初夏便觉得心里的某个角落被塞满了,即使他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
        两人丝毫不像是曾经的同窗,见面会寒暄,再聊聊新的工作岗位。除了初时的点头招呼,他们谁也没说话,这个过程看似短暂,又很漫长。
        周遭的墙面像镜子,李初夏注意到他穿了浅蓝色衬衣,领带搭配得很好,男性的沉稳干练之中,更多了从容不迫的书卷气质。
        她以前便想,身材高大的人,穿板型偏正式的衬衣一定好看,只是那时两人都是学生没这个闲心,又或者他后来恢复了单身,想必也缺少对每日熨烫衣物的耐心。所以她还记得,他一向不爱穿衬衣。可是人总会改变,不知不觉就变了。
        陆程禹心情不错,人在心情好的时候思维会变得活跃。他抬头看看前方跳动的数字,视线划过镜子里的李初夏的脸,她总是习惯性的微笑,嘴角轻轻上扬,若有似无。那时喜欢上她,也许缘于惊鸿一瞥,那么多人的操场上只看见了她,那个女孩子,笑起来眉眼弯弯,明亮端庄,很是难忘。
        不过爱笑的人多半也爱哭,大抵逃不脱情绪波动较大的因素。涂苒也爱笑,只是也不见她哭过……是了,陆程禹忽然想起来,她以前做不出题会哭,考试分数不高也哭,眼泪早哭完了,这人哪,要变起来当真让人刮目相看。
        电梯“叮”的一声响,陆程禹稍微迟疑,便迈开步伐走了出去。
        李初夏习惯性的落在后面,以前是跟在后面,稍稍落后一点。那时的他会拖着她的手往前走,她是典型的慢性子做什么都慢吞吞,他外表沉稳内里却有点急脾气,那一幕就像不久前才出现过。
        习惯,人总是难以摆脱习惯,她现在已习惯在远处安静的,只是看着他的背影。
        李初夏跟散步一样走回家,从医院侧门出去拐个弯,没多久到了,近得很。几幢独立小洋房是当年的租界建筑,被簇拥在新盖起的数排青年楼和教师楼之间,隔着精心修剪过的绿化带,备受瞩目。李初夏的家就安在其中之一的欧式小楼里。
        进了门,她和往常一样把钥匙串儿随手搁在走道的柜子上,转身欲要上楼,又和往常一样周淑珍给唤住。
        周淑珍一边把钥匙串挂进墙上的钥匙匣,一边问道:“又在食堂吃过了?”
        李初夏说:“吃了。”
        周淑珍说:“食堂能有什么好东西,又被你爸说中了,天天给你留饭,天天倒掉,浪费。”
        李初夏说:“一时觉着饿。”
        周淑珍看着女儿摇了摇头,又轻轻推了她一把:“去,陪你爸说说话,知道你工作累,连陪我们聊会子天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初夏便懒洋洋向后靠着的,被周淑珍推一步走一步的往偏厅里去,周淑珍笑道:“我家博士闺女哟,奔三张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儿一样。”
        李副院长正靠在沙发上看报,此时也抬起头来笑眯眯的问:“怎么样啊,小李医生?”
        李初夏一下子歪在沙发上,说:“不怎么样。”
        李副院长放下报纸:“怎么,又被孩子们吵昏了头?”
        李初夏叹道:“儿科,儿科……”又说,“那么多普通门诊呢,偏生都要往专家门诊里拥,这挂号费不是还贵些嘛,门口位置少,还不愿意坐,都抱着孩子往里边站,那么小的房间,哭的闹的,空气也不流通,什么味儿都有。”
        老李拍拍女儿的肩膀:“有人找你看病不是好事嘛,都这样,慢慢习惯。要不,再回外科去?”
        周淑珍忙说:“别,咱们还是安稳点好,女孩子整天和那些什么血啊,内脏打交道有什么好的,就是钱多点,又脏又辛苦,咱们也不缺那几个钱。”
        老李笑笑,悠悠叹了口气:“你们这些人,哪知道做这一行的乐趣,我是老了。”
        周淑珍摆手:“我是不想知道的,您啊留着自己慢慢乐,”转脸又对女儿说,“你张阿姨给介绍的那个搞税务的,看照片像是挺不错的小伙子,你这几天有时间就去见见吧。”
        李初夏说:“不见,”隔了会儿又补充道,“才回来上岗,哪有那个时间。”
        周淑珍说:“去见见,工作也不错,家里和咱们也算门当户对的,都是公务员,年龄也大不了你多少……”
        李初夏打断道:“最烦公务员。”
        周淑珍说:“那上回给你介绍的那个银行的……”
        李初夏又说:“最烦整天和钱打交道的。”
        周淑珍气的瞪了她一眼:“你说你不烦什么吧?”说罢,又冲丈夫使了个眼色。
        老李倒是在一旁乐呵呵的瞧着,这回便说:“算了随她去,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
        周淑珍态度很坚决:“不行,这种事哪能由着性子来。先见见再说。”
        人如果在一处兜着情绪,在另一处就忍不住寻找发泄口,李初夏一听这话,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不见,没时间,要去你自己去。”说着,就噔噔的上了楼,随后便是“砰”的一声响房门给甩上了。
        周淑珍很是伤神,埋怨:“都是你给惯的。”
        老李也说:“你给惯的,”拿起报纸来继续看,“哎呀,这小李医生,脾气可不小。”
        停了片刻,周淑珍低声道:“还想着以前那个呢,指不定这会儿心里正怨我呢。”
        老李说:“肯定的。”
        周淑珍说:“死心眼儿,像你。”
        老李说:“可不是,这辈子就认准你了。”
        周淑珍又气又笑,拿起茶几上的杂志随手翻了几页,小声道:“你说,那会儿我要是不反对,这事儿其实也还过得去。”
        老李瞟了她一眼:“看人家出息了,你现在后悔了?”
        周淑珍撇嘴:“有个什么,你们这医院,这样的小医生成把抓。”
        老李搁了报纸道:“这可未必,还真没几个这样的,我以前带他做过手术,有意放手试了试。年纪轻轻的,不得了,基础扎实,胆子大不怯场,敢下刀,冷静沉稳,是个聪明孩子,难怪何老看得中,现在是人才,以后说不定就是个人物。就你那眼光,不行,没你女儿的好。”
        周淑珍说:“那是,要不怎么找着你了。再好的,这不已经结婚了嘛,”她顿了顿又道,“听说找了个卖药的,还是奉子成婚,这样的人能好到哪去,一个女的做那一行能好的哪去?物以类聚,所以眼光要长远,透过现象看本质。有些事你们男人不懂,女人找老公未必就要找个能干的,能力上过得去,最重要是贴心,有啥事都能把自己老婆孩子放前头,那就是好男人。现在的男的比不得以前,比女孩家还怕吃亏,都精明着,男人太聪明能干了,未必能罩得住,我是不想你姑娘以后活得累。”
        老李懒得继续争辩,只说:“外科的小年青们,工作压力大了,个人生活放纵的也是不少,比不得咱们那个时候。”
        周淑珍道:“要我说,还是家教不好,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以后还不定如何呢,”她嫌杂志没什么内容,于是递给老李,“你看这个,让今天的报纸我还没看过。”老李依言行是,又听她说:“那女的,我好像打过照面。”
        老李问:“哪个女的?”
        周淑珍嘴里“啧”了一声,抬眼看了看楼上,见没什么动静,接着道:“就是那谁找的小药代。”
        老李:“哦。”
        周淑珍说:“那脸盘子长的,可没你闺女好,也就一般人,穿衣打扮倒还正常,也就是个普通小丫头,小姑娘天真浪漫点多好啊,她就不是,有点像那个什么……”她想了半天,却是说不上来,“你还记得不,就是上次你姑娘大晚上坐在这儿看的一部什么电影,有点像白蛇传,你还说了句怎么改的论七八糟的,就是里面那个张什么演的蛇精。”
        老李接口:“张曼玉。”
        周淑珍说:“对。就是长得差远了,骨子里却有那股妖气,妖里妖气。”
        所以会糊弄男人。
        夜色渐暗。
        涂苒抬头看墙上的挂钟,时已不早,郎尚未归,饭菜已冷,扣在锅里。一阵穿堂风过,她觉得背心有点儿发冷,接连便打了好几个喷嚏。
        以前上学的时候流行这样说:打一个喷嚏,有人在背后骂你。连着两个,有人想你。如果接着还有第三个,那么铁定是感冒了。若是让涂苒知道,此时有人说她像妖精,就是让她得重感冒大概都是乐意的。
        记得那会儿才入职不久,苦头已是吃了一箩筐,有次她拉着周小全问:“我现在有那么一点妖味儿不?”
        周小全道:“妖又如何,不妖又如何,都是娘生的。”
        涂苒说:“妖好,糊弄男人,保护自己,娘才不担心。”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