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昏嫁-> 谁遇见谁倒霉(二)
谁遇见谁倒霉(二) 作者:不经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3-14
  •     三月中,这座城市彻底被浸泡在梅雨季节的缠绵和潮湿里,生活像下不断线的雨丝一样了无新意。
        涂苒的早孕反应倒是好了许多,胃口渐渐恢复如常,之前听说过有些准妈妈们一直孕吐到生产,涂苒担心了一阵子,老是瞎想着自个儿在七个多月以后一副瘦骨嶙峋的奇特形象,浑身上下只剩了脑袋和肚子引人注目。涂苒现在比怀孕前还瘦了三斤多,肚子根本就瞧不出变化。王伟荔说:“放心吧,长胖的日子在后面,特别是最后三个月。”
        陆程禹走了将近两个星期,陆老爷子打电话来让涂苒周末去家里吃饭。王伟荔很是高兴,对女儿说:“人老了就希望享受点儿孙都在跟前的福气,记得嘴放乖巧点,和人家把关系搞搞好,你老公以后也会感谢你的。”
        涂苒当时便想,陆程禹如果真有这心,哪里还用得上她。不过就算他不愿意,联络好双方的感情也是很有必要的。王伟荔又说:“苒苒,你这回一定要生个儿子,陆家三代单传,老爷子肯定是稀罕孙子的,要是生个大小子,他家的那些产业,还不都得是你们的。过几天我找人给你算算,要是丫头的话就干脆不要了,以后再怀上吧。”
        涂苒吓了一跳:“妈,不至于吧。都快三个月了,小心脏都长出来了,那种事我是绝对不做的。再说别人算得也未必就准,你就别费心思了”
        王伟荔不以为然:“别傻了,在他们那种家庭,生女儿和生儿子的待遇就是不一样的,你就等着看吧。”
        涂苒不想同她争论,收拾停当,买了点礼物带去陆家。老爷子见着她挺高兴,也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根本不提类似未来乖孙儿是男是女的事儿,只是一味的叮嘱她注意身体,加强营养。陆程程对她很好,“嫂子”也不叫了,跟前跟后的直接喊“姐”。孙慧国不在家,说是出差去了什么大客户那里,涂苒倒是见着了孙晓白,模样比陆程程长得好些,很会打扮,但是冷冷的不爱搭理人,一吃完饭就上楼去了。
        陆程程在人多的时候总是沉默寡言,就连在自己父亲面前也有些拘谨,并不像其他家庭里的女孩儿那样喜欢同父亲耍点赖皮撒撒娇。陆老爷子对女儿也是严肃的一面多过慈爱。涂苒总算知道陆程程为何对自己这样亲近,想是她在家里连个可以说话的人也没有,偏偏又是那种一点都不会伪装的单纯个性。
        吃晚饭,陆程程一定要拉着涂苒去自己房间里坐坐。既使关了门,陆程程仍是悄声对涂苒说:“姐,其实姓孙的没有出差去外地,你来之前她和我爸吵了一架。”
        涂苒当即明白了七分。
        女孩儿又说:“我爸早就想让你过来了,她就是不愿意,我爸没用,怕她。”
        涂苒不由笑道:“看出来了,她就是你们家的女皇帝,而且怕老婆的男人有发财运,爸爸当然怕她,这样一来,她就更是天不怕地不怕了。”
        陆程程却又得意道:“也不是,她最怕我哥,”她说这话的时候止不住笑了起来,“姐你没看见她那嘴里的那颗黄金大门牙吗?早前就是被我哥给揍掉的。”
        涂苒“啊”了一声,讶然道:“你哥打女人?还是……你哥一直有这种嗜好?”
        陆程程又是连连摇头:“从小到大,我也是唯一一次看到我哥发那么大的脾气。我哥话少,我和他之间都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他从来不会对我发脾气,连一句重话都没说过,”她顿了顿,才继续道,“那件事说起来也算是家丑了,我都不好意思说,孙慧国其实就是个小三。”
        她欲言又止,眼里似乎含了泪:“其实我妈根本不是病死了,是给活活气死的。”
        “我爸在出去做生意之前是顶好的,后来不知怎么就碰到了姓孙的,据说这个女人交际手腕很强,做生意很有一套,反正我爸就着了她的道,起先是不怎么回家,后来是一回来就和我妈吵,逼着她离婚。我妈不愿意,让我爸看着我和我哥的份上维持咱们这个家,我当时刚上初中,就这么闹了两年,后来妈妈生病,我爸也渐渐心软了,但是那个姓孙的憋不住了,自个儿先离了婚,带了她的几个弟弟跑我们家里头来闹,那时候我妈躺在床上起不来,姓孙的就要往家里冲,我爸也不拦他们,躲到旁边抽烟。我哥气坏了,拿了把折叠椅子就往外面冲……”
        她用手比划道:“就是以前那种骨架是铁的折叠椅。我哥拿着椅子堵在大门口,说,今天谁都别想进这个门,除非我死了。我到现在还记得我哥那时的眼神,很恐怖,像刀一样狠。人都说亡命之徒亡命之徒,大概我哥当时就是那个样子。我是挺没出息的,那会儿怕得要死,心里老想着生死存亡你死我活一类的场景,一边怕我哥出事,一边又怕那些人闯进来。可是他看起来镇定得很,现在想起来,他那时也才十九……”
        “可是姓孙的那女的实在是厉害,旁边那些男的都不往前走了,就她一个人偏要进来,当时她还笑呢,笑盈盈的,像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我哥二话不说就给了她一拳头,他要是用椅子砸下去估计会出人命,所以给了她一拳头。姓孙的当时就躺在地上去了,嘴巴和鼻子往外冒血。然后,我哥也被人打了。”
        涂苒心里一紧,却是没做声。
        陆程程又冷笑说:“你当他是给谁打的,是给我爸打的,我爸就是拿那把椅子砸了自己的儿子,一下就把我哥的头给砸破了。”
        陆程程没再继续说下去,耳边似乎响起当年凄厉急促的叫声,是母亲。
        母亲痛哭着,声声喊着自己丈夫的名字,陆延,陆延,她说,你别打我的孩子你别打我的孩子我求你陆延……
        两人终于协议离婚。
        一年后,陆母病逝。
        涂苒半天才回过神来,低声道:“难怪……”
        陆程程见她这样说,误解道:“所以我们都讨厌孙慧国,所以我哥和我爸的关系才闹得这样僵。不过……”她又说,“我爸后来年纪大了,也知道自己错得离谱,总是厚着脸皮时不时的去找我哥,快十年啦,我哥心肠软,他这一点像我妈,所以也不像以前那样对我爸了。”
        夏天的午后,阳光浓烈,绿叶婆娑。
        涂苒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这是他第一次迟到。
        她靠近窗边,远远眺望。
        白晃晃的道路上终于出现一道年轻的身影,他将单车踩得飞快,风吹起了衣摆。
        涂苒赶紧坐回桌旁,不多时有人敲门,家人打开门,他进来了,头上绕了一圈白棉纱布。
        她张了张嘴,终是讷讷的问道:“你怎么了?”
        他满不在乎的微一摇头,并不作答,目光扫过她压在书本下的试卷,不禁皱了眉。
        那真是一个教人尴尬的分数。
        涂苒一张脸涨得通红,于是孩子气的想用手去捂试卷,却仍是比他慢了半拍。
        陆程禹拿起考题由头至尾瞄了一溜,说:“还是先讲试卷吧。”
        说话之前,他似乎叹了口气,而她隐约也听见了。
        


        手机阅读请访问wap..com,手机小说更新最快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