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谁遇见谁倒霉(三)
谁遇见谁倒霉(三)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自打那天见过苏沫,涂苒也不曾和她刻意联系,按理说读书时关系不一般,如今有机会叙旧也未尝不可,只是涂苒对此一直提不起兴趣,甚至潜意识里还有些抗拒。涂苒自认是个俗人,一路走来也并不顺畅,越是如此越是喜欢和周小全这样种没心没肺经历单纯生活无忧随时随地都能满怀希望的人接触,似乎这样便能沾染点好运。而每当想起苏沫时,她不得不又想到那段灰暗的过往,心里便没了精神气儿。
        许久以前她便对苏沫自嘲过,“瞧瞧咱们两个倒霉蛋,怎么混成这么个熊样……”那时涂苒已经保研,由于家庭境况却又不得不放弃。
        苏沫听了只是苦笑:“我自个儿倒霉也就算了,连带你也这样,你以后碰见我就绕道走吧。”
        涂苒如同老人般长长叹了口气:“还不定是谁遇见谁倒霉呢……”
        不过是两个年轻女孩间的玩笑,没曾想一语成谶,这会儿似乎都有绕道走的意思了。在周小全见面那会儿有些匆忙,双方不约而同忘了提交换电话号码这档子事,涂苒当时还想着,以后反正常来,总是会见的。而苏沫呢,若是她真想和自己联系,再向周小全询问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可她那边也一直没动静。对此,涂苒大概也猜到了几分,如《绝望的主妇》里所说,“Everyone has a little dirty laundry”,带有污秽之物的衣服虽然早已掩人耳目的扔掉,但是忽逢故人,往事哪能轻易抛却。对于苏沫的那段往事,这世上再没有人能比涂苒更加了解。
        至少,除了涂苒以外的旁人,看苏佟两人的婚姻,一定是件漂亮的新衣。
        周小全偶尔打电话来八卦,也是对佟瑞安赞不绝口,直说:“我要求不高,只要能找个这么对自己死心塌地嘘寒问暖的就成了,你那老同学还是有福气的。”
        起初,涂苒只是随口附和,后来听得多了便暗想:姓佟的看来是开窍了,也不枉苏沫这么对他,这小妮子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涂苒那会儿正忙着给公司新进人员培训,身上又是懒懒的,,也就不常去骚扰周小全。
        这天上午,涂苒才进公司,便看见客服那片儿围了一堆人。李图原本正在前台小姑娘跟前调戏着,见了涂苒冲她直招手:“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有戏看了。”
        涂苒打卡,刚好九点,心说今天算早的了,又问:“怎么了?”
        李图故作神秘,凑过来道:“劲爆了,真真冲冠一怒为红颜,市场的李帅哥和客服的小张在全公司同仁面前大打出手,为的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赵艳艳。”
        涂苒笑道:“求完整版。”
        李图低声说:“上星期小张带着赵艳艳去出差的事你知道吧,当然还掩人耳目的捎上了王姐,小张同志积极响应领导号召为公司开源节流,三人就要了一个标准间,结果晚上等王姐睡着,就把赵艳艳给……”
        涂苒问:“给办了?那王姐岂不是很尴尬?”
        李图笑道:“稍安勿躁,据说,据说啊,只是强吻,后来赵小姐告诉了男友李帅哥,李帅哥今儿个一早就打过来了,拉都拉不开,已经惊动了高层。估计是老早就想好退路,也不怕被炒了,人才啊人才,难怪升得快。”
        涂苒想了想,却说:“俩男的不会被开,要炒也是炒女的了。”隔壁茶水间,不是知谁煮的咖啡正咕噜噜乱响,香气扑鼻,涂苒心说这偶尔喝点也不碍事,转身便要去顺一杯过来。
        前台小美女颇为不解,仍是追问:“怎么可能?赵艳艳有什么错,人家也就是美了点,才被人占了便宜。”
        李图看了眼涂苒,接口道:“我问你啊,这三人去年同时进公司,谁混得好谁混得一般?”
        小美女答:“两男的都是才升的部门副经理,赵艳艳业绩一般,还只是和我等一样的。”
        李图点头:“这不就结了,”说罢冲涂苒那边努努嘴,“你还是嫩了点,多跟人家学学。”
        小美女一时没转过弯,却也不便再问,只小声咕哝道:“多大点事啊,要我才不会说,还闹得这满城风雨的。”
        李图借机抓住人小姑娘的手,笑嘻嘻的说:“别啊,千万别,被人强了一定要赶紧告诉我,我揍他去。”
        小姑娘羞得直跺脚,甩开他的手说:“你,你才被强了呢……你才被强了……”
        那家伙听了更是得意,张开手臂道:“来吧来吧。”
        涂苒看不过去,对李图说:“一会儿培训了,去,帮我把椅子挪过去。”说罢,端了咖啡往里走,李图跟在后面戏谑道:“哎呀呀,官大一级压死人,你这味儿也韵得挺足,你倒是说说看,咱两都是一块进来的,我哪点就比你差了,就连工资都是同级的,凭啥你说换岗就能换岗,我还得干伺候人的活,不就仗着老顾对你有意思……”
        涂苒知道他一向如此,任谁的玩笑都不避讳,周围又是这么多闲杂人,传出去不免生事,想到这儿不由回头瞪他,低声骂道:“你丫闭嘴,瞎说什么呢。”
        李图见她恼了,赶紧嬉皮笑脸的做了个在嘴上关拉链的姿势。涂苒一时也没了脾气,便存心逗他:“你也知道我上头有人,还不把姑娘我伺候得好点……”话音未尽,却见顾远航已经走到跟前,赶紧立身垂首,和李图一同恭恭敬敬叫了声“顾总”。她心里却觉得不好,自己只图一时的嘴巴快活,也不知被人听去了多少。
        这顾远航素来气场强大,只往那儿一站,人堆里已是鸦雀无声。
        事不关己,涂苒也没心思凑热闹,一猫腰悄悄溜进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歇了会儿,忽然觉得小腹那儿隐隐作痛,想是这段时间忙得有些累了,伸手抚了抚肚子,把咖啡推到一边,仍是喝些白开水。
        过了两天,赵艳艳果真被“自动请辞”,那两男人倒是相安无事。
        涂苒特意放慢工作进度,并不像之前那样忙碌,该吃吃该睡睡,却仍是觉得不对劲,回家问王伟荔,王伟荔说,正常,早孕反应还没过吧。
        涂苒说:“可是我胃口突然变好了呀,哪还有什么反应。”
        王伟荔笑她大惊小怪:“怎么着,你还想吐到生呀,倒是有这种人,那可真是受罪,吐九个月呀,你不会的,你随我,好着呢。”
        涂苒听她这么说,也就安心了,只是到晚上洗漱的时候,忽然发现底裤上有少量褐色血迹,这回可是吓了一跳,在浴室里发了会楞,才想起去问王伟荔。
        王伟荔看了会儿说:“我们那时候有种说法,这样的叫老鼠胎,孩子一般没事,就是会出点血,不少人这样的,不怕。”
        虽这样,涂苒可是怕死了,每次想到什么心里就砰砰乱跳,很想给陆程禹去个电话,这会儿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涂苒嘲笑自己矫情,夫妻俩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呢?只是一想到陆程禹这人以及最坏的可能性,她心里便瞬间没了底。
        隔得太远了,涂苒想,他走得那么远做什么呢?
        整整一晚上,就这么辗转难眠。
        第二天一早,胡乱梳洗过后,向公司告了假,便匆匆忙忙去了医院。
        等待宣判的过程总是焦灼又漫长,偏偏B超室门口排起了长队。轮到涂苒做检查的时候,那医生始终板着个脸,涂苒一颗心七上八下,但也不敢多问。医生草草写了几个字将化验单扔过来,只说了句:“去前面再约个时间。”
        涂苒想,那就是让约下次产检的时间了,意思就是没事了,便没头没脑的问了句:“大夫,我孩子是好的吧?是不是啊?”
        医生瞥了她一眼,冲门口喊道:“下一个。”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